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从现在起你属于我

第一百三十九章 从现在起你属于我

  这一战戎象经历了一些惊险也经历了一次自我提升似乎颇为难得,但是从宏观角度上来说却是一次摧枯拉朽的完美胜利。

  在确认全舰再没有任何反抗之后,他就换上了另一套阿瓦隆……阿瓦隆·改造者。这是他自从获得之后就很少穿出来的阿瓦隆,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是利用改造者身上的3D打印机在短时间内制造出了一个具备简单维生系统的囚笼。

  做好之后,改造者回归饰品的初始状态,然后他就拎起那个‘人棍’丢在了囚笼中。正要离开呢,却意外地发现地上还有一坨‘焦肉’也还活着……是那个被血烟绫称为‘人偶’的女人。此时她的形象已经不能看了,却意外地还顽强地活着。

  他想了想就把她也拎了起来丢在了囚笼里面……挤是挤了一点,但俘虏没人权不是吗?

  双手抬起囚笼,的双肩打开露出炮口,然后六道质子束猛然轰击向战舰顶部……下一刻,一个大洞就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舰桥顶部。随后戎象抱着那囚笼一跃而起……从破口处逆卷而出的气流立刻带着他加速飞向太空。而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一道白色的流光划过,却仿佛是一只银白的机械仙鹤飞来。

  神鹤,它等到了戎象的召唤在最恰当的时候来到了他的身边。然后瞬间组合到了幻影的背甲上,一双金属翅膀在身后架起,随后翅膀末端喷射粒子流推动着戎象和他抱着的囚笼飞向钢铁壁垒号。

  ……

  格雷普并没有生命危险,虽然被打掉了四肢,但是高能射线也同样替他止了血。以超级战士的生命力,他果然顽强地活了下来。倒是那个‘人偶’活得有些挣扎,理论上以她的耐力属性这并不应该是致命伤,但是她的生命体征却一直在生与死之间波动。就仿佛她本身并没有任何活下去的愿望一样。

  “我以为你不会在意她的命,为什么要花费那么多代价维持她的生机?”在这病房的外面,血烟绫很奇怪地问着身边的人。

  “从你告诉我‘人偶’是什么含义之后,我就想试试看她或者说是他们是否真的是没有任何的自我意识。”戎象神色玩味,他只是单纯地找到了一件自己感兴趣觉得好玩的事情。

  所谓的‘人偶’,其实源自于天琴联邦一项灭绝人性破坏人伦的实验,也就是‘人造人’实验!天琴联邦经济发达生活物资极丰富,这就养成了其中各阶层人民都好吃懒做不愿承担责任的风气。由于天琴联邦的军方好几次征军都效果糟糕,以至于军方内部冒出了‘人造士兵计划’的苗头。

  人造人就是在那种背景下在多个实验室内同时进行研究推动,最终于二十年前基本实现的一个项目。天琴联邦的科学家们搜集了联邦内部最顶尖的一批强者的遗传信息,然后再通过科技手段进行调制之后在培养皿中合成胚胎……二十年后的现在,这正好是第一批人造人成年的日子。他们按照设定只是自然生长就拥有了超级战士甚至是高段位超级战士的实力,而且没有任何自我思维便于操控,每一个都是最完美的士兵。

  当然,天琴联邦的那群表面光鲜实则内心丑陋的人可不只是将这些人造人当做士兵来使用,至少像眼前这个身材和面容都近乎完美的女人,就还是格雷普在寂寞航程中的床伴或者说是‘充气娃娃’更来得确切一些。

  不去管这些人造人的糟糕生存状态,但是天琴联邦也的确是因为这批人造人的成熟而军事实力暴增,从而如同暴发户一般开始四处炫耀自己的军力和国力……这也是戎象会在铁幕战庭遇到那个白头鹰家族莫罗的原因。

  “这很有趣吗?她终究不是一件玩具。”血烟绫倒是有些不满了,或许是因为戎象对于生命的态度令她有些不舒服吧。

  戎象有些察觉到血烟绫对自己的不满,虽然觉得自己没必要和她解释什么,但是忽然间想起两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却还是在微微沉默之后开口诉说:“并不算是有趣吧,我只是想看看天琴联邦的那些人还有多久会自取灭亡。”

  “什么意思?”血烟绫不明白地问。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些‘人偶’其实是拥有自我思维的呢?”戎象看着那身体已经被他补给损耗的投入下完全修复却始终不愿醒来的女人若有所思地说道。

  “自我思维?不可能的,这些人偶受到其掌控者个人终端的操控,甚至哪怕是身体激素的产生都完全受到操控,他们不可能有自我思维能力。”血烟绫语气严肃地说道。

  戎象听了微微点头,他知道天琴联邦的人还不算笨,知道要怎么控制这些强大的战斗力。只是将一具具人体当做机器人来操控,这还真是……

  他指着病房中的金发女人说道:“看,她的生命体征还在波动,但实际上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甚至是连前任主人留下的各种伤害也都已经修复,那么她为什么还不愿意醒来?”

  “她……等等,你说她不愿意?”血烟绫忽然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如果她真的毫无自我思维,那么在身体恢复的第一时间就应该已经清醒。可是她此时却还在‘睡’……我猜测那是因为她的内心深处为自己的遭遇感到痛苦与绝望,所以潜意识中想要让自己从此一睡不醒然后……”戎象没有说下去,因为他被血烟绫制止了。

  “告诉我,该怎么试?”血烟绫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她觉得如果戎象的猜测属实的话,那可真是一个十分糟糕的事情。

  戎象看了看她,随后打开病房的房门走了进去,感受着对方那死气沉沉仿佛随时都会暗淡下去的生命磁场,他以自身的生命磁场不断地进行激烈刺激,同时直视那紧闭的双眼道:“从现在开始,你不再属于格雷普·白头鹰,而是属于我,属于我戎象!”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