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二十四章 小洛的悲惨

第二十四章 小洛的悲惨

  戎象那个火大啊,虽然这些杂兵肯定是不敢炸刺了,但是这个小洛实在是让他恨不得直接把这女人给退出去喂异化兽。

  但是他的身边有一个很熟悉他脾气的保镖,乔连忙拦在两人中间说道:“好的象少爷,这些兄弟们就让我来安排了,保证让你满意。”

  “那你就看好他们”戎象语气有些冲地说道,将自己对那些难民的嫌弃之情表露无疑就算再怎么不满意,但毕竟这是乔的要求,这个愿意在最危险的时刻给他断后,又愿意在时隔半年之后依然履行自己职责的保镖,其实已经获得了戎象的信任。

  乔对此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他打开军刀面甲,笑着对身边的人说:“你们看,少爷总是这么刀子嘴豆腐心。”

  他说着,身上的阿瓦隆军刀就如同泡沫一般褪去,这些泡沫裹挟着一些核心元件汇聚在乔的手心,形成了一个黑色的刀柄。而后刀柄之上白色泡沫延伸,赫然化成了一把锋利的军刀

  这就是阿瓦隆军刀的命名由来,就是因为它的便携形态就是一柄军刀模样。这样不但是方便携带,在一些不适合阿瓦隆出现的场合也还能作为一件武器来战斗,平添灵活性。

  不过这个变化可是让戎象看着眼热了。他对于阿瓦隆可没那么了解,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阿瓦隆还有这样的便携形态。于是脸上装着冷酷,暗地里却是连忙询问自己的辅助系统,然后得知自己的阿瓦隆长弓的便携形态就是一张弓,名字就是长弓锐矢

  心痒难煞,他立刻就选择了将阿瓦隆切换便携形态。随后他身上的阿瓦隆就也如同泡沫一般分解,最后无数细小的纳米机器人裹挟着许多细小的无法被做成纳米机器人的元件汇聚到了他的左手掌心,形成了一个宝石状的结构。而随着他左手握紧,立刻就有银白的弓身从掌心向两端延伸出来,化为一张十分优美的长弓。

  一到蓝色的激光丝线从长弓一端射至另一端,需要的时候戎象只需要拉动这根激光弓弦,就能够释放出大约长弓锐矢步枪形态十分之一威力的镭射箭矢。

  戎象对此当真是爱不释手。但是现在他还必须要装出一副很冷酷并对此不屑一顾的神色来,所以他以顶级佣兵的抑制力克制了自己想要拉开弓弦试试威力的冲动,然后把弓收起对着乔说道:“别让他们打扰我休息。”

  “哼,是你别来打扰我们才对”小洛又顶了一句最。

  “你这女人”戎象彻底怒了,这个女人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然后乔挡在了戎象面前,有些为难地说道:“少爷,你就别为难小洛了,毕竟你对她做过那种事情”

  哪种事情

  戎象一下子惊呆了,难道自己在灵魂融合的时候丢了什么重要的记忆吗不然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不记得

  戎象以一种要扭断脖子一般的速度猛然转头,盯着那小丫头的面甲猛看

  然后这小洛居然一点也不怕,降下了面甲露出了一张虽然有些脏但却绝对精致的美丽容颜来,恶狠狠地回应戎象仿佛在看一个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难道我真的做了什么很喜闻乐见的事情结果忘记了”对着少女漂亮的脸蛋他发现自己忽然就不生气了,转而开始死命回忆这妞挺美的,要是真发生了什么结果忘记了,可就亏大了

  然而他就算想破了脑袋也没想起来自己在哪见过这张脸,这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有啥好难受的。

  殊不知,此时他这时候死命回忆却依然茫然的表情落在了一肚子仇视的小洛眼里,瞬间就如同火上浇油一般引爆了她满胸的怒火。胸膛急速起伏,然后咬着牙一边点头一边说:“很好,你居然忘记了,看起来我得打开你这混蛋的脑袋帮你一起找找了。”

  说完一副摩拳擦掌,要不是被乔拦着就要去拧天灵盖的架势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让戎象有些意外的人出现在了眼前:“象少爷,或许我可以帮你回忆回忆”

  戎象意外地问:“施密特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我也很讨厌这个家伙,但他毕竟告诉了我们凯恩的真正面目,还有这里有艘只是被炸毁了引擎的飞船”小洛虽然也很厌恶施密特,但绝对是一副最厌恶戎象的样子。

  施密特见状似乎有些惶恐,艰难地吞了口唾沫然后想到了什么连忙对戎象说道:“少爷,您难道忘了在半年前您第一天来到我们基地时,曾经问过我这里晚上有什么节目的吗”

  “哈”戎象愣了一下,随后回忆片刻似乎真的有这一幕。不过他只是随口一问根本没放在心上于是他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那时候记得你拍胸脯说要包我满意来着”

  施密特嘿嘿笑了起来,他暧昧地看了眼小洛,然后又对戎象谄媚道:“那么少爷,您那晚可还满意”

  小洛气得浑身发抖,亏她先前还觉得这家伙是个相对好人呢,结果没想到自己身上最悲惨的事情竟然是这个狗腿子一手导演的

  “我我”她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要强的她没有落泪,只是心中的仇恨已经满盈而起,谁也不知道她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来。

  戎象懵了一下,然后在施密特的引导下还真想起了一些当晚的情形他想起来了,那天自己很无聊,去酒吧混了一段时间后就带着点微醺回了房间。结果,是在房间里看到了一个被迷晕了的小姑娘。因为床头灯的阴影没看清人的脸,就记得她顶着一对小荷包蛋躺在那里他觉得有些嫌弃,然后顺手拉过被单给人盖上了,就回玫瑰伊人号上睡觉去了。他比较认床,本来就觉得离开了玫瑰伊人号会睡不着,刚好看到自己床被人占了,就干脆回自己房间了。

  他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很好,看样子你是想起来了这样也好,让你们这一对狼狈为奸的可以死个明白”小洛胸膛急速起伏地一边点头一边说道虽然不知道她哪来的自信可以让戎象死个明白,但她就是这么说了。

  谁知道戎象在恍然大悟之后,却是下意识地用嫌弃的目光看了眼那急速起伏的胸膛,然后耸耸肩说道:“放心,那晚我没睡那个房间。”

  话没有明说,但是那个表情却把他心里的想法给准确无误地表达了出来

  女孩愣了一下,然后双手抱头发出呐喊:

  “啊”

  她崩溃了虽然事实证明自己的身体其实没有被玷污,但是她觉得自己的自尊被侮辱得很严重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