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橙之灵,金之情 > 3.第3章 十五亿众生汇聚的最磅礴的灵力

3.第3章 十五亿众生汇聚的最磅礴的灵力

  第二天,陶慕然和苏白一起找到康叔。

  陶慕然先开了口:“康叔,你对苏白的那个灵力画感兴趣吗?”

  康叔毫不迟疑:“当然,这还用问吗?”

  陶慕然追问:“为什么感兴趣?”

  康叔:“知道我那些宝贝有灵力,我就对它们更爱不释手了,恨不得走路捧着吃饭搂着睡觉都抱着。”

  陶慕然又问:“你会不会觉得有了灵力图,你对自己的东西是真品更有把握?”

  康叔点头:“确实如此。虽然我自己看不见,但看见图就像自己看见了一样,知道它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陶慕然打了个响指:“所以,我想做一件事情。让苏白把博物馆的文物、古玩店的古玩的灵力都画出来,做成一本小册子。目的有两个。第一,让大家珍惜我们的文物;第二,理想的话,大家会根据灵力图来判断这个东西的真假,值不值得买。康叔你觉得怎么样?”

  康叔并没有花费时间考虑,听完陶慕然的话就哈哈笑了起来:“哈哈,其实不用你说,我都想叫苏白帮我把店里的东西每一个都画一张灵力图,我用画框把它裱起来挂在店里。买东西的就把灵力图也送给他。哈哈,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

  陶慕然竖起两个拇指同时把两只脚也举了起来:“太聪明了。”

  他一转语气,讨好地说:“那康叔你赞助我们搞那个小册子吧。”

  康叔手指虚点着陶慕然:“就知道你鬼灵精怪地肯定有想法。行,一拍即合。古玩鉴定的行价是500元一个,画灵力画当然比那个技术含量高多了,我就按照1000元一个给你们结算,怎么样?”

  陶慕然伸出手掌和康叔击了个掌:“成交!哎呀呀,太顺利了。”

  苏白微微笑着坐在旁边听两个人对话,看见他们俩开怀大笑他也不禁觉得很开心。

  康叔想了想,提出了建议:“咱们这里地方小,你这个小册子要扩大影响力,还是得到京都去看看。”

  昨天讨论的时候陶慕然已经跟苏白提出过这个想法了,现在听到康叔也是一样的意见,苏白的眼睛更亮眼中的期待和向往更浓烈了。

  安排到京都的行程及其它所有杂事全部交给陶慕然负责,苏白只管专心画画。

  苏白白天到博物馆和古玩街逛,晚上回道观画灵力画。

  终于能够走进博物馆,他难掩心中的激动。每一件物品,他都起码要仔细欣赏观察一个小时以上,既要看外观细节、颜色变化、花纹雕刻,更重要的是感受灵力。

  与古玩相比,文物的灵力喷发出的灵力细丝数目更多,而且灵力细丝更加的粗壮,喷涌出来的速度更快更灵动。而且,苏白渐渐发现灵力越充盈的,它的灵力汇聚成的形态和文物的原形越接近,就像往天上生成了一个倒影。不过,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看到能够真正形成倒影的,但他觉得灵力更足的有这样的可能。

  这令他对京都之行更加期待,对于小册子也有了更多的想法。

  ......

  晚上,他铺开作画的材料工具,专注地投入其中。

  突然,有个身影蔌地一下快如电地闪进他房间,轻盈得声音几近于无,他直奔对面墙的窗户,推开窗户跳了出去又把窗户掩上。

  苏白眼角瞟到一抹金色,他没有动弹也没有说话,仍然专注地投入在面前的画中。

  外面同时响起两个男人的声音:“那混蛋跑哪儿去了?”“好像进了这里。”“进去看看。”

  一个呼吸后,两个男人站在苏白房外,伸头往里瞄了瞄――房间实在太空徒四壁了,想找个藏人的地方都难。而坐在桌旁那个少年那么安静专注,不像是发生过什么的样子。

  犹豫了一下,其中一个男人开口了:“走,去其它地方再找找,让我刮到那傻C我扒了他的皮。”

  苏白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眼里心里仍然只有画。

  过了十来分钟,确定那两个人离开了后,窗户终于再次被打开,陶慕然一个懒人跳轻松地进了房间。

  他也没有开口说话,走到苏白身后看着苏白工作。

  “咦?”他拿起一根画笔。“和我们平时用的画笔不一样啊。这你自己做的?”

