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橙之灵,金之情 > 1.第1章 走进新世界

1.第1章 走进新世界

  东部靠海一座深山密林某洞府中,一白须白发老者盘腿而坐,两手交握置于小腹,缓缓地向稽首在地的苏白赐言:“白儿,你跟随为师十六年,每天看到的仅有青山绿树,大海小舟,最远也只到过小渔村,每天做的唯有修炼画画识字读书,从来不知道在这方小天地以外有个花红柳绿的世界。为师从那个世界来到此处,是为寻一方清静之地,却要龙驹凤雏的你也过如此清淡如水的生活,不知是否耽误了你。你是更加喜欢那个多彩绚丽的世界,还是更喜欢这里的寡欲清心,绝知此事要躬行。遵循本心便可。”言尽于此,老者闭上了眼睛。

  苏白对于师傅所说的那个花红柳绿的世界无从想象,但决定如师傅所言遵循本心的选择。安葬了师傅后,他把想带或者说可以带的东西都放进一个背篓里。其实也没什么可以带的,他和师傅的生活都非常简单,所以最终他能带的也只有画画的那些用具以及两套替换衣物和师傅不久前帮他办的身份证。至于吃喝,野果山泉,何愁不能裹腹。

  说是与师傅离群索居,其实下了他们所住的那座山峰再走5里便有个小渔村,小渔村有十二户人。苏白平时换点儿盐换点儿米不时到村里来,所以离开前还是有人可以道别的,还有位平时负责帮村里出外采买的大叔给指了路。

  从村里出来行走一天一夜才走完崎岖山路,看到一条仅容一马骑行的小路。又走一天一夜,路的尽头似乎已是不同的世界,因为开始看到些他从不曾见过的物事,例如某种疾行的铁状物,他猜这便是师傅跟他说过的叫“车”的物事。不过师傅也说过,只要走出这片山,在外面无论见到什么都纯属自然,切勿大惊小怪,总有机会弄懂。所以他仅仅平静地边观察边顺着大路前行,遵循本心而行,并无明确的目的地。

  顺着大路越走越远,世界也果真如师傅所言与他所熟悉的天壤之别。目不暇接的他连好奇都无从好奇,因为除了绿色的树、红色的花、蓝白的天、弯弯的月,基本没有他熟悉的了,连大地的颜色都不是松软的褪色而是硬梆梆的白色或黑色,连漾漾的水都只有一片浅窄的水窝。

  更重要的是,连果子和山泉都找不到了,摘了几片路边植物的叶子含进嘴里,苦涩不堪。不过对此他并不太忧心,气足不思食,对于修炼之人,并非太困扰的事情。

  他边看边观察边凭着猜测把物事与师傅跟他讲过的一一对应,例如眼前这个庞然大物应该便是所谓的高楼大厦,路边的人手中拿着的小小的扁方盒状物便是手机,可与远处的人对话。

  ......

  直至到达某栋建筑物,他果断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岁月之灵力――橙色的灵力之气。

  修炼时,据书中及师尊的解释,万物之灵共三种:性灵、灵力和漏色。

  性灵是事物自身与生俱来带有的灵性。

  一共六种性灵――

  白色的生命之性灵;绿色的自然之性灵;褐色的大地之性灵;红色的火日之性灵;银色的风星之性灵;蓝色的水月之性灵。

  灵力是物品本身没有灵性,是因为在众生中的地位、或者因为各种力量而感染上的灵性。

  一共四种灵力――

  一为紫色的信仰之灵力,包括了各种类型的信仰,国魂之信仰,信徒之信仰,明星之信仰等等;

  二为金色的功德之灵力,为他人、为人类、为国家、为自然、为天地做出过贡献,都是功德;

  三为橙色的岁月之灵力,经过历史沉淀,汇聚吸收了岁月变迁天地变幻人事交替之精华而生成;

  四为黄色的智慧之灵力,智慧之力更为丰富,它包括感知、知识、领悟、逻辑、计算、分析、判别、文化、包容、决定等多种能力及由此而创造出的事物,例如科技、政.策、法.规、制度等。

  另外还有两种漏色,因精气神泄漏严重而存在杀戮、偷盗、邪淫、恶口、妄语、两舌、绮语、贪婪、嗔痴等恶念而出现的灰色的污浊之色和黑色的魔障之色。

  他修炼的其中一项便是与天地沟通,感知万物的灵气,并把它们绘画下来。

  至今为止,他只画过与天地自然生命有关的灵性之气:人的、动物的、植物的、大地的、火和日的、风和星的、水和月的。

  至于四种灵力,灵力归根到底来源于人,严格来说需要汇聚“众生”之力。而他原来生活的地方,与“众生”相去太远,和“众生”有关的东西无从谈起。

  他来到新世界,终于接触到了他想象许久却无缘得见的灵力――汇聚“众生”之力而形成的灵力。

  面前这种,是橙色的岁月之灵力,是汇聚吸收了岁月变迁天地变幻人事交替之精华而生成的岁月之灵力。

  他曾经用橙色的画笔仿照其它性灵而描绘岁月之灵力借此帮助自己想象。但亲眼所见,才知道灵力与性灵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如果说性灵是悠柔的、如絮如雾的,那么灵力则是力量的、喷薄的。难怪称之为“灵力”。

  面前橙色的岁月之灵以某个髓心为核心,呈喷薄欲出之势,中间透亮,四周星形,在最外围汇聚成浓郁的橙色。

  这就是包含了天地、岁月、众生的精华而生成的岁月之灵力!

