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橙之灵,金之情 > 5.第5章 鼓励大众自己收藏古玩

5.第5章 鼓励大众自己收藏古玩

  “衣柜摆这边。电脑桌摆这边。你衣服可以整理到衣柜里了……”

  忙碌告了一段落,陶慕然终于有时间考虑把苏白和苏白的房间拾掇一下。

  把东西整理好,他食指拇指夹着自己下巴,上上下下打量着苏白――剑眉星目,身材均称,T恤休闲裤也很有味道。这一头长发,真有个性啊,要不要剪掉呢?不,太可惜了。

  苏白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狐疑地把自己从上到下检查了一遍。陶慕然终于开口:“嗯,非常好,就留长发吧,很特别。带你去小修一下就行。来,教你玩手机。先学会手机再学电脑就容易了。”

  他跳到床上盘腿坐下来,把苏白也拉了过来,一起打开刚给苏白买的新手机:“手机呢,以前主要是打电话,就是‘喂,吧吧吧吧’跟对方讲话那种,还有发短信,就是在这里输入内容,发送,对方就收到了。不过,现在这些功能都不是最重要的了。微信啊、微博啊、拍照啊、看书啊,吧啦吧啦,你一样样来吧……”

  两个人头凑着头,逐样学习手机的功能。

  ――众生的智慧,真是太强大了!――在新世界中生活得越久,见识得越多,苏白的感触越深。

  “行了,以后多多练习,慢慢就熟了。我们商量一下那个灵力鉴定的事情。我想了一下,能够让人对古玩本身感兴趣、自己买来收藏把玩的话,炒的自然就会减少一些。”陶慕然背倚着墙半躺在床上,手机在手上一甩一甩,边整理思路边说。

  苏白赞同点头:“利用众生的力量。咱们众生的力量真的是太强大了,你看城楼、大会堂、纪念碑、博物馆的灵力,我觉得很难找到比它们更强大的灵力了。”

  陶慕然出神地看着窗户某个点:“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对着那些个乌漆麻黑缺了个角少了个边的玩意,特别不理解我爸爸为什么整天把他们当宝贝,尤其是一个两边都有个羊头的一个瓶子,他简直一有空闲就拿在手上摸啊摸,我都嫉妒了。”

  “再大一点的时候,知道这些东西竟然卖那么贵更加觉得不可思议。网络世界多丰富多彩啊、跑酷多好玩啊,还不用钱。那些有什么意思呢。”

  “直到我爸爸出事,我就更不能理解那些能为了这些东西不择手段的人。所以我更讨厌那些人,就要给他们找麻烦。”

  “不过看了你的灵力图,看了在京都那四幅图,我才开始想‘岁月’这东西还是很稀罕的。有能力你可以建个房子、修条马路、甚至很多高科技的东西,但绝对造不出岁月这东西。”

  苏白深有同感:“就像我觉得百个人千个人万个人形不成‘众生’那样。”

  陶慕然转过头:“所以,如果越来越多人真正地喜欢古玩,就像我爸爸那样,即使知道要被害,也不愿意和那些人同流合污,那也会有用是不是?你的那些灵力图就可以让人知道这东西对自己是有好处的。”

  苏白点了点头:“灵力是真的养人,只是普通人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没有感觉。不过你看康叔眼神清明、精神矍铄;你看长期在博物馆工作的人都神采奕奕。只要让人家能够看到这些好处,自然就会珍惜了。”

  他灵光一闪:“咦?我们可以增加一个古玩主人的性灵图啊。现在他的性灵是这样的,过两年让他再来画一幅,对比一下,就知道了,肯定不一样的。”

  陶慕然眼睛一亮:“太好了。免费行不行?这样就真的能够鼓励他们自己收藏了。同一块古玩、同一个主人的,每年可以免费来画一幅灵力图。太棒了。”

  他伸手拿过自己的手提电脑,开始输入备忘录:

  1、苏白先生每天只画两幅灵力图,以下订单先后顺序排队。――“咱们不要变成工作机器哈,机器就是你按个键它就自动咵咵咵一直干一直干不用休息那种东西。”

  2、由主人选定想画灵力图的物品,苏白先生鉴别过确实有灵力的将为其画灵力图,每图收费1000元;鉴定过没有灵力的每个收费200元;一次性要求鉴定五个物品以上或者全屋鉴定的按实际数量计算并另加20%作为加时费。

  3、画灵力图的每人免费赠送一次为主人画性灵图的机会。一张灵力图的,灵力图与性灵图合并,两张灵力图以上的,性灵图另附。同一件物品同一个主人的,之后每年有一次免费重新画灵力图和性灵图的机会(只限一件物品)。

  4、对于5级及以下灵力的,主人可以自主选择线上鉴别画图、到店画图或上门画图;4级及以上灵力的,为谨慎起见,将视情况考虑增加线下鉴别。

  5、为了方便提供跟踪服务,鉴定的物品、主人、画好的灵力图和性灵图,苏白先生将拍照存档。苏白先生承诺未经主人同意照片不会用作其它用途,物品和主人的照片不会在任何第三方渠道公开发布。

  6、物品主人可根据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同意苏白先生把画好的灵力图和性灵图发到苏白先生的个人微博上。分“同意□□发布”、“同意打码发布”和“不同意发布”三种情况。

  7、物品主人确定了鉴定的物品数量,确认了条款后,先签订服务协议,然后付款,再正式鉴定和画图。――“我会帮你开个淘宝店,除了签协议对方要打印出来签名拍照,其它全部都可以线上完成。我慢慢教你。”

  记录完,陶慕然很严肃地提醒道:“除了这些以外,有几种情况我们自己要特别留意的,这些可能都是有猫腻的,猫腻就是奇怪,值得怀疑的意思:”

  第一、频繁地单个单个拿来鉴别的

  第二、用代理服务器登录或者频繁更换IP地址的。通过IP地址可以知道对方在哪里上网。

  第三、出现1、2级灵力的

  “我自己电脑上有追踪对方IP地址的功能,你的电脑上我也会装一个。我也会做个表格,把曾经接触过、下过订单的人的信息记录下来,包括对方所在地、鉴定物品、灵力级别等等。现在都是大数据时代了,通过数据统计也可以发现不少信息呢。”陶慕然打了个响指,扬了扬下巴,得意地说。

  看着他生动的表情,苏白觉得心情像被洒了一层阳光。他学着陶慕然的样子,给他竖起两个大拇指。

  ......

  一直在焦急地对苏白翘首以盼渴望快点看到自己手上宝贝的灵力级别的人,终于等来了回复,包括微博上的和线下的。陶慕然公平公正地按照联系他们的先后顺序给他们发了通告,也在微博上公示了通告的内容。

  于是,很自然地,苏白开始了另一个阶段的忙碌。他把为康叔画画的事情穿插在完成订单的间隙中。

  令他们感到挺开心的是,开始这一段时间拿过来要求鉴定的,真品还是占多数,并不像他们所想的那么悲观,而且,绝大多数都同意苏白在微博上发布他们的物品的灵力画以及自己的性灵画,无论是□□还是打码。

