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会失败的赌局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不会失败的赌局

  当戎象拖着死狗一样的乌木鲁来到血烟绫面前的时候,她已经召集了其他幕僚和家臣一脸严肃地等待着了。

  “乌木鲁,我血烟绫自认待人真诚,我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让你要做那么危险的事情?”血烟绫目光严峻地质问,女王气场十分强烈。

  而其他得到消息来到这里的人都是面带疑问,他们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唯有老泰伦早就知晓,看着乌木鲁的眼中充满了杀意,似乎在他的眼中这个背叛者已经是个死人了。

  “我什么都没做!我也不知道这个混蛋为什么要闯进我的房间忽然把我控制住……难道只是为了向我展示你是天才而我不是吗?!”乌木鲁却是一脸受了刺激的样子在做出否认之后就对着戎象破口大骂,看起来很无辜?

  但是血烟绫却是忽然叹了一口气,声音庄重而不失贵雅地说道:“原本我还不确定,但是现在我已经确定了。你看似愤怒但是心跳加速,额头急速出汗,却是心虚的表现。而且是我在跟你说话,可是你却只敢将目光放在我的丈夫身上……你,到底在怕些什么?!”

  所有人心中都是生出了一种凛然,他们没想到血烟绫的洞察力那么强,似乎能够看透人心?

  但实际上这是她五感感知强大的缘故,让她能够做到类似戎象那样利用生物电场来感应旁边人心情的能力。甚至在某些方面来说,这比感应生物电场更来得直接和准确。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觉得很生气而已……”乌木鲁还要说什么,却被血烟绫一言打断。

  “不,你并没有生气,只是在害怕。”她是如此地决断,女王风采展现无疑。随后她又说道:“算了,你不说的话我也没兴趣知道,反正等那些接应你的人自己冒出来以后,自然就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什么?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不得不说一件事,乌木鲁的演技太差了一点,这时候几乎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他有多么心虚了。

  “泰伦准将,战斗准备进行得怎么样了?”血烟绫却是不再理会他了,直接转向老泰伦问道。

  “军主,一切准备就绪,战士们也随时可以为军主效死。”老泰伦恭敬地回答。看起来在他的治下,钢铁壁垒号上的普通军士们都十分服帖。

  血烟绫微微摇头道:“不需要他们效死,因为这恐怕并不会是一场困难的战斗……诱导电磁脉冲准备最后十秒倒计时,同时全舰进入静默状态……我要在吃饭前解决战斗!”

  戎象听了心头不禁一荡,忍不住在视网膜上发出一段文字:万一拖得很久怎么办?你可要饿肚子了。

  “那么现在,行动开始!”血烟绫最后下令。随后眼神左右看了看貌似威严状,但却轻咬着嘴唇喃呢:“可是你不会让我饿肚子,不是吗?”

  这就有些像是情人间的撒娇了……尤其是在这种一本正经要与未知敌人开战的时候,戎象和血烟绫却以一种特殊的渠道窃窃私语,这种感觉着实是给两人同时带来了许多与众不同的感觉。

  这时,钢铁壁垒号的舰身猛然爆出一圈幽蓝的电磁波……这就是模拟电磁脉冲炸弹爆炸的诱导脉冲,在外部侦测来看就和真的脉冲炸弹爆炸时一般无二。

  随后钢铁壁垒号全舰进入静默状态,舰身上所有的灯火全部熄灭,只有舰桥上以及部分关键部位还留有一些亮光……这是理所当然的,要是一枚脉冲炸弹能够让整艘超级战列舰都瘫痪,那么对面恐怕立刻会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了。

  舰桥中一片静悄悄的,但是探测器却功率全开,只等可能存在的敌人出现在探测雷达上面……

  二十分钟后,当一支规模不小的舰队出现在钢铁壁垒号的侦测雷达上的时候,乌木鲁脸色惨白然后忽然间两眼一翻失去了知觉。

  “吓晕了?”戎象看了看有些嫌弃,这么害怕早干嘛去了?一定要等到再没有任何挽回余地的时候才知道害怕吗?他将昏迷的乌木鲁交给士兵看管起来之后再问:“敌人已经出现了,进攻时机是?”

  这个问题在很多人眼中有些无脑,但戎象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终究欠了一些常识。而老泰伦倒是看了眼他出奇有耐心地说道:“等他们进入主炮射程,我们会立刻以主炮轰击对方的旗舰……放心,我们的主炮射程和威力都要超过他们。”

  这是一种最稳妥的作战方式了,然而血烟绫听了之后却微微皱眉之后说道:“不,那样只能留下他们的旗舰,我要把他们全部留下!暂且维持静默状态,等到他们进入我们舰载武器最佳射程时再发起突袭。”

  “这是在冒险!”一直看似恭敬对血烟绫言听计从的老臣子泰伦却是在这个时候突然言辞反驳道:“万一他们首先拿主炮轰击我们,我们将彻底落于被动!”

  “他们不会的。”血烟绫却信心满满地说道:“他们已经动用了间谍甚至引爆了电磁脉冲炸弹,那么在能够完整俘虏一艘超级战列舰的诱惑下他们不会用主炮轰击的。”

  “我还是坚持我的看法,这很危险。”老泰伦依旧坚定自己的立场,但却还是做出服从决定:“但如果军主坚持如此,我也会竭尽所能做到。”

  “我相信你能够做到的。”血烟绫信心满满地说道。这副样子不光是向手下们传递了自信,也让老泰伦看到了自己对他的器重。

  但是在她的视网膜上,却是又浮现了这样一行字:但是这样真的很冒险。

  血烟绫抿了抿嘴,随后干脆也让戎象连接了自己的视网膜然后回复道: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因为这艘船上的人需要一次酣畅淋漓的大胜来让大家彻底忘记我们是一群被赶出铁幕战庭的失败者的事实。

  戎象:这是场赌博,万一你赌输了呢?

  血烟绫:输了就大不了真刀真枪地打一场。下面的人可不会知道我的赌局,哪怕付出一定的代价打上一场硬仗,我们也能够借此将全船的人心给捏合在一起。

  戎象:好吧,你总是对的。

  血烟绫:……当然,女人总是对的!

  一下子歪楼了,但是当戎象和血烟绫渐渐熟悉了之后就发现,自己这婆娘在私下里其实也是个很调皮的家伙呢!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