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橙之灵,金之情 > 9.第9章 通过灵力稽查出境文物的成效

9.第9章 通过灵力稽查出境文物的成效

  技术方案的测试并不需要每个口岸一一前往,关展鹏带领他们去设立了监控总控室的锦城口岸进行模拟测试。

  “大队长~~”;“大队长~~”;“大队长~~”一路上,碰到的人纷纷和关展鹏打招呼。

  “所以你是大队长啊?是什么队?”陶慕然问。

  “缉私大队。缉拿各种走私,包括文物。”关展鹏回答。

  今天的关展鹏穿上了制服。一走进海关,关展鹏私下相处时那种大哥哥的亲和以及能给人心里洒上阳光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只剩下让人敬畏的凛然。连陶慕然都不太敢跟他随便开玩笑了。

  先进行的是行李检查的部分。关展鹏领着苏白和陶慕然穿过旅客过境大厅,走进侧面一个房间,察看了一下这个房间的布置以及摄像镜头的位置。

  因为能使用到的苏白的时间非常宝贵,得按秒来算,所以海关开辟了这个房间专门进行开箱检查以后的特殊鉴定。

  在房子中有两张2米X4米的长方桌,桌上铺着红绒布,每隔10公分有个30公分X30公分的浅凹盘,形成5X10的阵列。

  当通过X光机发现了有文物嫌疑的物品,就会被小心地一个个放置在这张桌子的凹盘上,等待下一个小时的到来。

  按照苏白说明的“一次扫描镜头内可以纳入的面积尽量宽”的原则,摄像头被安置在平行且正对桌面的位置,如果没有任何发现的话,一秒之内可以扫描50个。

  如果有发现问题,苏白则会报出“X行Y列,Z级灵力”,然后工作人员会马上把一张写着相应灵力级别的标签贴在指出的物品的盘上,那这个需要的时间就说不准了。

  不过如果有发现问题的话,时间当然会往这边倾斜。

  摄像机信号被接入总控室,总控室控制着所有15个摄像端口的监控。需要进行哪个口岸的哪个位置的检查,就由终端控制摄像机的开关和位置移动,而总控室负责把监控切换到相应的摄像机,并把信号远程发送到海关为苏白专门配备的手提电脑上。

  看过终端的布置和位置后,苏白被领到了总控室。

  他带着耳机,坐在自己的手提电脑前,眼睛盯着屏幕。

  行李检查测试时,在那么近的距离、没有任何遮挡物的情况下,一秒之内整个桌面之上的所有物品都尽收眼底;不过如果是灵力只有10级的物品,能够抓捕到的最远距离是2米,所以摄像头中途需要移动一次位置。

  按照最新的文物管理办法的规定,1911年即清朝后期以前的文物一律禁止出境,这意味着只要带有灵力,哪怕是10级灵力,也是有必要进一步严格查证的。

  10级灵力2米这个数据令大家松了一口气,如此一来集装箱的检查可操作性就很高了。

  集装箱货柜车与码头集装箱的情况是一样的,只需要确定了货柜车的检查方案,码头集装箱基本可以复制。

  箱的长度对检查的可靠性并无影响,关键是箱宽和箱高。所有集装箱的宽和高分别为约2.5米,若借鉴行李检查所得到的数据,只要摄像头平行于箱体的侧面,两边各扫描两次,那么无论物品是被藏匿在箱内任何位置,甚至车的底盘上的任何位置,都可以被抓取出来。

  现在剩下的关键问题是箱体的材料以及其它各种包装材料对于灵力的穿透是否有影响,所以他们还是进行了谨慎的测试。

  工作人员轮换着用各种不同的包装材料、重点是厚厚的防辐射材料来遮挡箱体,测试灵力是否能够穿透。

  其实包括陶慕然在内也都很好奇灵力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物质存在。

  测试结果显示,即使使用防辐射膜包装,灵力仍然可以被抓取。

  对此结果,一起在总控室中观看的关展鹏和陶慕然都若有所思。

  陶慕然一边思考一边说出她的想法:“我之前查过资料,地球有地磁场,这种地磁场无处不在,它甚至可以阻挡宇宙射线对地球的伤害。我猜古董是长期吸收了地磁场才产生这样的灵力。”