  他深深吸了口气――“众生”的力量,并非是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可以替代和比拟得了的。来到众生汇聚的世界,还是有必要的,有价值的。

  他抬腿往前走,想走进去看看是什么物事能够发出这种岁月灵力。按照师傅所说,文物古董古玩这类东西,就可以发出岁月灵力,他想看看文物或古董或古玩,是什么样的物事。

  门口有个美丽的女子彬彬有礼地说:“您好!请您出示门票。”

  ――门票,需要门票!他没有能够称得上门票的任何东西。

  这时,身后传来一阵喧哗:“不要跑!不要让他跑了!”

  接着一道身影如疾风般从他身侧冲了过去。

  一晃眼之间,他看到了一抹金色。

  他骛地扭头看过去,一个看起来和他年纪差不多但比他矮比他瘦削的少年如一道风般往前疾冲,在他前面有堵墙,他侧手反抓墙面,一只脚蹬墙,另一只脚快速上墙,人已经站在了墙上,如走平地般往右侧走了几步,往墙的另一边一翻,身影就消失了。

  就是这两三眼,苏白清楚地看到他头上除了一般人都有的白色性灵以外,还有金色的灵力――金色的功德之灵力,是为他人、为人类、为国家、为自然、为天地做出过贡献而生成的灵力。

  苏白下意识地往那边追了几步。明知道已经追不上,他还是往少年离开的方向走过去。

  ......

  拐过两条街后,景象又不同了,整条街两边的地上都摆着大大小小的摊位,摊位上摆着或瓶瓶罐罐或石头或钱币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顺着这些摊位往前走,前面有个大房子,房子的一面墙全是透明的,顺着往里看,他停住了脚步――他又看到了含有橙色岁月之灵力的物事,虽然没有刚才那里的浓郁,但确确实实是岁月灵力。他环顾房子里的其它物事,很多都有岁月之灵力,有的浓郁有的稀薄。

  他就站在房子外面,透过透明的墙,把里面拥有灵力的物事一件一件的仔细看完,包括物事的外观形态、上面的雕刻花纹,当然最重要的是橙色的灵力,所有都仔细地刻画在脑海里。

  他在大房子侧面没有人走动的地方找了个墙角坐了下来,从肩上摘下背篓,拿出他画画的工具,开始画了起来。画完一件,又画另一件。

  “你的画我能看看吗?”身边突然响起一道磁性中略有点年岁感的男人声音。

  苏白侧过头一看,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他习惯性地先看他头上的性灵,白色的,挺浓郁,灵气挺旺盛。

  苏白点了点头,把已经画好的几张递了过去,又低头继续画手头上的。

  男人在他身旁蹲下身子,一张一张仔细看着每张画纸。

  “你画的是我店里的东西?画得很精致传神啊,栩栩如生。”男人问。

  苏白不管是不是,都点了点头――所以这是个店,这个店是这个男人的。

  “上面橙色的是什么?为什么有的多有的少?”男人继续问。

  苏白没有抬头,继续着手上的动作,开口回答道:“这是岁月之灵力,我画的这些都是拥有岁月之灵力的物事。”

  “岁月之灵力是什么?”男人探究地看着面前这个男孩的侧脸――一个灵秀、单纯、从容而坦率的小孩儿,让他倍生好感。

  “有些东西,经过很长很长时间,汇聚吸收了岁月变迁天地变幻人事交替的精华,就会生成岁月灵力。岁月灵力是橙色的。灵力多,橙色就浓。你店里的这些物事,灵力不一样。”苏白淡淡地回答。

  “哦~~~你能看得见这些灵力?”男人的语气中终于带上了微微的惊讶。

  “嗯,我修炼的就是这个。万物皆有灵,日月星天地人风火水,都有性灵;另外还有岁月之灵力、信仰之灵力、功德之灵力、智慧之灵力四种灵力。修炼之后就能够看到,并且把它们画下来。”苏白仍然是淡淡地回答。

  “修炼。请问你是在哪里修炼?”男人问。

  “很远,离这里要走四天三夜的路,靠近海边,山里。”苏白回答。

  “你是刚到这边吗?走过来的?”男人又问。

  “嗯。”苏白回答。

  停顿了一下,男人斟酌着开口:“你要进去我店里喝口水歇歇脚吗?”