  灵力画的欣赏价值确实很高,所以苏白的微博上渐渐有了一批固定过来打卡云吸灵力的人――苏大师温馨提醒:云吸灵力其实是吸不到的。

  【@古玩爱好者:10级的也很带感啊,像个宇宙漩涡一样,很神秘。】

  【@古都实录:同意楼上。每一级都有每一级的趣味。】

  【@五行缺你:我觉得会开始出现新的收藏癖:收藏不同级别的灵力画】

  【@一起吐槽:同一级别的其实也有区别,今天这个和前天那个,都是5级,一个是柱形,一个顶上带圆弧】

  【@手工丹:可见是先长中间的,再长两旁的,一截截地长,一截长全了再长下一截。太奇妙了。】

  【@菲利一扑:有没有人因为看到自己宝贝的灵力不舍得拿去卖的。我算一个。好想看它明年后年大后年会不会长。】

  【@我是阔佬懒理:应该要到留给儿子的儿子的儿子才会长高一级】

  【@森森森:@菲利一扑我也算一个。@我是阔佬懒理小荷露点尖尖角也很有成就感啊。】

  【@总是糊涂:我统计了一下,苏苏一共发了30张图,5级2张,6级12张,7级8张,9级和10级共8张。所以民间手上的古玩还是6级比较多。】

  【@放肆爱:越看越心痒,什么时候才排到我啊。】

  【@真真假假:我下订单的时候,显示“您前面共有192位顾客”。我天啊。我以为我算早的。】

  一个月后,苏白的微博发布了一条新博:

  ――@灵力画师苏白:灵力养人,养物,养天地

  【图片1.JPG】――康先生,五十六岁,古玩爱好二十六年

  【图片2.JPG】――陆女士,四十二岁,古玩爱好四年

  【图片3.JPG】――沈先生,三十八岁,古玩爱好十年

  【图片4.JPG】――陈先生,六十儿岁,古玩爱好三十年

  【图片5.JPG】――宁女士,五十八岁,古玩爱好十年

  【图片6.JPG】――普通人1,三十六岁

  【图片7.JPG】――普通人2,四十五岁

  【图片8.JPG】――普通人3,六十岁

  【图片9.JPG】――普通人4,五十五岁

  古玩爱好者的图片是他们的灵力图与性灵图的合图;普通人的照片只是性灵图。

  从几张照片可以看到,玩古玩的人,其白色絮状性灵的浓郁程度很明显地高于普通人。

  这条微博,迅速上了热门,不光古玩爱好者和普通网友转发,很多大博主甚至媒体都进行了转发和评论。

  【@秦岭草根新闻V:被养看得见[奸笑][奸笑] @灵力画师苏白:灵力养人……】

  【@琛SIR在线V:有图有真相 @灵力画师苏白:灵力养人,养物……】

  【@西山博物馆V:快抱紧自己的宝贝[微笑][微笑] @灵力画师苏白:灵力养人……】

  【@神州之声V:心动想入坑[思考][思考] @灵力画师苏白:灵力养人,养物……】

  ……

  ......

  三天后,一个叫《当下热点》的电视访谈节目组通过微博联系了苏白,由陶慕然负责与对方沟通。对方表示想邀请苏白做个访谈。

  陶慕然和苏白商量:“电视,啊,你没看过呢。你说你这里要不要买个电视机啊?或者你要不要搬到更大一点的地方?这里要再摆个电视机有点够呛。”

  他打开电脑,随便搜索出一个《当下热点》的往期节目,点了播放:“这个节目就是这样的。收视率挺高的,不过要过去南市录节目。我觉得这也是很好的宣传机会。”

  苏白只简单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你拿主意吧!”

  陶慕然滞了滞,倒在床上狂笑:“果然是无知者无畏啊。你不是应该先害怕紧张一下,说我什么都不懂吗?”

  苏白不好意思地抓抓头:“知道的就回答,不知道的就告诉他不知道就好啦。”

  陶慕然一边笑一边竖拇指:“太对了。那行,我回复对方。”

  两天后,苏白和陶慕然坐飞机到了南市,直奔南市电视台

  看着面前头发一长一短,一静一动,但都同样灵秀中慧的少年,主持人杜梅差点回不过神来。尤其是长头发的苏白,恬静淡然,但双目g地透着智慧的光,及腰的长发被高高束起个马尾,杜梅真的以为自己走错了片场。

  双方互相介绍过后,陶慕然让苏白单独进录播厅。他说自己不要出镜,也交待杜梅和苏白不要提及他。同时他也跟杜梅说明了苏白刚入世半年不到,很多东西都不明白,所以要解释得浅显一点。

