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重生之将军宠妻日常 > 7.被关进祠堂

7.被关进祠堂

  “她……就是你表妹啊?”姜小洛看着到脸色苍白趴在木床上的人儿,抽了抽嘴角。

  “嗯。”巧衣点点头,忽而想到小姐就是红莲接回来的,两人认识才会,便道:“小姐,您救救她吧,她从昨晚上就烧的厉害。”

  姜小洛叹了口气,目光注意到红莲屁股上方似乎有些血迹,她伸手掀开衣摆,入目的是血红的一片,顿时让她倒吸一口气。

  “她……她这是怎么了?谁打了?”姜小洛蹙起眉头不可置信的询问。

  “具体奴婢也不知,只听别人说红莲办事不利,犯了府里的规矩,被管家仗杖责了。”巧衣说话的语气很是平淡,她们这些下人经常会因为一些事被责罚,早就习惯了,但是她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把人打得半死,还不让去请大夫。

  姜小洛赶紧把布包拿下来,从里面拿出几个小竹筒交给巧衣,拿过红莲的手边把脉边道:“这药是我自己调制的,对外伤很有效,待会儿你帮她把身子擦干净不能有汗,然后把这药粉擦在伤口上,每天三到四次,七八天便会好。”

  “谢谢小姐。”巧衣接过一脸欣喜的道谢。

  “尺肤热甚,脉盛躁者,幸好伤口没有溃烂,不是因伤而发热,她是身体虚弱,着了凉又受到惊吓才发的高温,还是得吃药才行。”

  “可……可奴婢出不去,买不到药啊。”巧衣的心不禁提了起来,满脸担忧的戳紧了手。

  “那只能用老法子了。”姜小洛站起身,刚想说什么,门外忽然传出一阵动静,夫人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一看就来者不善。

  巧衣哪见过这仗势,脸上的血唰的一下退了个干净,慌忙的跪在地上,身子明眼可见的颤动着,“夫……夫人……吉祥……”

  一位老嬷嬷用帕子把凳子擦干净后扶着夫人坐下,然后满脸威严的站在一旁。

  姜小洛不知道姜夫人想干什么,但她能感觉出周围弥漫着一股紧张肃静的气氛,不由的也提起了心,上前端正的给姜夫人请了个安。

  “姜小洛,原本我怜你从小在乡野长大,也到了及笄之年,才派人接你回来,却没想到你这么不检点,一回来给我惹事。”

  “敢问夫人,我到底惹了什么事。”姜小洛知晓姜夫人是故意来找茬的了,心里有点愤愤不平。

  “你还敢问。”姜夫人猛拍了下桌子,云鬓上的流珠随着她的动作而发出清脆的声音,“你把张公子怎么了,好端端的怎的被蛇咬了?”

  “他那么膘肥体壮,我一个弱女子能把他怎样。”

  “好,真是嘴硬。”姜夫人冷笑一声,柳叶眉微蹙,自带着一股威严,扬声喊了句:“落梅。”

  “是。”落梅从后面走上前,指挥着小厮把死透了的蛇拿过来,然后准确无比的丢在姜小洛的脚边。

  没看见姜小洛露出想象中惊慌失措的糗样,倒是把跪在地上的巧衣吓着了,落梅不满意的冷哼道:“六小姐,奴婢已经和橙子居的丫鬟们证实过了,这条蛇就是你放出来咬人的。”

  “小小年纪心肠就这般歹毒,现在张公子还昏迷不醒,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啊,谋害人命的事你也敢做!”

  “夫……夫人,不干小姐的事,奴婢……啊啊……”巧衣脸色苍白的向前爬了几步,伸手想拉着姜夫人的衣角求情,却被旁边站着的红莲一脚踹开了。

  “你……”姜小洛满含怒意的瞪了眼红莲,迈开半个步子想上前扶起巧衣,但又生生忍住了,深呼一口气看着姜夫人认真道:“蛇是我抓来的,但我可以保证绝对没有毒,张公子昏迷肯定是其他原因。”

  “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还敢狡辩,落梅,给我把她拉出去杖责三十!”姜夫人脸色难看极了,根本就不听任何解释,就因为张安康那混混在姜府出了事,张氏那贱人在她这里又哭又闹,套了一堆好处,她不把这气撒在姜小洛身上撒在谁身上,本也是她惹出的祸。

  “是。”落梅朝着夫人欠了欠身子,嘴角扬起一抹狠笑,叫了两个小厮一左一右上前去压住姜小洛。

  姜小洛听到姜夫人的话后身子微微颤了颤,一双乌亮乌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一丝畏怯,她最怕疼怕挨打了,见两个小厮步步逼近,姜小洛咬着牙,下意思往后退了一步。

  “等等。”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出一道喝止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见三姨娘提着衣裙疾步赶了过来。

  三姨娘率先着急的朝着姜小洛看了一眼,随后平复了下心情,对着坐在主位上的姜夫人行了行礼,“夫人,妾身相信六姑娘不是有意的,还请看在妾身这么多年安分守己的份上,饶了六姑娘这一次吧。”

  姜小洛有些惊讶的抬头看着三姨娘,她这是在为她求情?

