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将军宠妻日常 > 3.噩梦
  此言一出,姜夫人脸色倏然的冷了下来,双眸幽暗的扫了眼落梅没有说话,眸光中闪着阴鸷的冷光。

  落梅低头遮掩住眼里的鄙夷,幸灾乐祸的等着姜小洛被罚,然而下一秒她忽然感受到一股极寒的冷意,一抬头就对上了姜夫人的目光,她的大脑瞬间空白了几秒,下意思的‘啪嗒’一下跪在地上,背后惊出一身汗,面色惶恐道:“夫人恕罪,不……不关奴婢的事,是……是红莲那婢子说的。”

  姜夫人把凉了的汤婆子递给旁边的丫鬟,抬手搭在嬷嬷的手背上起身,徒步走了下去。

  “既然回来了,三姨娘就好生教导着吧,瞧她那一副粗鄙不堪的样子,好歹也是姜府的小姐,别丢了老爷的脸。”

  “是。”

  粗鄙不堪!?她可是村里有名的一枝花!!!

  姜小洛暗自磨牙,在心里为姜夫人记上了一笔。

  姜夫人经过姜小洛时停顿了两秒,一双暗淡却闪烁着阴冷的眼睛扫了她一眼。

  姜小洛立马打了个激灵,根根汗毛都竖立了起来,满心戒备着,等姜夫人走后才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

  三姨娘垂眼转了转手腕上的玉镯,目光斜视的瞧了眼瘫软在地的落梅,不屑的冷笑了声,这个贱蹄子仗着有几分容貌勾搭上了三少爷就敢给她甩脸色看了,如今看来,夫人对她也不怎么满意啊。

  “落梅,你带六小姐去橙子居。”

  “是。”落梅巧丽的脸庞有些苍白,紧紧咬着下唇,眼中一股幽怨一闪而过。

  橙子居位于西南角,是个比较偏远的地方,据说以前是给府中琴师们居住的,琴师走后就一直空着,虽有丫鬟婢子们每周按时来打扫,但因离得远又无人居住,丫鬟们也就偷奸耍滑装装样子。

  三姨娘昨儿个知晓夫人派人去接姜小洛时,就安排了几名丫鬟和嬷嬷先住了进去,姜小洛一走进院中,就看到两名十七八岁的丫鬟在扫路边堆积的雪,见到她后,欠了欠身子行了个礼,姜小洛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自在的加快了步子。

  半夜,姜小洛躺在木床上,眉头紧锁,脑袋不停的左右地晃,额头密布着细细的汗珠,脸色很是难看。

  身体忽然打了个哆嗦,姜小洛猛然坐了起来,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头脑昏昏噩噩的。

  姜小洛刚刚做了个恐怖的梦,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脸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样子。

  她梦见自己被人绑着押上了花轿,连拜堂都没有直接送进了房间,那个人肥头大耳的,夜夜拿着鞭子抽她,还不给她饭吃,她哭着喊着都没有人来救自己,那种滋味绝望极了。

  姜小洛擦了擦眼角流出的泪水,有点不敢再睡,翻来覆去的想着梦里的画面,片刻后她焦躁的爬下床,摸黑的倒了杯水喝压压惊。

  这若大的房间空阔的令姜小洛心里实在不安,她知道夫人接她回来是为了给她的女儿替嫁,她也清楚,这如果是好事的话怎么也不会找上她的。

  民不与官斗,像她们这些普通老百姓,最怕的就是和官府沾边的人儿,她一个乡野丫头无权无势的,恐怕在府里没人会真正在意她的想法,她真怕到时候会像梦中一样,被强迫的送上了花轿,最后无声无息的死于非命。

  她现在只盼望着能平安熬过这三天,等大哥哥来接她回家!!!

  ……

  一夜过去,外边又是一片雪白,凛冽的寒风一阵一阵地吹着,偶尔会有几片雪花纷纷扬扬地落进屋内,姜小洛不怎么怕冷,她看到在屋外扫雪的丫鬟们都被冻得瑟瑟发抖,心里怜惜的喊她们赶紧进屋。

  姜府的早膳有窝头、胡饼、咸菜和白粥等等,而姜小洛用的早膳就只有两个馒头和一碗白粥,她吃的津津有味,想着在这免费吃住三天也不错。

  这时,一位肌肤微丰,合中身材的老嬷嬷推门上前来,朝着姜小洛欠了欠身子,语气任谁都听得出有一种傲慢的感觉:“六小姐,奴婢佩尔,是夫人派来教小姐礼仪规矩的教导嬷嬷。”

  “嗯。”

  姜小洛点点头,大口大口喝着热粥,完了后还用拇腹在平滑的碗口一圈一圈的滑动,她想着在家时,家里的碗都是木头刁的,仅有的两个瓷碗还缺了好几个口子,阿爹平时吃饭的时候,手经常会被割出血来。

  佩尔蹙紧了眉头,有点不满姜小洛的敷衍,但更不满被派过来教一个乡下长大的粗鄙丫头!

  她原是老太太身边的嬷嬷,老太太已年老,府里的中馈都是由夫人掌管,她费劲心思花了些许财力才被调到夫人府里,原以为寻到了个好去处,却没想到夫人对她置若惘然,随意的把她打发给了庶出小姐们,这也就罢了,如今还要给一个乡野丫头当教导嬷嬷,佩尔心里满是怨气,连带着把姜小洛都怨上了,她不敢对夫人小姐们怎样,但一个不得宠的丫头还不是任她拿捏。

  佩尔扬了扬手上的教鞭,拍打着手示威:“六小姐,从今儿起奴婢会教你三从四德、女则与女诫,夫人说了,若教导过程中小姐不服管教,那奴婢可就要得罪了。”

  姜小洛听到这话猛然抬头盯着佩尔手里的教鞭,默默在心里比较了下师傅平日里拿来吓唬她背医书的那根,最后得出佩尔的这根打人可能比较疼……

  姜小洛扬起了笑容,“嬷嬷放心,我可听话了。”

  “嗯。”佩尔略微神气的点点头。

  姜小洛趁着佩尔转过身看不见的时候,立马鼓起眼珠子瞪着她的背,等嬷嬷回过身来时,又生生扯出一抹假笑。

  “古者生女三日,卧之床下,弄之瓦塼,而斋告焉。卧之床下,明其卑弱,主下人也。”

  佩尔讲的课着实无趣,姜小洛单手撑着下颚,眼眸微闭,她昨晚没睡好,这会儿直犯困,迷迷糊糊间脑袋慢慢下垂,一点到底又立马回归,似乎清醒了点,过了会儿又打了个长哈,一双明澈的眼睛顿时波光潋滟。

  “弄之瓦塼,明其习劳,主执勤也。斋告先君,明当主继祭祀也。”

  佩尔本就存着想立下马威目的心思,她的目光时刻紧盯着姜小洛,见她偷懒犯困,立马就紧了紧手上的教鞭,蹑手蹑脚的偷偷走近,准备趁着她不注意时狠狠的打上一棍子。

看过《重生之将军宠妻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