  苏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犹豫着。

  “这些东西你透过玻璃看,不太清楚,你可以靠近些看。”男人说出更有诱惑力的话。

  苏白终于抬起了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男人。

  男人朝他重重点了点头。苏白把东西收起来,站了起来。

  男人领着他往店里走。先带他到侧室把东西放下来,然后领着他一样一样观赏店里的货品,并给他介绍。

  苏白终于搞清楚,那些特意展示在柜子里的物品是出售的,这些才是岁月灵力的来源,而柜子等器具则是普通物品,并无灵力。

  “我们这个店是卖古玩的、也有个别古董。你说的那个岁月之灵力,我想文物、古董、古玩都会有。隔两条街有个博物馆,里面都是文物。我们这里以古玩为主。”了解了小孩儿的背景,也从他的谈吐和神态中发现苏白颇有些不喑世事,所以男人尽量浅白而且缓慢地解释着。

  苏白认真地听着,极力地吸收每句话里的信息――刚才有着浓郁岁月灵力的是博物馆;这些是古玩。还有古董和文物。

  而苏白这副虽然最简单的东西都需要从头学习但却完全不失从容自信的态度也令男人暗暗点了点头。

  “对了,我们还没有互相认识呢。我姓康,你可以叫我康叔。你怎么称呼?”

  “康叔你好。我叫苏白。”

  康叔看起来是个和善的人,瘦削精干,眼神清明,语气温和轻缓,让苏白感觉很舒服。

  “你说你修炼,请问你是道长吗?”康叔看着苏白问道。

  “不是。我师傅是道长,后来独自一人带着我到了一个山里,他没有要求我入道,说随意随心就好。”苏白回答。

  康叔点点头:“我刚才看了你四副画,上面橙色灵力的厚薄刚好和这四件物事的历史渊源所包含的价值不谋而合。所以我对你说的这个灵力很感兴趣,不知道是否有此荣幸能够向你多多请教?”

  苏白仍然是淡淡地点头:“请教不敢当。康叔是心善之人,你有什么问题我能回答的都会尽力回答的。而且,我也有关于文物、古董、古玩的问题想请教。请问是否有相关的书籍可以借我一阅?”

  康叔爽快地答应了,并关心道:“请问苏小友居住的地方是否已经安排妥当了?”

  苏白摇摇头:“还没有。我准备找个道观借宿一阵。”

  “若不嫌弃,康叔帮你安排可好?”

  苏白毫不迟疑地回答:“萍水相逢,不便叨扰。康叔每天让我到你店里看看这些古玩,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康叔犹豫了一下,想了想:“那苏小友是否可以把那四副灵画赠与我?”

  对此,苏白倒是毫不思索地点头答应,把四张已经画好的灵画递了过去。

  康叔开心地接过四张画,然后诚恳地说道:“苏小友,我看得出来,你刚从很远的地方过来,对这边的很多东西都还不清楚,我给你介绍个小伙伴如何?他年龄和你差不多大,你们应该谈得来,有什么问题你都可以问他。另外,这里毕竟是凡俗之地,所有东西都是需要银钱购买的。你这四张画很珍贵,我开口说用钱买呢,是亵.渎了,但区区酬金也请你务必收下,如此你的生活也可便利些,请千万不要推辞。”

  苏白想了想,对于康叔的善意欣然接受,接过了康叔递过来的信封。

  康叔拿出手机按了几个键,然后放到耳边,苏白一直留意着他的动作。

  康叔开口问那边:“你在附近吗?过来我店里一下。”听完那边回了句什么,康叔又按了按键,放下了电话。

  康叔刚想开口说话,就透过玻璃墙看到有个少年从对面某个墙上翻了下来,两三步跑进店里来――那个有金色之灵力的少年!

  苏白终于看清了少年的长相――五官精致,眼睛很大很圆,睫毛卷翘。他脖子上带着条黑色的颈圈,颈圈吊着个剑形吊坠;上身宽大的黑色厚T恤,T恤很长,一直盖到大腿;下身是到膝盖的天蓝色紧身弹力裤,脚蹬运动鞋,充满活力。双肩还背着一个扁扁的包,包紧紧贴在他背上肩甲骨的位置。

  “是不是又让人追了?你没事老跑人家屋顶上干什么呢?”康叔无奈地责备。

  “就跑个酷蹭个网。找我什么事?”少年无所谓地摆手。

  “给你介绍个小伙伴。这是苏白,这是陶慕然。我们都是住这附近一带的,都很熟了。你们年纪差不多,互相做个伴。”康叔给两人介绍。

  苏白微微一笑轻轻点头打招呼,陶慕然挥手说了声“嗨~~”

  康叔又认真地交待陶慕然:“小然,苏白刚从偏远的地方过来,对这边很多东西都不了解,你给他介绍介绍,苏白不懂的规矩,你帮着他点儿。有个人陪你玩,你也不用到处疯了。你现在先带他去把住的地方安顿下来,就去□□里那个道观吧,离这儿也不远,也清静。需要购置的物品你也仔细照料一下。”

  不等陶慕然回答,他转头给苏白解释:“那个道观现在基本都荒废了,只有一两个道长在里面。你过去他们应该会给你方便。”

  说着,三个人一起往侧室走。康叔从书架上挑出两本书,递给苏白:“这两本书你先看着,看完了再来换。你看,我这整个书架基本都是这方面的书。”

  苏白接过来看了看封面,一本《古玩鉴赏》,一本《初识古玩》。苏白感激地向康叔道谢,和陶慕然一起道别往外走。

看过《橙之灵,金之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