  姜夫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目光中却没有什么情绪,“三姨娘,不是我心狠,若这么饶了她,张夫人那边我也不好交代。”

  “妾身去看过张公子了,大夫也说并大碍,妾身自会向张夫人请罪,不会连累到夫人的。”三姨娘见姜夫人一直垂眼欣赏着自己的玉手,一幅不松口的样子。

  多年的相处让三姨娘多少知道姜夫人的脾性,她从怀里依依不舍的拿出三张地契,脸上肉疼的有些扭曲,愤愤的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句,面上却还要笑脸相迎道:“妾身能力有限,夫人信任妾身,交给妾身的三间铺子,妾身想了想还是不敢接下,还请夫人收回去吧。”

  姜夫人使了个眼色,身后的嬷嬷微微颔首,走下去把三姨娘手上的地契拿了过来。

  “既然三姨娘这般求情了,就免了杖责,不过为了树立规矩,罚还是要罚的,落梅,你带六小姐去姜府的祠堂禁闭。”

  “是。”

  姜小洛目光略微复杂的看了看三姨娘,她从一开始就没把姜府当做真正的家,所以就算见着了亲娘,被亲娘利用去联姻她也没什么伤心的,她没想到三姨娘会为她站出来,心里难免有些波动。

  “姨娘,红莲高烧不退,你救救她吧。”

  三姨娘面色一愣,这还是姜小洛回府后第一次喊她,看着出落的水芙蓉般的女儿,她心里某个地方软了一下,轻“嗯”了声,算是应下了。

  落梅听到姜小洛的话后,俏丽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之色,她从进门开始就不好意思往床那边看,红莲之所以会挨板子还是她前天把责任推给了她,落梅心里明白,这也是夫人在警告她。

  姜府的祠堂在北苑那边,老夫人还在的时候,三天两头的就会要去祠堂祭拜,老夫人走后,不是清明祭日便连丫鬟都不曾去过。

  落梅推开厚实的大门,发出“吱呀呀”的声音,及其刺耳。

  姜小洛往里看了看,里面光线比较暗沉,正中间的高台上摆放着十来个先祖牌位,两边点着蜡烛,供在牌位前的水果都干的没水分了,看样子已经好长时间没人来换过。

  姜小洛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走进进祠堂,洛梅见姜小洛进去后,下一秒就把门给关上了。

  听到那“吱呀”的关门声,姜小洛仿佛感受到了一阵阴风,身体下意思的抖了一下,有点被吓着了,转头看了眼关上的大门,心里顿时憋了一口气,心想着,这姜府里的人怎么都这么爱把人锁在屋里?!

  姜小洛双手合在一起,朝着牌位拜了拜,不敢多看几眼,找了个角落屈起双腿坐在地上,双手环住膝盖,脑袋耷拉在手臂,半天不动,似乎是睡着了。

  天气寒冷,落梅把门上了锁后就回去了,等到午膳的时候,落梅专门去了一趟北苑拦下了给姜小洛送饭的丫鬟,说是她给送进去,而等丫鬟走后,落梅就把食盒打开,把里面的饭菜全倒在沟里面,然后等了会儿便装模作样的把食盒送了回去。

  姜小洛仰着脑袋看着房顶呆愣了几秒,眼神放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后砸吧砸吧了下小嘴,似乎是回神了,从地上咕咕的爬了起来。

  “好饿。”姜小洛揉着闹腾的肚子,眉头微蹙,转身有气无力的扒拉在门上,小脸紧贴着,从门缝上往外看。

  “有没有人啊?落梅……”

  喊了十来分钟,还是没见着有人来给她送饭,姜小洛明亮的眼眸有些暗淡下来,翻了个身,慢慢的滑坐在地上,全身上下散发着浓浓的失望感

  “咚。”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吓得姜小洛立马竖起了身子,看见一个通红的苹果正朝着她滚来。

  姜小洛伸手捡起来看了看,苹果很新鲜,一看就不是供桌上的。

  然而还没等姜小洛细想,又有东西从窗户口接二连三的扔了进来。

  “谁啊?”姜小洛喊了句没人回答,她站起身小心的朝着窗口走去,祠堂的窗口一般都修的很高,姜小洛走到后,窗口都高出了她的头顶。

看过《重生之将军宠妻日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