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二百零八章 难以愈合的伤口

第二百零八章 难以愈合的伤口

  戎象的身体剧震了一下,疼痛还是其次的,关键是伴随着那截戟头的尖峰刺入自己的身体,他明显能够感觉到一种对他的生命电场影响极大的负面磁场正通过他身体的破口处不断地侵蚀他的身体。

  如果说他的超电活化是利用电磁力量刺激细胞增加其活性的话,那么这种力量就是极大地抑制了细胞活性,让他+30的耐力属性甚至连最基础的快速凝血都做不到!

  他踉跄后退了一步,创口处猛地喷出了一道血箭。随后贴身作战服的应急措施开始作用,他的创口立刻被一团医疗凝胶堵住暂时止血。但是他知道这只是临时的,他创口周围的很大一部分细胞都受到了负面磁场的影响活性大失此时根本不能自愈。而他此时还有更麻烦的事情……他该怎么面对血烟绫?

  看着手持方天无对戟又要向他攻来的赤色阿瓦隆,戎象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硬碰硬……他十分清楚,以血烟绫的感知先至在这种自身弱电感知被屏蔽的情况下根本不会给他机会,所以他只能以压倒性的属性优势来寻求胜机!

  超电活化!而且是100%属性强化的超电活化!

  身体属性全线超过+30达到+40的程度是什么感觉?总之此时戎象觉得自己很吃力,很困难才能够控制住自身暴涨的力量……因为他的感知属性不匹配啊!所以说感知属性根本不是无用的,除了观察,最重要的居然是辅助自身掌控力量!

  还好戎象的精神力的确超凡,还是勉强驾驭住了暴增的身体属性然后对血烟绫展开反攻……

  血烟绫此时应当已经完成了第四次零素进化,身体属性甚至比戎象常态时还要强上一筹。也正是因此才能在刚才打了戎象一个措手不及。但是现在她的属性却是不再占优了,以她+20出头的属性想要面对+40的戎象?那这差距可是差不多有一倍!

  “锵!锵!锵!”

  戎象以凤翼凰喙进行攻击,但是力量再强却始终无法突破方天无对戟的阻隔,但哪怕震惊核心可以吸收过震击产生的冲击力,但是血烟绫依旧被这犯规了的力量打得步步后退。只是她的战技实在是太强了,哪怕不断后退却始终不见乱象。

  “滴答~”

  戎象强行100%超电活化的后果就是他伤口处的医疗凝胶被激涌而出的电流给熔毁,刚才的伤口再次流血。

  鲜血顺着阿瓦隆幻影的甲胄流淌下来,伴随着他不断地发力攻击而震起、溅出,然后飘洒到了对面的阿瓦隆红莲上。甚至有好几滴落在了那面甲上,只是很快就被阿瓦隆的面甲自清洁功能给抹去了而已。

  但也是在那一个刹那,血烟绫的身子猛地抖动了一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绽……

  戎象来不及多想,他抓住了这个破绽猛然爆发出了接近+40的速度和爆发力,以一种类似瞬移一般的急速来到了血烟绫的面前,然后根本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一下将她死死抱住随后猛然起身跃起!

  爆发力+38,他带着血烟绫甚至以一种比一般飞行器的起飞速度都要快的加速度飞射而起。同时阿瓦隆上的辅助推进器也开足马力,让他带着血烟绫快速升空……他十分清楚自己必须带着血烟绫离开这个倒霉的地方,否则在这浓重的负面磁场影响下他甚至自身都难保更何况是帮助血烟绫?或许只有脱离了这负面磁场的影响之后他才能够想办法解除血烟绫失控状态。

  被他死死抱住的血烟绫起初当然是剧烈挣扎,但是戎象此时的力量却根本不是她能够对抗的。刚才之所以能够僵持那么久,一方面是方天无对戟和她的感知先至结合起来效果实在是太好了,另一方面也是戎象投鼠忌器不愿下狠手。

  但奇怪的是,她的挣扎只是持续了一会儿。在某个刹那之后,她的身体就一下子彻底松软了下来……

  “难道是昏迷了?”戎象有些奇怪,只是也稍稍松了点劲而没有放松警惕。

  这时他们已经接近深井的顶部,他抬起头来正好和那巨大的金属骷髅的那一双黑洞洞的眼洞形成对视。也不知是否是错觉,他在那漆黑一片中仿佛看到了一种隐藏的火焰正缓缓引燃……

  他的浑身发冷,说不清楚是因为这个巨大而诡异的骷髅所至还是失血过多才会这样……他身上的伤势比他想象得还要眼中,或者说是恶化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一些。他几乎是带着一条血线地在飞行,好不容易来到了深井上方然后就要脱离这深井范围的时候,他却是觉得浑身一阵无力再也坚持不住了。

  超电活化的状态立刻中止,事实上先前积聚在他体内的电能大部分都已经随着血液流失一空。而他也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贫血的反应一阵头晕眼花,最后身体难以自制地失控向前跌去。

  “糟糕……”戎象心里头就是一紧,这要是直接跌在地上可不就让公爵等人看到了他虚弱的一面了?这些人可还得不到他的完全信任啊!

  但是就在他要强行以辅助系统来操控阿瓦隆来支撑自己的身体时,他却意外地早已经有另一种力量将他的身体支撑了起来。

  ……阿瓦隆红莲沉默地扶着他落地,一言不发,但却将他视为珍宝一般死死抓在手里不肯松开。

  戎象定了定神,扭头看向身边沉默不语的妻子,发现她并没有任何发出声音的意思所以就代为说道:“立刻原路返回……另外,带上它。”他指着被他一剑捅穿胸腔同时也割断脊柱的伽罗姆说道。

  这个黄金神族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常规生命,因为对于任何生命来说这种创伤基本都是致命伤了,但是它除了话说不出身体不能动以外竟然还出奇地精神,一点也没有重伤垂死的感觉。

  一行人不敢耽搁,连忙原路返回退了回去……公爵和百夫长他们可不是傻瓜,戎象和血烟绫身上的大片血迹可不是闹着玩的。虽然两人不说,但却都知道那深井下面必然是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可怕东西。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