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橙之灵,金之情 > 7.第7章 被邀请加入文物出境稽查

7.第7章 被邀请加入文物出境稽查

  “陶慕然,你看看这封信。”陶慕然现在让苏白自己练习使用手机和上网,微博也交回了给他自己看着,有问题再问他。苏白磕磕拌拌地用刚学会的截图方法把信息截了图通过微信发了过去。

  陶慕然看着私信的内容――“苏白先生,我叫关展鹏,来自南市海关。我们看了您的节目,关于珍惜保护具有岁月灵力的古物的理念,我们是一致的。”

  “您目前所做的是致力于引导公众对自己收藏古物的兴趣,从长远来看,这是从根本上保护古物减少流失的好办法,当然,要真正看到效果应该还需要很多年。”

  “所以短期的扼制偷运出境的行动仍不能懈怠,这就是我们的职责了。不过因为各方面的原因,我们的工作有颇大的限制。”

  “如果能得苏白先生相助,相信能大大提高查获的成功率。我现在正在西山这边出差,如果您方便,是否可以约个时间见个面?”

  陶慕然看了看私信的日期,是节目播出的第二天。南市的效率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高。

  陶慕然的电话很快拨了过来,开口还是先进行启蒙教育:“海关是负责进出境管理的。我之前跟你讲过我国的地域范围,你也知道其它还有很多很多不同的国家,这便区别开了国内和国外。国与国之间就是边境,在自己国家这边的叫境内,另一边的就叫境外了。人和货物要进或出边境都非常严格,有许多规定,海关就是负责管理和监督的。包括古物的进出境在内。”

  陶慕然缓了缓,让对方消化一下刚才那堆专业术语,然后才继续解释:“他们在检查古物的时候应该存在很多困难,例如在一大车其它货物中夹几件古物,就很难查出来;还有要甄别出是高仿品还是真品,也不容易。你的能力确实能够提高他们的成功率。我觉得他找到你是因为这个。”

  顿了顿,他又说出自己的疑虑:“虽然也可以说能者多劳,义不容辞,但我又觉得你也不能被这个事情拌住,一整天帮他们做稽查也不是事啊。”

  苏白终于搞清楚了事情的大致背景。他还是保持他一贯的处事不惊的风格:“见一见也无妨,出于礼节也不能置之不理是不是?”

  陶慕然道:“那也是,就先见见听听对方的想法吧。也许有折衷的办法呢?”

  于是苏白用两根手指头戳着键盘输入:“便请关先生定下会面的时间和地点吧。我与我一位友人将准时赴约。”

  ......

  见面的时间就定在当天晚上,地点在一个当地出名的酒楼的包间。陶慕然在约定时间把苏白领了过去。

  一进包间门,里面已经坐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正摆弄着功夫茶具,神态悠闲。应该便是关展鹏。

  对方一见进门的两人,马上站了起来,伸出手:“苏白先生是吧?我是关展鹏。”

  苏白自然地伸出手与他握了握:“关先生您好,请叫我苏白就好。”

  关展鹏爽朗地道:“好,苏白。那你也不要叫关先生了,我听着也别扭。你就叫我关大哥吧。”

  苏白的一声“关大哥”立即消除了刚见面的陌生感。他又示意着身边的陶慕然介绍道:“这是我的好友陶慕然,因为我很多事情都不懂,所以他通常都会陪着我,请关大哥不要介意。”

  “哪里。都坐吧,也不用请来请去的了,咱们都随意一点。”关展鹏大方开朗亲和的态度确实比互相彬彬有礼更令两位少年自在。

  两人坐了下来,在倒茶让茶的空档中,互相都在打量对方。

  关展鹏已经把苏白的访谈节目看了几遍,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面对面时还是被他的淡然从容折服。他暗暗点了点头:这风度真不像个十几岁的少年。