  关展鹏点点头:“相关的资料我也看过。我也请教过专家,专家说要屏蔽地磁场,只能使用一种高磁导率材料,而且都不能完全屏蔽,只能减弱;真正能够完全屏蔽的是零磁通电流传感器,例如坡莫合金、非晶态合金。”

  陶慕然大力挥了挥拳,难掩激动:“所以如果要屏蔽灵力,成本很高啊。”

  关展鹏今天第一次不顾自己的威严形象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大男孩笑容:“不错不错!不过也不要小觑了犯罪分子的能力,就像我从来不敢小觑一位十六岁的少年……少女,少女,美少女。”

  他继续把话说完:“因此对我们的检测手段进行保密还是有必要的。”他大力捏了捏苏白的脖子:“苏白可是我们的宝贝,秘密宝贝。”

  一天下来,又测试检查的可操作性,又测试设备和程序的可靠性,工作量还不小。陶慕然和关展鹏都大大地伸了个懒腰,不过苏白看起来并不如何疲惫。

  陶慕然好奇问道:“苏白,你这个看,需要用到精神力啊、真气啊什么的吗?”

  苏白淡淡地回答:“不太多,普通这样的看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了。除非是……例如距离更远一些,但又想要察探是否有灵力波动,就会把真气注入神识,让神识全力察看,甚至有可能需要探出神识每个位置逐一察看,这种情况下真气消耗就会比较多,就会疲惫。而像这样的……”他指了指屏幕:“基本上消耗极少。”

  听了苏白的解释,陶慕然安下心来:“如果让普通人这样坐着看一天,会累死。那就变成纯粹的体力劳动了。”

  不过对于模拟测试的结果,所有人都很振奋――起码已经明确了可操作性完全没有问题。

  接下来就等着明天正式场景的测试了。

  在如此高密度、高抓取效率的检查之下,抓捕结果会如何?

  陶慕然撞了撞关展鹏的胳膊:“哎,你是更希望抓捕不到呢?还是希望能够抓捕到呢?”

  关展鹏叹了口气:“少年,这个问题我在心里已经折磨了自己无数次了。今天已经死了很多脑细胞了,就不要再为难我了吧。”

  确实,这个问题真的有点不知道如何回答。

  ......

  带着这种复杂的心情,迎来了第一天的正式测试。

  先看行李检查。行李检查是通过X光机看到有古物嫌疑的,例如瓷器杯碟花瓶铜像等,再进行灵力检查。

  行李中携带古物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有许可证的,这种需要进一步检查货与证是否对版,这就是海关进一步的工作了,和苏白无关。而没有证的根本无需进一步查证就可以直接扣留。

  检查的结果令关展鹏后背冒出一阵阵冷汗――排除那些有证需要进一步查证比对的,只说无许可证的,只要带着这类物品的,90%都含有一个以上拥有灵力的物品在其中。也就是说,只要带着这类物品,绝大部分都不会是只为了带个工艺品出境。

  对于这种,无论物品的灵力高低,全部可以直接人和物一起扣下来。

  一天统计下来,七个口岸8小时共截查到24人共182件有问题的物品,平均每小时3人22.8件,全部是6级及以下灵力的古玩。这些数据,都可以指引后续检查方案的调整。

  和以前面对这类物品心大心细十五十六、六成靠威慑三成靠决心一成靠专业来做决定的情况完全不同了,现在他们已经明确知道这些是有问题的物品,只需要再分辨是哪个朝代的物品以作为扣压证据就行了。

