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将军宠妻日常 > 4.堆雪人
  “咕咕……咕……”姜小洛揉着闹腾的肚子,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估摸着现在应该是午膳的时间了吧?

  “啪!”

  “啊……”

  姜小洛毫无防备的被佩尔一棍子狠狠打在了手臂上,疼她立马就叫了起来,还没等她有所反应,棍子接二连三的又抽了下来。

  “你干什么!”姜小洛跳起来闪避,见佩尔又扬起了教鞭,立刻反过身去想夺她的教鞭,两人扭抢成一团,姜小洛做农活的力气大,抢到手后当着佩尔的面把教鞭一掰为二。

  “你……你,反了你了!”佩尔气喘吁吁的瞪着眼,眉毛怒气冲冲地向上挑着,嘴却向下咧着。

  “我警告你啊,我也不是好惹的。”

  手臂一抽一抽的疼,姜小洛龇牙咧嘴的倒吸一口冷气。

  “不好惹?”佩尔‘噗呲’一声不屑的笑了笑,完全没有把姜小洛的话放在心上,眼里满是对她的鄙夷。

  “六小姐既然这么不愿听奴婢讲课,那么就抄吧,把《女诫》七篇全都抄十遍,没抄完不许吃午膳!”

  “凭什么!”姜小洛不服的反驳,嫩白的小脸瞬间冲红,在白色衣领下更加显现出来,显然是被气到了。

  “你可以不抄,奴婢倒要看看有哪个丫鬟敢给你送饭吃。”

  佩尔说完,目光带着威胁一一扫过屋内的丫鬟们。

  姜小洛下意思的转头看向早上还和自己说说笑笑的丫鬟们,但她们一对上姜小洛的目光就立马躲避的低下头去。

  姜小洛猛然戳紧双手,微垂下眼帘,她小时候不合群经常被村里人欺负,只有阿彧哥对她说过,敌人越是强势,你就越得隐忍,在没有本事前,就只得暂时示弱,只有等自己强大或有机会时,再给敌人出其不意的致命一击。

  姜小洛学到了,所以阿彧哥走后,那些人欺负她的人总是因为一些事情三天两头的被家里人打,再也没有找过她的麻烦。

  冷静下来的姜小洛走到书桌上,沉下心来提笔抄写。

  佩尔有些意外姜小洛的听话,心里暗自高兴,认为她是个好拿捏的性子,不由得得意起来,小姐又怎样,不得宠,还不是过得比丫鬟都不如?!

  十遍,姜小洛整整抄了两三个时辰,原本要不了这么久,但佩尔以她字不好看为由撕了她好几张让她重写,晚饭时间也给耽误了。

  姜小洛虚脱的倒在床上,肚子‘咕咕咕咕’的直叫,她已经两顿饭没吃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叩叩叩。”有人敲着房门。

  姜小洛已经没有力气去开门了,有声无气的说了句:“进来。”

  房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位十七八岁的丫鬟探头探脑的进来。

  “小姐。”

  “什么事啊?”姜小洛起不来身,就抬着头看着走过来的人。

  “小姐,你……你两顿都没吃,奴婢藏了两个馒头,您不嫌弃就……”丫鬟刚把馒头拿出来,话没说完一阵疾风扫过,手上的馒头就不见了,丫鬟还以为自己眼花了。

  姜小洛三两口的往嘴里塞,还没咽下去就又咬上一口,嘴里吃着东西口齿不清的道:“谢谢。”

  丫鬟有些拘谨的笑了笑,怕姜小洛噎着就想去给她倒杯水,哪知壶里的水却是冷的,心想着当差的丫鬟对小姐也太不用心了,看着狼吞虎咽的小姐,不由对她生了些怜悯。

  两个馒头下肚总算有点饱腹感了,姜小洛对给了自己一点善意的丫鬟心存感激,一把抓着她的手,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真诚的道:“巧衣,谢谢你。”

  巧衣面色一愣,没想到小姐会记得她的名字,她看着小姐一双晶亮清澈的眸子,心里一暖,神态也放松了下来,笑道:“奴婢也要谢谢小姐,让奴婢进屋取暖。”