  而旁边那位陶慕然也是人中龙凤,虽然打扮中性,不过看得出来是位女生。双目有神灵动,挡不住的智慧,不过态度大方坦然,让人颇有好感。

  在关展鹏打量两位少年的同时,苏白和陶慕然也在心里把对方评判了一番,当然陶慕然是通过外貌,苏白是通过性灵和灵力。

  关展鹏身高一米八,肩宽而平直,腰背笔直坚毅,红色T恤下是掩盖不住的力量感。看得出长期锻炼,甚至拳脚功夫应该也不错。不笑的时候浓浓的眉毛透出的正义凛然让人油然心生敬意,笑起来却能带来满室阳光令人心情跟着豁然开朗。

  而在苏白眼中,浓郁的白色性灵就不说了,对方年纪轻轻功德灵力已经有了隐隐约约的漏斗形态这让他吃了一惊。这段时间频繁接触各种灵力,他已经知道了,灵力在一开始出现都只是丝线状态,但随着越来越浓郁,会慢慢形成某种具有明显外显特征的形态。

  他不自觉挺了挺背让自己坐得更直。然后在心里叹了口气:“面对这样的人,不管对方让他做些什么,只要力所能及,他都不太说得出拒绝的话啊。”

  关展鹏把面前的几碟点心往那边微微推了推:“先尝尝这里的点心。西山的小点出了名的精致,果然是名不虚传,难怪被评价有扬州小调的韵味。”说着,他也拿起筷子夹起了块桂花糕送进嘴里,细细品味。

  陶慕然先夹了块定胜糕放到苏白碗里,然后自己也夹了一块:“关大哥第一次来西山?”

  关展鹏摇摇头:“不算。这边也是重要出入境口岸之一,当然,因为南市的地理特点,南市的古物出入境的量要大得多。两边不时会有些交流,我来西山的机会不算少。”

  南市与香山一境之隔,香山对文物交易完全没有限制,因此是全球文物交易的最大集散地;而华夏作为古文明发源地之一,是毫无疑问的文物大国,全球的文物贩子都盯着这块香悖悖,从南市偷运出境的古物当之无愧居全国之首,因此南市的海关任务最重压力最大也是必然的。

  而西山则是东部重要的通商口岸,古物从全国其它地方汇集到这里再经海路流出也是文物贩子常用手段之一。

  关展鹏看得出来也是个直爽的人,他很快进入了正题:“苏白的节目我看了,真是开了眼界。所以你是直接就能够看到古物的灵力是吗?”

  苏白点了点头:“嗯。一般修炼到一定程度的都能看得见。”

  “我想也是。不过你们这东西,和那古物一样,真假都要靠识别。”关展鹏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不过又隐隐带着点不以为然。

  陶慕然促狭问道:“关大哥是不是吃过江湖术士的亏?”

  关展鹏笑了起来:“怎么可能,江湖术士看见我就腿软好吗!”

  “那你为什么那么相信苏白呢?”陶慕然看着关展鹏,两眼灵光闪动让关展鹏微微失了失神――太不像一般少年该有的样子了。

  “因为苏白一看就很纯粹,一是一二是二的那种人。当然,主要还是被那个画图的笔震住了。”他用手遮住半边嘴,低声道:“有点灵异。”说完自己先笑了起来,那非常有感染力的笑容令带着防备之心的陶慕然都怔了怔。

  “真心地说:那些画一看就做不了假,没有什么画家、电脑3D能画出这样的效果。”关展鹏收起笑容,认真地说。

  苏白淡淡地笑了笑。陶慕然扬了扬下巴:“算你有眼光。”

  “‘唉,如果我有这样的能力该多好’”关展鹏手撑着下巴目视远方,语气中满满的羡慕渴望。说完收回手收回表情,变回正常的语气:“这就是我当时最强烈的想法。”