  他手上的画笔并没有木的外壳,整根都是彩色的,但粗细却几乎比得上带了木外壳的。但看苏白拿着这根画笔,却还是能画出非常细腻的线条。

  而且看纸上画出的效果,既不像用碳素笔或铅笔画的会起粉边,也不像平常用的画笔那样会留细渣。总之纸上的画颜色非常逼真,橙色也很有灵气很生动。

  苏白终于抬起了头看着她:“你又去蹭网了?蹭个网那些人干嘛那么穷追不舍的?”

  陶慕然撇了撇嘴:“小气呗。哎,问你呢,你这画笔自己做的?”

  苏白点头:“嗯。在山里的时候做的,用完了还是自己做。那天买的那些我试了一下,效果差很远。”

  陶慕然端详着手上的画笔,用手刮了刮想刮出点粉末不过没有成功:“这个用什么材料做的?”

  苏白介绍:“石灰加香胶加需要的颜色的植物,例如橙色用薯莨+黄檗,紫色用紫草,黑色用风仙花,诸如此类。”

  陶慕然举着笔找纸:“写在纸上能擦掉吗?我能试试吗?”

  苏白给他抽了张小废纸条:“用手擦不掉。这个纸也是自己做的,不过我看过,用外面买的写经纸效果一样,以后纸就不用自己做了。”

  陶慕然试了试,果然:“不错啊,这个,很好啊,防伪都有了。不过都是防君子不防小人。印章也是。古人的东西都能做假,何况现代的,对于他们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想了想,他出了个主意:“你能不能随机地在画上套入你的签名,非常非常非常小,用放大镜都要慢慢找、不小心都会错过的那种。”

  苏白想了想,点了点头:“不难。放大镜就是把物事放大的是吧?帮我买一个。”

  陶慕然又补充:“这个签名最好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知道,谁也不告诉。即使发现了别人的仿冒画,只说那是假的,不会告诉他怎么知道的。”

  苏白灿然一笑:“你已经知道了。”

  陶慕然做了个在嘴上拉拉链的动作:“反正你具体怎么做的不用告诉我。印章也是这么做。雕印章的玉石我给你买回来了。你还会刻印章啊?”

  苏白接过玉石,满意地收好:“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基本功。”

  陶慕然:“好吧。我们后天早上的飞机,到时候我叫了车过来接你。京都的博物馆不收费不过需要预约,从大后天开始连续三天我都预约了,之后有需要的话再约。幸亏你有身份证,我还担心了一下下呢。你们那山旮旯还有身份证啊?”

  苏白脸上泛起一丝落寞:“师傅可能已经知道自己寿将圆因此才特意帮我提前做了打算。做了这个身份证没多久,就跟我说让我出来外面的世界看看,然后说完就仙游了。”

  陶慕然轻轻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

  苏白收起想念师傅的难过,对陶慕然说:“我有个想法。我发现灵力很足的那些文物,它灵力形成的形态好像有些奇特。我们可以先把所有的物品看完,画完所有的画以后,做一个文物古董古玩灵力分级,分1到10级,每一级都摆10个举例的物品,标注上这些物品的名称、历史背景等资料。”

  陶慕然不需要细想已经觉得这种做法很好,他拍了拍手:“这种做法可以给以后交易的人比对――我这个是多少级灵力,相当于哪个哪个物品,这样定价的时候也可以有个参考。棒棒。”

  ......

  到京都的当天天未亮他们就启程了。

  陶慕然看着跟着他一起淡定地走进机场、领登记牌、过安检、登机、扣好安全带的苏白,觉得这个人很神奇。

  他确实是什么都不懂,是完完全全的小白白白白,但他一点都不心慌不自卑,就在旁边仔细地看着人家怎么做,然后照着做,到他自己做的时候已经非常自然了。

  陶慕然问过他所有东西都没见过会不会紧张,他的回答是:“不紧张。师傅说我不懂不认识是正常的,总能学会的。”

  陶慕然订的酒店就在天.安.门广场附近。到达京都,稍微收拾了一下,他们迫不及待地先去广场感受一下。一到广场,两人都不由自主地定定站着,摒住呼吸;当眼神选中一个角度,就被牵引久久无法转移。没有人说话,没有人问先去哪里。