  “小姐。”巧衣犹豫了下,心里怜惜她在府里无依无靠的,出声提醒她:“佩尔嬷嬷性子急躁,又有五小姐撑腰,您还是不要跟她起冲突。”

  “我知道了。”姜小洛点点头。

  “那奴婢就告退了。”巧衣福了福身子出去了。

  姜小洛双手举起伸了个懒腰,边打着长哈边向木床走去,路过衣架时忽然瞥见挂在上面的布包,她摸着下颚微微深思了一下,黑眼珠子转啊转的,忽地熟练的朝天打了一个响指,嘴角慢慢的露出一抹皎洁的笑容。

  姜小洛把布包拿了下来,这布包是她几年前亲手做的,里面放了些医书和好多平日里炼制的东西。

  姜小洛掀开第一个夹层,入眼的是数十个标有颜色的小竹筒,她把有红色标记的竹筒全拿了出来,打开封口看了看,然后一瓶瓶的放了回去,等到最后一瓶时,姜小洛打开倒了些粉末出来,她俯身闻了闻,有股淡淡的腐香,多闻两下会有些刺鼻。

  就是它了——苁麝粉。

  姜小洛从小就跟着师傅上山采药,像蜈蚣、毒蛇、蝎子这些五毒都是可以入药的,而苁麝粉就是她无意中调制出来的一种可以引来虫蛇的香料,此香料成粉末状,无毒,气味不怎么好闻,有点像水果腐烂的气味,但奇怪的是,苁麝粉只要一燃烧就变得无色无味,寻常人根本闻不出来。

  姜小洛拿纸包了一丁点苁麝粉,其他的全部放了回去,这会儿她觉得身上有点冷了,这才发觉自己单衣下床已经有一盏茶时间了。

  姜小洛一个激灵打了下冷颤,赶忙爬上床裹起被子捂了会儿。

  第二天。

  姜小洛一向早起惯了,今儿也不例外,这两天都是巧衣给她梳妆打扮的,这会儿巧衣没来,

  姜小洛就自己动手,她没有巧衣这么心灵手巧,就简单的梳了个发饰。

  出了房门,姜小洛注意到屋外扫雪的丫鬟中没有巧衣,疑惑的问道:“巧衣去哪了?”

  “禀小姐。”一丫鬟欠着身子道:“巧衣的表妹生病了,她请假照顾表妹去了。”

  “哦。”姜小洛点了点头,今儿天气似乎很好,雪早早的就停了,姜小洛看着晶亮晶亮的一片雪白,心下痒痒,竟撸起袖子蹲下身玩起了雪。

  在姜小洛的记忆里,她一直很忙碌,不是帮阿娘干农活就是在师傅那儿学医整理药草,记得唯一一次玩的很疯的时候好像还是六七岁那年。

  那时也像今天这般,一眼望去都是茫茫的雪白,她和村里的几个玩伴在岸上堆雪人,她堆得可认真了,整整花了半天的时间,然而她堆的雪人和其他人的相比却显得又矮又丑。

  姜小洛不在意,还想着每天都来看一眼,结果第二天就她的雪人被人推散了,那些小孩边踩得稀巴烂边嘲笑她堆的难看死了,姜小洛还记得那天自己是哭着回家的。

  姜小洛知道自己的手一向不巧,只适合搬弄搬弄药草,抓抓虫蛇之类的,但是看着地上丑啦吧唧的小雪人仍然有些哭笑不得,似乎还差个眼珠子,姜小洛打开荷包,拿了两颗黑豆镶在小雪人身上。

  这才有点像样子了,姜小洛目光有些呆愣的看着雪人,似乎想起了什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姜小洛还记得,那天她哭着回去的时候遇到了阿煜哥,阿煜哥就给了两块麦芽糖就把她给哄好了,然而第二天一早,令她震惊的是,她家门口一夜之间凭空出现了个雪人,又大又好看,还带着帽子。

  “小姐,你赶紧进屋去吧,当心着凉了。”

  一位丫鬟的声音让姜小洛回了神,她起身拍了拍衣裙,“知道了。”

  姜小洛朝着前方走了几步忽然像是有感应似的回了头,看见丫鬟拿着扫把把她堆好的雪人给扫掉了。

  姜小洛愣了愣,随即轻叹一声,进了屋内。

看过《重生之将军宠妻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