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橙之灵,金之情 > 6.第6章 公众热烈关注自己收藏古玩

6.第6章 公众热烈关注自己收藏古玩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随之步履健硕地从后台走了出来,身后是个工作人员推着张长桌子,桌子上摆着一溜古玩,每个都编了号。

  苏白看梅姐站了起来,他也跟着站了起来。

  梅姐和男人握了握手:“许主任,欢迎。”

  许主任和梅姐握完手,立刻又把手伸向苏白:“苏白是吧?幸会幸会。”

  苏白今天第一次出现腼腆的表情,他学着对方也伸出了手:“许主任好。”

  许主任对梅姐说:“很乖巧的小朋友。哈哈,对于我的年龄来说算小朋友。”

  寒暄过后,梅姐把话题拉了回来:“我们今天做个测试,这里有十个古玩,许主任你按照你的行业经验,给他们按照市场价值排个序,写下来,然后我们让苏白也按照灵力排个序。”

  苏白赶紧补充:“这两种排法不一定完全一模一样,只是大致一样。”

  梅姐点头:“我们明白。”

  于是,按照梅姐说的,许主任一边思考一边翻看着桌子上的古玩,一边在一张纸上写写写。

  许主任写完了,梅姐向苏白示意了一下:“苏白你也请。”

  苏白走过去,很快地把各个物品换了个顺序:“从最浓到最淡”。

  梅姐打趣:“许主任,这个好像比你那个容易啊。”

  许主任哈哈大笑:“我猜也是,他直接看,我还得想啊比较啊斟酌啊。”

  梅姐:“那我们现在来公布结果。”

  许主任的是:2-8-5-1-7-3-10-4-6-9

  苏白的是:2-8-5-3-1-7-4-10-6-9

  梅姐把两个结果不一样的地方用红笔圈了出来:“果然如苏白所说,大的趋势是一致的。而且我发现价值最高的和价值最低的没有差异,有差异的都是中间的几个。”

  许主任:“哈哈,其实我很紧张啊。我自己的感觉是如果差异大的话,不是苏白那边的问题,是我的专业知识不够。”

  许主任转向苏白:“你刚才说送梅姐一幅性灵画,能不能给我也画一幅?”

  苏白毫不犹豫地点头:“没问题。”

  梅姐好奇地问:“你这个画一幅需要多长时间啊?我怕我们节目时间不够啊。”

  许主任极力争取:“你们是录播嘛,时间不够剪一下就行了。”

  苏白没有思索地回答:“半个小时。”

  梅姐惊讶:“那么快?你这个和画家画画有什么不一样吗?”

  苏白迷惑地看着梅姐。

  梅姐恍然:“哦,你不明白画家。没见过是吧?”梅姐犯难了:“那怎么问好呢?就你和普通人画画有什么区别吧?”

  苏白回答:“画这种画是用真气画,画的时候要注入真气。真气随着笔在纸上走一遍,就出来了。比普通的画画要快。”

  梅姐:“咦?那为什么你微博上的公告每天只画两幅画啊?”

  苏白:“那个,有人跟我说不要变成工作机器,呵呵呵呵。”

  梅姐:“明白了。那现在开始吧。我需要做什么表情吗?”

  苏白已经开始专注地看着她,严格来说是看着她的头顶,嘴里下意识地回答:“不用。你们可以继续聊天。”

  看了大约十分钟,苏白开始低头画。画的时候就没有再抬头看过了。

  摄像机镜头一直近距离对着他的笔和纸。果然他画灵力图和普通人画画很不一样,例如普通人画一个圆,会小心地顿一下,有些地方会反复描几次。

  而苏白画灵力画,笔一下,线就很流畅地顺着笔出来了,该轻的时候轻该重的时候重,每一段的用力非常均匀,笔就像被无形的东西推着走一样。如果有闪光的地方,笔也是很有计划性地在原处打圈,和电脑针头画图很类似。

  没一会儿,梅姐的性灵画就出来了。

  梅姐的性灵画是张全身的画。

  在米黄色的纸上,白色的灵气细丝一丝丝互相缠绕着,形成絮状悠柔地在头顶飘浮着,神奇的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每一根丝线都清晰可辨。

  之所以要画全身,是因为有黄色的智慧灵力,智慧灵力从头顶形成大小不一的抛物线落在地面,再从地底穿过人身体回到头顶。

  另外与头顶垂直的是一个个椭圆,闪着紫色的亮光晶莹流动,穿透白色絮状灵气。

  完整的性灵画展示在大屏幕上,观众席上“哗~~~~”的一阵惊呼。确实是太美丽太玄幻了。

  梅姐由衷地赞叹:“把我画得像个天使啊。苏白解释一下?”