  主持人带着好奇以及微微的忐忑领着苏白走到长沙发前,请苏白落座。

  看着苏白无比淡定的样子,主持人对他更好奇了――完全没有第一次录节目的紧张,也没有他这个年纪的少年人会有的青涩和迷茫, 

  主持人打了个手势,向苏白微微示意了一下,就开始了她的开场白:“欢迎大家收看本期的《当下热点》,我是主持人杜梅,梅姐。本期我们请到了最近大家特别感兴趣、我本人也很感兴趣的灵力画的画师苏白。苏白,跟大家打个招呼。对着那边。”

  苏白微微一笑:“大家好,我是苏白。”

  梅姐:“听说你入世没到半年。你之前是在哪里?干什么呢?”

  苏白:“我和师傅两个人住在海边的一座山的山洞里,修炼、画画、识字、读书,基本就做这些。”

  梅姐:“所以那边没有其他人?”

  苏白:“五里外有个小渔村,有三十多个人。”

  梅姐:“那吃饭啊,喝水啊,电灯啊那些怎么办?”

  苏白:“自己种菜,提山泉水,点蜡烛。”

  梅姐:“那你来了半年以后有什么感觉?”

  苏白:“和‘众生’在一起的感觉。众生的智慧,众生的力量,这是几个人甚至几万个人无法做到的。电灯很方便、这张……这个叫什么,坐起来很舒服很漂亮,都是众生的力量,靠几个人做不出来。”

  梅姐发自内心的惊讶,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着苏白:“太有哲理了。哦,你说你坐着的这个啊,这个叫沙发,你没见过是吧?”

  苏白点了点头:“嗯。”

  梅姐:“不过我看你很淡定啊,比我接触过的很多嘉宾都淡定。你就是我的嘉宾,就是我请来做节目的人。”

  苏白:“呵呵,懂就懂,不懂就学到懂,没什么好不淡定的。”

  梅姐:“啊!你又再次让我惊讶了。除了刚才说的和众生在一起的感觉,来了半年还有什么感觉?”

  苏白:“还有,我出来了才第一次接触到灵力。如果不是和众生一起,我想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接触到灵力。”

  梅姐顺着话题发问:“你说的灵力是什么?”

  苏白:“灵力就是这个物品本身没有,是因为感染了某种力量或者他具有某种地位,就有了,会越来越浓。例如说梅姐您除了普通人有的白色的性灵,还有智慧的灵力,说明你很聪明,还有信仰的灵力,你应该有很多那个……粉丝。”

  梅姐张着嘴,眨了眨眼睛看着观众:“天啊,感觉受了个大宠若了个大惊怎么办。”

  梅姐正了正神色:“那你可以帮我把这个性灵画下来吗?”

  苏白点了点头:“嗯。”

  梅姐:“一言为定,一会儿哈。你说的那个灵力,还有什么东西是有灵力的?”

  苏白:“灵力有四种,信仰之灵力,功德之灵力,岁月之灵力,智慧之灵力。”

  梅姐点头:“还是比较容易理解的。那你说的性灵又是什么?”

  苏白:“是与生俱来的灵气,人动物的生命之灵,植物的自然之灵,日月星天地人风火水都有各自的性灵,颜色不一样,浓郁程度也不一样。这些在我原来的地方全部都有。而灵力只有靠众生的力量才有,所以以前从来没见过。”

  梅姐想了想:“是哈,信仰要有很多人的信仰,功德要为他人做很多好事,智慧是有人才有需求才有创造,岁月……”梅姐顿了顿:“为什么岁月的灵力也和众生有关?”

  苏白:“岁月灵力除了时间变迁和天地变幻,还有人事交替,例如像古董古玩,新的时候就埋在地下的,和用了很长时间以后才留传下来的,后者的灵力就比前者浓郁。”

  梅姐点了点头:“明白了。你说的这个岁月灵力,因为我们凡人看不见摸不着,所以想做个测试。有请我们南市博物馆的办公室主任许主任。”

看过《橙之灵,金之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