悠悠书盟 > 青丘狐之异狐 > 第一百零七章 冰火两重天

第一百零七章 冰火两重天

  白玉宫。

  红云和元吉看见子钰走了进来,便悄悄退了出去,低着头的灵儿却毫无发觉。

  “姑姑,元吉你们说我讨人喜欢,可是雪音娘娘和骊姬娘娘还是不肯接受我!”

  “我家灵儿俏丽又善良,怎会不让人喜欢?”

  子钰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忙躲到一边,灵儿羞红了脸。

  “钰哥哥……您……您来了?”灵儿背对着子钰,不敢正视,因为她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火辣辣。

  子钰走上前,从背后环抱住灵儿:“对不起!因为我让你难过了吧!”

  这个拥抱让灵儿的脸更红了:“我怎样都无所谓,只是不希望您和雪音娘娘、骊姬娘娘闹得这样僵,不管怎么说她们也是钰哥哥的祖母和娘亲!”

  灵儿生怕子钰生气,声音也越说越小没有底气。

  “她们那样对你,你还想要这样的婆母和祖母吗?”

  婆母?灵儿羞臊地转过身,把头埋进子钰宽大的胸膛。

  “嗯!灵儿愿意侍奉婆母和祖母!钰哥哥你就原谅她们吧?灵儿就算想见娘亲一面也是不能了!”说着说着灵儿的声音变得哽咽起来。

  子钰知道灵儿是想起自己无辜惨死的家人了。

  灵儿和子望都说了同样的话,子钰坚定的心也渐渐变得柔软。

  子钰捧起灵儿挂着泪珠的脸:“不哭了,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说完子钰亲吻着灵儿脸上的泪珠,顺着往下,又贴上了灵儿微微颤抖的嘴唇。

  子钰伸出舌头撬开灵儿的牙关,灵儿也用自己的舌头热烈地回应着。

  两个人的身体都变得燥热,周围也染发着氤氲的气息。

  子钰火热的朱唇再一次游移,从灵儿细长的脖子一直往下,直探灵儿起伏的胸口。

  “啊!钰哥哥!”灵儿不自觉发出的娇喘的声音。

  灵儿正打算奉献自己的所有时,子钰却停下了动作,把灵儿抱在怀里。

  “钰哥哥,你……”难道是自己的吸引力不够,所以让钰哥哥没了兴致?灵儿的脑袋开始胡思乱想。

  “灵儿还太小,再等两年!”子钰温柔地说道。

  子钰何尝不想早日同灵儿融为一体。不过他深爱着灵儿,爱到害怕对她有一丁点的伤害。

  “灵儿十六岁不小了!”说完这句话灵儿羞涩地捂住自己的嘴。

  这是在表示自己迫不及待的心思吗?

  “钰哥哥你坏!”灵儿用玉拳打在子钰身上就害臊地逃走了。

  子钰也不生气,就微笑着看着灵儿逃跑的背影。打是亲骂是爱就是如此吧!此刻,子钰的心被填得满满的。

  再说回子望,他离开麦积山第一件事便是回到夜郎国。

  从前他一心一意扑在陪伴娘亲上,如今他只想尽快让小葵看见自己的热忱的真心。

  可是他不过离开十日而已,夜郎国就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子望变作太监悄悄潜回雨花宫,真是奇怪,大白天的,雨花宫中怎么没几个人影?要知道子望离开前的雨花宫可是宫中来回穿梭,忙个不停。

  怎么回事?大门,走廊都披上了白色的帷幔,就像好像谁去世了一般。

  子望心里立刻涌起不好的预感。不会的,小葵虽然是雨花宫的主人,可是她的狐妖,怎么可能轻易就……子望往下想。

  他继续往里走,走过前院,来到主殿。

  主殿的屏风,桌椅已经撤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宽大的供台。

  供台上两边的花瓶上插上了各种颜色的梅花。

  供台中间则摆满了各式贡品。

  再往后看,供台后面的正中央安放着一个灵位。灵位上赫然写着“恭懿王后曹氏之灵位”!

  恭懿王后是谁?曹氏?是指小葵吗?子望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旁边只有珊瑚穿着孝衣不停哭泣。

  子望一把抓住珊瑚的肩膀:“丽妃呢?在哪里!”

  伤心的珊瑚哪里管面前之人是谁,只是不停地哭泣摇头。

  “你说呀!”子望焦急地提高了音量,还使劲摇晃珊瑚。

  珊瑚气急,一把推开子望:“人人都知道丽妃薨逝,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太监多嘴多舌些什么!”

  “丽妃薨逝?!珊瑚你才是胡说八道,明明十天之前,她还好好的!”仿佛一个霹雳直直打在子望的脑门,让他猝不及防,也不敢相信。

  “接连不断的暴雨让鳖邑城的百姓站在了生死一线。我亲眼看见陛下,丽妃还有李甲他们飞到空中,筑起保护圈,拯救了数十万民众!呜呜呜……”

  保护圈?那一定是他们筑起的结界。

  “那后来呢?”子望慌忙问道。

  “我只看到一柱金光之后,他们再没了身影!人人都说是天神下凡救了大家!只有我知道是陛下和娘娘救了我们!”

  不会的!记得自己临走之时,小葵还泪眼婆娑地跟自己说,等我回来。不过十日怎么一切都不一样了!子望怎么也不肯相信。

  他疯了似的跑出雨花宫,漫无目的在王宫里游荡。

  整个王宫都被劈天盖地的白色占据,不管是建筑物上,还是人们的穿着,统统都是纯白。

  子望随着人流来到了“多宝阁”,这里是夜郎国的国君祭祀神明和祖先的地方。

  还未及走进,就听见了响彻云霄的哀嚎,无数的大臣和宫人跪在殿外的广场上哭泣。

  此时的子望已经是头重脚轻,接近崩溃。他自顾自往里走,却被身着孝衣的侍卫拦下。

  “大胆奴才!国丧期间居然不换素服,还想闯进多宝阁!”

  子望只一挥手,十多个侍卫应声摔倒在地。虽然子望极度伤心,还是手下留情,并没有取这些无辜凡人的性命。

  子望的这一举动惊动了更多的人。

  大批侍卫守护新任国君而来,但统统都被子望轻而易举打败。

  在场的人见状,纷纷不敢上前,子望就在夹道的人群中走进了多宝阁内殿。

  金竹的七王子继承了王位,他惊骇地说道:“你是何人!究竟想要干什么!”

  子望并没有理会,只是直直看向祭台上的排位。

  “睿襄王金竹之灵位”赫然立在最前面的中央,后面排着一大串夜郎国先王和王后的灵位。

  金竹灵位的旁边有一个稍小的灵位。

  子望定睛一看同雨花宫中一模一样“恭懿王后曹氏之灵位”。

  子望全身无力,一下瘫倒在地。

  老天爷!一定是你愚弄我崔子望,才让我失去了爹娘,又让我失去最重要的朋友和爱人!

  不!不会的!子望转念一想,这一定是曹圭他们想的脱身之计!他们一定在某个地方等着自己!

  这样一想,子望又来了精神,就算把鳖邑城翻个里朝天,他也要找到他们!

  :。:

看过《青丘狐之异狐》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