  苏白:“白色的就是人与生俱来的性灵之气,因为健康状态的不同,性灵之气的浓郁程度不同。紫色的是信仰灵力;黄色的是智慧灵力。”

  许主任跃跃欲试:“苏白啊,我太迫不及待了。你快给我也画一张。”

  以同样的方法,苏白很快也把许主任的性灵图画了出来。和梅姐的不一样,许主任没有紫色的信仰灵力,不过白色的絮状性灵很浓郁,智慧灵力也更加密集。

  许主任哈哈大笑:“非常一目了然。杜梅,我比你有智慧,是不是?我还比你更健康。虽然我没有粉丝。”

  梅姐也乐哈哈地笑道:“可不是嘛,我都要忌妒你了,每天被岁月灵力滋养着,你能不健康嘛。健康这种东西,说真的,多少钱都换不来,甚至粉丝信仰也换不来健康是不是?”

  苏白插了一句:“岁月灵力是不可替代的。有条件多读书可以长知识长智慧,魅力够可以赢得粉丝,有能力可以多做好事,只有岁月灵力,你使再大的劲,你再有能力,你再多钱,你还是得慢慢等,等几百年几千年,才能等到岁月灵力出来。所以,岁月灵力一定一定要珍惜。”

  许主任重重地点了点头:“只有文物古董古玩拥有岁月灵力,大家一定要好好珍惜。苏白说了,这是不可替代的。”

  苏白突然又开口:“啊,我再补充一句,如果做了坏事,那些白色的性灵之气会变成灰色甚至黑色,那个叫漏色,非常影响健康。所以不要做坏事。”

  节目到此结束,梅姐跟许主任握了握手后,给了苏白一个大大的、紧紧的拥抱:“苏白你太棒了。”

  这一期节目毫无疑问是非常非常成功的,无论是对于节目组还是对于宣传目标。

  令杜梅非常感慨的是,虽然确确实实能够感觉到苏白对于当代很多东西都不了解,但整个访谈,杜梅觉得完全不需要自己引导,所有想讲的话想表达的内容都水到渠成地完成了。最后两幅性灵画的强烈对比更是意外之喜。

  而且苏白那些关于珍惜文物的宣传,虽然没有一句话真正讲到,但其中的意义却是显而易见的。

  而且苏白很坦率很坦诚,所以他讲出来的话,真的是发自肺腑,没有参杂任何的渲染和煽情,但比任何特意的渲染和煽情都更能触动人心。

  ......

  录完节目后,第二天陶慕然和苏白两人计划去博物馆和古玩市场逛逛,看看有没有珍稀的样品可以补充。在博物馆并没有遇到1级或珍稀的2级,对于古玩市场,他们更不抱希望,只是随意看看,算是增长见识。

  逛了一圈,两人从古玩市场的另一端出口离开。刚才进来的时候是大马路,这边出去却是并不宽的小巷。这一片应该是老城区,房子的风格颇有一点古风,大青砖,斗拱式飞檐,两人颇有兴趣地一边走一边观赏。

  突然苏白停下了脚步。他低声对陶慕然说:“右手边这个房子,岁月灵力很盛,不是只有一件两件物品可以构成这样的岁月灵力。”

  陶慕然没有转过头去看房子,若无其事把脸转向另一个方向,看了看对面的房子的门牌号,同时搭着苏白的肩膀继续往前走。

  走出一段距离,他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可以报警,但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警察不一定会相信我们。让我想一想……”

  陶慕然皱着眉头想了想:“可以这样,通过今天的现场测试和画灵力画,我觉得许主任和梅姐对你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我跟梅姐拿许主任的电话,把这个情况跟许主任说,至于后面怎么处理,由许主任拿主意。”

  苏白也同意这个方案。

  陶慕然一边走一边给梅姐发微信。果然梅姐很快就把电话发了过来。又转过两条街,离开了足够远的距离,陶慕然才让苏白给许主任打电话。

  那边许主任很快接起电话。

  苏白:“许主任您好。我是苏白。”

  许主任一听是他,声音都带上了十分的热情:“苏白啊,什么事?”