  两个少年都被他逗笑了。

  关展鹏皱了皱鼻子:“别看我们人前人模狗样的,东西一扣下来就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其实心里憷着呢。曾经也是‘宁可杀错不要放过’的心态,但人家一句‘你们不是专业的吗?连工艺品和古物都分不出来吗?’就能把你噎死。但是一百件工艺品里夹10件8件古物,你给放过去了,人家更是偷偷地乐:‘这群傻C’。唉,宝宝心里的苦能跟谁说呢!”说着,大大地叹了口气。

  陶慕然轻轻拍了拍桌子:“哎,我们还是小孩,你一个成年人,别来这套。”

  苏白疑惑地看着陶慕然――他正同情着关展鹏呢。

  陶慕然弹了弹他额头:“你清醒一点,他只是想利用你的同情心!”

  关展鹏闷笑着摆手:“没有没有,我就是描述得形象生动一点。”他正了正脸色:“不过,事实也就是这样。那个业内流传很广的笑话你们听过的吧?就是专家被造假成功骗了的事情。”

  关展鹏所说的事情,起源是某地一群农民说他们在挖公路时,挖到大量陶俑,文物专家为此专门到现场去勘探。专家们反复鉴定的结果显示,这的确是一批历史研究价值很大的文物,打算为这批出土陶俑拨专款设博物馆,先后花了近百万元购买了这批文物。

  结果不久又有另一批同样的物品在古玩市场推出。

  不久后真相大白,原来只是个骗局:这批陶俑不过是制假者用古墓中的墓泥制成。

  这件事在各地私人文物商中间一直被当作笑话在流传。

  关展鹏苦恼地说:“古物真假鉴别无疑是我们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之一。无论是真的被蒙混过去,还是假的当成真的扣下,都是个笑话,偏偏难以避免,甚至我们自己根本都心中没有数。”

  “那之二是?”陶慕然很快接话。

  陶慕然接二连三的敏捷反应和观察入微让关展鹏的态度越来越认真和谨慎。

  “第二个困难就是抽检率。我们现在的抽检率只能做到5%。仅是这样的抽检率,每年每月查获的走私古物的数字也已经让人瞠目结舌,每一个案子出来的数字都是几千上万件。公众很自然地会想‘那95%因为没有抽检而漏出去的鱼得是多么庞大的数字!’”

  “所以关大哥有什么想法呢?”一直安静旁听的苏白终于开口问道。

  “从你的微博通告里,我猜测你通过视频也是可以看到灵力的是不是?”关展鹏正色问道。

  陶慕然赶紧插进来:“可以是可以,但是,总不能让苏白每天就盯着屏幕做这个事情啊。当然这个事情也很有意义,但苏白毕竟也不能被这个事情困住。一个人的力量毕竟太有限了。”

  关展鹏频频点头:“我明白。那如果每一个小时介入10分钟,可以接受吗?而且只在繁忙时段。”

  陶慕然和苏白对视了一眼,继续开口:“或者你先把想法说完,我们再考虑一下可行性。”

  关展鹏正色道:“我的设想是,在三个点有苏白的介入就可以大大提高效率和成功率了。第一个点,是X光机检查过有古物嫌疑的,这种我们有权扣留比较长的时间;第二个点,是停在货运码头的集装箱,这种是要求停留三至五天的,时间比较充裕,量也比较大比较集中。第三个点是排队过关的集装箱货柜车。”

  “第一种,只要发现了,我们全部希望苏白能够介入,当然不是随传随到,我们会把上个小时扣下来的全部集中在一起,下一个小时的时候集中扫一遍。”

  “第二种最好办,每天定一个时间,全部集装箱扫一遍。”

  “第三种的时间机动性要求最高,但如果使用无人机,每个小时让苏白介入10分钟,已经能够大大提高效率了,抽检率无疑也会几何倍数地提高。”

  对于关展鹏能够尽量周到地为苏白设想,陶慕然挺满意。虽然这是求人办事者应有之义,但若对方搬出什么民族大义的名义进行道德绑架也是陶慕然之前所担心的。现在看到关展鹏公平公正地以诚恳的态度商议,确实让他松了口气。

  放开戒心后,再一起讨论完善操作细节,就好办得多。

  陶慕然放缓了语气:“是否可以让我们先考虑一下再答复你?明天晚上同样时间还是在这里见面,怎么样?”