  无论是效率还是决断性或者把握性,都不可同日而语。

  工作人员既对嫌疑人的行为愤怒,也为能够及时发现而庆幸,同时也因为自己的工作能够卓有成效而骄傲,更为完全不一样的工作状态和心态而呼出一口大气,可谓心情十分复杂。

  再说过境货柜车。今天苏白每小时的10分钟,给行李检查的平均时间是2分钟,给货柜车的平均时间是8分钟。

  8个时间段共查货柜车384辆,光这部分已经占平均每天出境货柜车一万辆中的3.84%。而且这种检查方式基本不会影响整体的过关速度。

  查出有问题的货柜车15辆,问题率3.91%。

  这些有问题的货柜车会被要求开到指定停车场,继续进行开箱检查。这时候工作人员会转换成手持摄像机,进入到集装箱内部,在对面苏白的语音提示下,把物品找出来,每个单独装在一个密封袋中,贴上编号和灵力级别,并在记录表上做好相应记录。

  最终找出来的物品数共570件,平均每车38件,其中包括了3级灵力的1件,4级灵力的12件,5级灵力的53件,也就是说,通过货柜车夹带的,物品价值总体比行李带的要高得多。

  夹带的方式包括:充作普通物流货运件运输;藏匿在其它货品中。而价值高的几件则是很花心思地藏在货柜车的水箱中。

  最后是码头集装箱的检查,这部分相对更容易操作,但数量非常庞大,按照这里平均每天六至七万的吞吐量,每个集装箱10秒的检查速度,100%检查需要2个小时――当然,指的是在没有检查出任何问题的情况下。

  为了尽可能地采集数据,关展鹏请求苏白开始的这段时间可以进行100%检查。

  这种集中在一段时间的工作,对于苏白的影响反而不大,苏白很乐意地接受了这项工作请求。

  从5%抽检上升到100%普检,检查率火箭式的飞跃。

  检查结果:问题集装箱比率比货柜车更高,高达5.18%;而查到的问题物品数量就很是恐怖了,共有13万件,平均每集装箱36件。甚至在其中发现了2级灵力的物品。

  可见码头集装箱的部分,问题最严重。这些是准备通过水路和空运出境的货物。

  并不存在一个箱全部是文物的情况,可见分散运输是走私商偏好使用的方式。毕竟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

  一天的集装箱检查完,包括发现有问题的三千多个箱需要把里面的物品一一找到、单独封装、登记,最后全部搞完花了八个小时,一直到深夜两点才结束。

  关展鹏愧疚地对苏白和陶慕然说:“很抱歉,实际工作时间远远超过合同中的约定,这部分我会考虑一下怎么补偿的。”

  苏白不太在意:“没关系,能够帮到你们就好。”

  陶慕然也摆摆手:“之前之所以要跟你们把时间严格定下来,是担心苏白困在这件事里其它什么事情都干不了。毕竟他还要修炼啊提升啊什么的,而且也不想他变成工作机器。我们完全不是在意工作时间长短本身。来都来了,多干点没啥的。”

  他们这么说,关展鹏越发感激:“说真的,我不知道可以怎么感谢你们俩,尤其是苏白。”

  陶慕然伸了个懒腰:“这样做,效率比我原来高得多了。”

  关展鹏好奇:“你原来做什么了?怎么做的?”

  陶慕然摸了摸鼻子,扭过头。

  苏白帮她解释:“她为了抓住那些偷运文物的人,整天跑到人家屋顶上偷听、偷看,通过一点点信息猜测他们把收买来的货物集中藏在哪个房子,然后再一点点找到那个房子,确认了以后再报警。”

  关展鹏定定地看着陶慕然,突然张开手臂搂了搂他,在他背上重重拍了两下。放开以后,严肃地说:“以后不要再做那么危险的事情了。”

  陶慕然脸上少有的出现一丝腼腆,她低下头,踢着脚:“我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伟大。我只是不服气他们陷害我爸爸搞得我爸爸现在还在牢里。我那时候就单纯只是不想让他们好过。”