  苏白声音还是尽量压着:“许主任,我这边发现一个情况,有一栋旧房子,我在外面看到岁月灵力很重,不是普通的一件两件物品可以构成那么重的灵力。所以我想问问您怎么处理。”

  许主任顿时严肃起来:“你把地址给我。我来跟进。”

  苏白:“我们刚才看的是它对面房子的门牌号,就这个门牌号的正对面。”接着,他对着陶慕然递过来的手机屏幕,把地址报给对方。

  许主任:“收到了。我会处理,你们离开那个地方吧。”

  晚上,许主任就来了电话:“苏白,你们在哪里,我过去找你们。”

  苏白把酒店地址和房间号给了对方。

  半个小时后,门铃响了。苏白过去开门把许主任迎进来。

  许主任一进房间,就双手紧紧握着苏白的手,严肃地说:“苏白,谢谢你的信息,太感谢了。”

  从许主任激动的程度来看,确实碰到了情况,而且是不小的情况。

  两人请许主任坐下来再聊。许主任坐下,大大喝了口水,重重吐了口气,才开口:“我一接到你的电话,马上找了警方和我们一起过去。一共五千五百多件,五千五百啊。”许主任伸出一个巴掌,又反了个面重重压了压。

  缓了一下,他继续说道:“其中有一大部分都够得上你那个小册子里定的3级了。想起来都觉得后怕。”许主任叹了口气。

  两个少年都不知道如何接话,只好沉默着看着许主任。

  许主任的心情,他们何尝不了解。尤其是陶慕然。只是,无论是谁,遇到这种情况,除了愤怒和无奈,还能有什么情绪呢?还能说什么呢?

  三个人相顾无言了一会儿,许主任站了起来:“行了,我就是特意过来对你们表示感谢。没其他事了,我先走了。”

  许主任离开了,陶慕然情绪也有点复杂。他开口道:“其实苏白你有这种能力已经算帮了很大的忙了。我们普通人,只能趴在屋顶守着,偷偷听,偷偷看。效率低多了。”

  苏白:“所以你经常跑到人家屋顶上就是为了这个。”

  陶慕然转过身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嗯。我人力单薄,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尽力做能做的。我也没想得多伟大,就是讨厌那些人,解我自己心头之恨。”

  苏白:“你经常被追,是不是被发现了?那不是很危险?”

  陶慕然:“那个是我自己故意的,发现没什么情况,就故意到屋里装作要顺点儿什么,弄出点声音。毕竟一个整天东偷西偷的人,不像是会通风报信的人。真的发现情况的,那可是一万万个小心好吗。”

  苏白扫了他的短发一下:“没关系,以后我陪你去。”

  ......

  苏白的访谈节目在三天后的晚上十点钟播出。这次访谈爆点非常明显也足够燃,这种结结实实有奇点而且不是故意搞噱头不是特意炒作的节目,观众是肯定喜欢看的。节目组对于市场反应充满信心。

  果然,虽然是非黄金时段,收视率仍然节节攀升,很快破了该节目的收视记录以及该时段节目的收视记录;网上的点击量也水涨船高。

  苏白的微博粉丝量,更是一下子坐上了火箭。陶慕然马上抓紧机会给他申了V。

  这个节目令苏白和他的能力被广大观众和网友所认识,更重要的是成功令社会对古玩的关注角度从悲愤地抨击国家资源的流失转变为对自身收藏古玩的好处的讨论。

  节目最开始的自我介绍。

  【@古玩爱好者:见到了活的苏苏,好萌呢。那一把长马尾,可以兼职拍古装剧啊。】

  【@五行缺你:苏苏上电视了。苏苏要火了】

  【@一起吐槽:本来就很火好吗!】

  【@又臭又长的裹脚布:真的是深山里来的,纯纯的山泉水。】

  【@真心英雄:说话好哲理啊。不过看眼睛g的就是有大智慧的人。】

  【@我是船长:苏苏这名字真是太适合了,好苏。】

  ……

  到和许主任测试的一段,出现小高潮:

  【@菲利一扑:真的好快,如臂使指啊。】

  【@我是阔佬懒理:咱们苏苏就是那么腻害。】

  【@真心英雄:看那么多特异能力表演,第一次毫不怀疑。】

  【@我是船长:毫不怀疑+1。】

  ……

  到画灵力画的一段,当镜头对着纸和笔时,收视率彻底爆炸:

  【@真心英雄:天啊,我看到了什么?是在看灵异节目吗?笔仙?】

  【@风飞花:!!!!!!!!!!!我要重新整理一下我的世界观。】

  【@梦中见:太梦幻了!!!!!!!!】

  【@桐铃庭:为了得到一幅灵力画,我决定去买个古玩。】

  【@我是船长:刚上去搜了一下微博,原来已经很多人在排队了 [图片.JPG]】

  【@心思思:真的太漂亮了。普通的任何画笔都画不出来这样的效果,梦幻的效果】

  【@我是设计师:绝对造不了假。没有任何其它工具能够画出这样的效果。3D画都不行,太灵动了。】

  ……

  当两张性灵画对比时,讨论的激烈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

  【@古玩爱好者:苏苏说的,灵力养人、养物、养天地[图片.JPG]】

  【@五行缺你:信苏苏者,去买古玩。】

  【@心思思:灵力,又玄又让人向往的存在[可怜][可怜]】

  【@我是设计师:难怪古董那么贵呢,真的是贵得有道理啊。】

  【@真心英雄:千金难买岁月,万金难买健康!】

  ……

  关于灵力的讨论一时遍布街头巷尾,遍及各个阶层。古董古玩这种原来属于很小众的物品,突然受到了空前的关注,从离自己很遥远的历史、文化,从曾经不屑一提的炒作,突然变成与自己的健康息息相关,一下子拉近了和每一个人的距离。

  各大博主或媒体也趁着热度发出各种讨论或评论文章:

  ――@身边那些事V:《[投票]知道古玩有灵力,你还会把它卖掉吗?》

  ――@琛SIR在线V:《十五位真人再与你说说关于灵力》

  ――@西山日报V:《收藏古玩后的身心提升,古玩爱好者亲身说法》

  ――@神州之声V:《生活宽度也许没变,生活的深度绝对改变了,古玩爱好者说》

  ――@TF财经V:《古玩市场95%都非真品,想入坑者千万小心谨慎》

  ……

  甚至还有媒体找到康叔做了个专访:《苏白入世后第一个交流的人――康叔》

  在专访中,话题从“为什么你们店能够拿到那么多苏白的灵力画”入手,康叔回答因为自己是苏白入世那天第一个交流的人。继续被问到为什么苏白对你那么信任,回答:“这就是我和苏白的缘分吧。也许也是被古玩滋养二十多年得到的气运呢,哈哈哈。”

  各城市的博物馆也被挤爆了:

  ――@西山博物馆:五天预约名额已满

  ――@南市博物馆:五天预约名额已满

  ――@京都博物馆:五天预约名额已满

  ――@梅市博物馆:五天预约名额已满

  ……

  古玩市场也迎来了春天。只是来的人都会问:“你们的东西没有那个灵力画吗?那怎么知道真假呢?”

  古玩市场出现了一种新的现象,有苏白的灵力画的物品成交价能够提高2成,而且都能够快速成交。可惜的是,苏白并不会因为市场需求量剧增就加快他画画的步调,他还是继续维持着每天两幅画的速度。

  ......

  “咦?你的功德灵力长了两丝!”苏白看着陶慕然头顶,说道。

  “你也看看你自己的。”陶慕然卡给他拍了张照片。

  “啊,我自己也有了功德灵力!”苏白下意识摸摸自己头顶。

  “应该是有人因为我们做的事情自己收藏古玩,不再拿出去炒。还有南市那个事情。”陶慕然了然道。

看过《橙之灵,金之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