  一听有继续谈的可能,关展鹏喜形于色:“当然当然。那我们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聊。”

  他们后面没有再多谈与合作有关的事情,谈得更多的还是两城市风情的差异。关展鹏爽朗阳光,陶慕然鬼灵精怪,两个人在一起就没有闷场的时候。苏白淡淡地在旁边听他们聊天,从中吸取自己可以学习的知识,也是一派悠然。

  吃完饭,关展鹏提出要送两位少年回去,陶慕然摆摆手:“不用了,我们俩还要逛逛街。”

  双方道过别,陶慕然和苏白往前走了一段,突然陶慕然踩着某个屋子的墙翻上了屋顶,苏白也拔地而起紧紧跟上,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踩着屋顶向前疾奔,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

  正在目送他们的关展鹏:“……!!!!!!”――这就是他们所谓的逛街?!

  ......

  “对这个事情,你怎么想?”陶慕然和苏白在某个屋顶上盘腿坐着,陶慕然先开了口。

  “只要不占用太多时间,我觉得未尝不可。我很多东西都不懂,这些都是增加我见识的机会,我不是太抗拒。”苏白。

  “那行,那我们把细节捋一下。我觉得总原则是不能占用太多的时间,主要是他们这个事情会很繁琐,而且他们有七个口岸。你根本想象不出来出入境口岸有多么繁忙。”陶慕然摘下肩上的电脑,开了机,又开始记录备忘录:

  1、对方应把所有口岸归置为一个整体,理出时间表。每天苏白的介入时间以8个小时为限。在这8个小时内,每个小时实际介入检查的时间为10分钟;且介入的具体时刻应相对固定。例如可以每周或每两周调整一次时刻表,但不能每天的时刻都不同。

  2、对方负责技术实现有关的所有工作,并且平时应按自身实际检查需要负责镜头的切换,苏白唯一做的事情是鉴定镜头内是否有灵气出现。

  3、苏白目前并未明确多大范围、多长距离内的灵力能够被捕捉到,对方应事先设想各种场景并进行测试。

  4、对方应对这种特殊的检查方式及苏白的身份进行保密。苏白也会对信号接收端的信息安全性和保密性负责。

  5、对方以专家顾问的标准向苏白支付酬劳。

  陶慕然拍了拍电脑:“只要抓住两点,一是技术实现对方负责,二是控制时间,我觉得其它都好办了。”他转过头:“如果你要接这个工作,你现在住的地方就不太适合了,不安全。你需要另外找房子。”

  苏白眼睛一亮:“在博物馆附近可以吗?岁月灵力对我修炼很有好处。其实那对所有人都有好处。”

  陶慕然翻了个白眼:“那你应该给自己先找好房子,再搞后面那些事情啊。现在被你这么一教育,大家都知道了。你要想再找,可就不容易了。”

  他眼睛一转:“要不我把一半房间租给你吧。我家就住博物馆后头。你还没去过我家呢,走走走,带你去参观一下。”

  苏白没有动弹,表情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着陶慕然。

  陶慕然呵呵笑了起来:“我确实几乎没有试过招呼别人到我家去,所以认识半年了也没有邀请过你去。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在这一带混,见到的人都是偷偷骗骗的,很自然地对每个人都有戒心。不过,你不一样,你是我朋友,是我信任的人。不管你要不要过去住,去参观一下先。走啦,别婆妈了。”

  他把苏白拉了起来,苏白只好跟着他又翻过一道道墙一个个栏杆。

看过《橙之灵,金之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