  ――这就是被宏伟和庄严震撼以及震慑的效果。

  缓了缓神,两人安安静静地慢慢环绕广场一周,在城楼前领略,在主.席像前敬仰,在纪念碑前留连,在大会堂前感受,在博物馆前体会,在国旗下注目。

  苏白更是心潮澎湃。他着迷地看着城楼:紫色!浓郁的紫色!!极其浓郁的紫色!!!比他见过的任何灵力都更加浓郁,或者说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看向纪念碑:紫色与金色交缠;再看大会堂:紫色+黄色;转身看博物馆:毫无疑问是浓到难以辨认橙或褐的橙色。

  ――这就是“十五亿众生”的磅礴力量!!不是一亿、七千万、十五万可以比拟的。

  能够看到浓郁灵力的苏白,恐怕比任何普通人生出的震撼感都更加深重!震撼感之后是16年来第一次体会到自己也是属于这十五亿众生中的一员,也有点明白了陶慕然所说的身为国人的自豪感和骄傲感。

  他有无法压制的冲动,他想要马上把这些都画下来!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他在广场一角找了个人相对较少的角落盘腿坐了下来,把画板和画纸压在腿了,笔在纸上游走,紫色的、金色的、橙色的、黄色的灵力随着他的笔触或环绕或喷射或洒落,光芒闪耀。

  陶慕然也盘腿坐在他旁边,抵着下巴侧着头看着他每一笔每一画,一边被他的画震慑,一边被专注画画的他触动,两种情绪交替的结果就是心尖颤抖不知如何安抚。

  “呵~~~”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极力压低声音的抽气声。陶慕然扭转身子看了看: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已经密密麻麻地围了一大圈人。大家不约而同的放轻放缓了呼吸,亲眼见证一幅两幅三幅四幅灵力画像的出炉,每一幅上面光芒的颜色和光芒闪耀的方式都不同。

  ――城楼:紫色的信仰灵力每一根灵力丝线都犹如有独立的气场,在半空中以椭圆形垂直于城楼环绕,先进再出,逆时针方向流动、循环;每个椭圆都有城楼两倍高,似与天空相接;无数这样的椭圆灵力丝线密密集集的以同一方向、同样的速度循环流动,看起来像天空降下一个巨大的闪着紫光的椭圆蛋半包着城楼,越靠近城楼光芒越炙烈,越远离城楼紫色越浓郁。

  ――纪念碑:同样由密集的金色灵力丝线汇集而成,不过形态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漏斗,纪念碑一般高,两倍于纪念碑那么宽大。金色灵力从漏斗下端的尖部往上再往下流动一圈后回到漏斗尖部,如金沙般倾泄下来,在碑的顶部如水柱倾倒到地面时那样像四周漾开,源源不断。另外,有些如城楼那边那样的紫色灵力丝线形成椭圆形穿透漏斗环绕着纪念碑。

  ――博物馆:天空中也有另一个博物馆!只是天空中那个是倒着的。细看之下,最中心的灵力丝线很粗很直地喷射向天空;而越靠近四周的越细力量越弱,于是被牵引出了不同的变化,于是最后形成了与建筑原身相似的形态。无论是原身还是倒影,都是相接的地方亮得耀眼。

  ――大会堂:灵力丝线从建筑顶部窜出,形成一个抛物线轨迹落到地面,又从地面进入建筑再回到顶部窜出,如此循环。智慧灵力丝线的大小不一,因此形成一个圆套一个圆再套一个圆的结构,象一个黄色的大灯笼把建筑笼罩其中,灿灿生辉。另外同样有如城楼那边那样的紫色灵力丝线形成椭圆形穿插在灯笼中,紫黄相间,非常梦幻。

  四幅灵力画相同的地方是:在灵力光芒之下,四个建筑都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与灵力一直保持着沟通交流。

  苏白停下画笔,仍然出神地轮流翻看着四幅画。他重重舒了口气:“我很庆幸我能过来京都,否则我会错过很多。你知道吗,如果单独看一条、两条、三条灵力丝线,感觉只是‘有灵力’;只有当很多很多足够多的灵力汇集在一起时,才会形成那么震撼的效果。就像城市里的灯,只有很多灯同时亮起才能形成美丽的画面。”

  身后围着的观众看画者停下了画笔,才敢大大呼出一口气:

  “太震撼了!”