  说完,她甩了甩头:“还是你们这种方法更有效率一些。我等半年可能才等到一次,你们一下子一网捞了十几万个。”

  关展鹏笑道:“所以要感谢苏白。没有他做不到这样。

  把陶慕然和苏白送回酒店后,关展鹏又回到海关自己的办公室。

  看着摆在面前的一个个数据,他深锁着眉头,胳膊上的汗毛再次根根倒竖。

  后续同样庞大的工作量是从数据库中提取出这些货品的托运者和收件者信息:他们是什么身份?个人还是企业?位于哪个城市?

  ......

  三天以后,关展鹏提交了一份题为《关于海关增加灵力检查方式后查获文物数量的报告》,这份报告被一级级向上呈报,同时那些被扣压物品的托运者在海关的数据库中全部被打上了“限制出境”的标志。之后一个又一个关于此问题的研讨秘密召开,参会人员包括海关、公.安、文物管理委员会。

  一个参会人员级别相当高的研讨会上,关展鹏点开PPT:“首先是关于灵力检查的可信度和可靠性说明。最早关注到文物的灵力是《当下热点》这个节目。”关展鹏点开插播的视频,里面是节目中苏白和许主任进行文物灵力测试的一段,以及苏白画性灵画的一段特写,以及最后两张性灵画的对比。

  “然后,对于苏白检查出来有问题的物品,我们全部让文物专家重新检查过,一方面是证实了有灵力的物品全部是1911年及以前的文物;第二,专家对各项文物价值的评估,与苏白给出的物品灵力级别鉴定,一致性为70%;价值最高的物品与价值最低的物品,一致性则达到95%。” 关展鹏不紧不慢地进行着他的陈述。这部分他展示的内容是苏白对文物的鉴定结果,与专家的鉴定结果的比对表。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苏白通过灵力来抓取过境文物这种方法可信度和可靠性都很高,完全可以采用。对于这个结论,大家有异议吗?” 关展鹏环视参会者一圈。

  所有人都专注地看着屏幕上的PPT,慢慢地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要说的就是过去三天的稽查结果数据了……”关展鹏把那些曾经令他汗毛倒立冷汗直下的数据一个个呈现出来。会场中鸦雀无声,但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凝重。

  “接下来是对所有物品的托运者和收件人的背景信息的初步统计,通过这些数据后续可以进一步挖掘出的信息肯定还有很多,这部分工作需要更专业的侦查人员的介入。……”

  一个文物管理委员会的领导提出:“既然灵力检查效率那么高,要不要增加更多具有相关能力的人成立更大的小组开展这项工作?”

  关展鹏:“这种做法有好处也有坏处。坏处是工作组扩大了,这种方法就很快会曝光。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可能我们还没有揪出那些大鳄,他们已经想到了方法来对抗这种方法。好处是把公众的注意力从苏白一个人身上转移出去分散苏白的危险性。所以哪种做法更优,需要讨论斟酌……”

  ……

  ...... ......

  一个装修得金碧辉煌的别墅中,在风格庄重肃穆的书房里,一个穿着休闲衬衣的男人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后听着助理的汇报,眉头深锁,手指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

  助理汇报:“过去半个月,我们在5号、12号、17号分别发出三批货,分散在562个集装箱。据物流公司反映,这几批货全部还没有出发。海关给出的回复是他们的计算机系统最近一段时间出了问题,所以影响了检查的速度,让耐心等候。”

  男人手指还是一下一下地敲着桌面:“是所有货物都没有发出,还是只有我们的没有发出?是只有这三天的没有发出,还是每一天的都有没有发出的?”

  助理:“物流公司说每天都有发出了的,但其它还有很多同样是没有发出的。”

  男人:“但是,我们的却全部都没有发出。这太奇怪了……”

看过《橙之灵,金之情》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