  “太玄幻了!”

  “这是真的,还是艺术创作啊?”

  听到这个问题,陶慕然郑重地说明:“这确确实实是真的,这位是能看到万物灵性和灵力的苏白。”

  苏白遥遥地指指城楼、再指指纪念碑、大会堂和博物馆,出神地说:“你们有没有发现,无论过去多少年,这些不仅没有变旧,反而越来越亮眼越来越生机勃勃、宏伟庄严感一年比一年更厚重?这就是因为有了灵力的滋养。相反,你会看到没有人气的建筑不用多久就迅速破败。灵力养人、养物、养天地。”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再看过去,细细想一想,恍然大悟。

  ......

  陶慕然把苏白的四张画逐一压到自己腿上,一张一张仔细拍了张照片,然后用刚注册的以“灵力画师苏白”为名的账号连续发了四张照片:

  ――@灵力画师苏白:汇聚了十五亿人信仰的“信仰之灵力”【城楼图片.JPG】

  ――@灵力画师苏白:汇聚了十五亿人的代表们智慧的“智慧之灵力” 【大会堂图片.JPG】

  ――@灵力画师苏白:汇聚了万万烈士功德的“功德之灵力” 【纪念碑图片.JPG】

  ――@灵力画师苏白:汇聚了华夏上下五千年文化的“岁月之灵力” 【博物馆图片.JPG】

  发完,他把手机屏幕对着众人:“大家可以到这个账号上看照片。”

  当晚,这四条微博的转发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涨,万…五万…十万…五十万…八十万…这四幅画,不知道被多少人下载下来存在自己的电脑里、手机上。

  【@火箭少女:太震撼了!!】

  【@胡图图:这是真的,还是艺术加工啊?】

  【@实力装逼:信仰之力里有我一份力】

  【@一起吐槽:+1】

  【@手工丹:+2】

  ……

  【@小宝韦:999999999】

  【@李知喔知:啊!!!!!!!!除了这个字,我说不出别的了】

  【@作天作地:当天的围观者路过,心脏被击中了。图片.JPG】――评论带的是苏白现场画画的照片】

  【@森森森:画师好粉嫩,长期被灵力养着就是水灵啊】

  【@天长观:能与天地沟通的真人都能看到这些灵力,只是我们没有这样的画工把它们还原出来!送上真人们的膝盖!】

  【@五行缺你:所以意思是文物都带有这种岁月之灵力?抱着我的古董花瓶觉觉猪。】

  【@我是阔佬懒理:所以意思是文物都带有这种岁月之灵力?抱着我的古董玉觉觉猪。】

  【@榜首:楼上两位确定你们手上的宝贝真的有这宝贝?】

  【@古玩爱好者:我很相信是真的。屋里长期摆着古董的整个房子都能感觉到流光逸彩】

  ……

  等热度差不多了,陶慕然又把苏白那句话单独发上微博:

  ――@灵力画师苏白:灵力养人、养物、养天地

  【@五行缺你:决定每天去博物馆签到】

  【@古玩爱好者:@西岭博物馆,求问还招人吗?会打扫能看门有大学文凭的那种】

  【@你知喔知:难怪邻家小妹你越来越水灵嗱。不给工资也要继续好好干】

  【@菲利一扑:刚上去网上预约博物馆,发现五天内都约满了,嘤嘤嘤嘤~~】

  【@芭比哥哥:求问苏苏@灵力画师苏白,吸图片能吸到灵力吗?】

  【@京精婶婶:住城楼附近每天都浸泡几遍灵力的美美路过。】

  ……

  看到网上的反应,陶慕然又开心:“网上的反应不错,人们接受灵力的好处是成功的开始。”

  又郁闷:“我只预约了三天。后面几天都预约不上了。这反应速度要不要这么快啊。”

  苏白算了算:“每小时看一件,每天看七件,三天看21件,也……勉强够?”

  陶慕然放下手机:“那你是看灵力最大的21件呢?还是分散一下?”

  苏白想了想:“先看明天的情况再决定吧。”

看过《橙之灵,金之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