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降智攻击

第二百一十八章 降智攻击

  戎象能够逼出对方第一次当然就能够将她逼出来第二次。这时候他玩味地对着仿佛除了他之外就再没有别人的擂台嘲讽道:“你的‘繁花错’我是看到了,不过如此。现在就让你看看我的‘百花缭乱战法’!”

  他这是口胡,在此之前更是从没有思考过什么‘百花缭乱战法’。但是突发奇想之后,还真就开始操作了起来……

  他稍稍低头,背后一个发射仓内就猛地弹射出了一根柱状结构的设备。然后那柱状设备在升空的同时竟然上面又打开了一圈看起来密密麻麻的小发射仓!

  “轰!轰!轰!轰……”

  数不清的小型炸弹从那些发射仓内被激射出来,一枚枚等离子炸弹顷刻间就将擂台炸得烟尘弥漫处处是坑……但是那些等离子炸弹的光影效果真的很好,就好像是整个擂台上盛开的一片五彩缤纷的花圃一般……果然是‘百花缭乱’!

  “所以这个‘百花缭乱战法’就是无脑炸弹洗地?”血洛哪怕是扮着血墨,也忍耐不住自己的吐糟之魂。

  其实这对于星际时代来说是一种很‘复古’的战法,毕竟各种炸弹、导弹之类的飞行速度都太慢了,在星际战场上早就被淘汰。而在地面战场……自从有了能量护盾之后,它们的杀伤力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问题是现在的血花葬没有护盾了,而且戎象制作出来的炸弹也威力出乎预料地大!就算飞行速度慢又怎么了?电磁掌控能力可以让它们变成追踪的,完美地规避了这个缺陷!

  血花葬当然再也藏不下去了,她甚至只能高高跃起来避开这一轮不讲道理的轰炸。但是这样一来她也无法再隐藏自己,戎象自然是又抬起他的枪口……左手连续射击,将那阿瓦隆繁花打得火星四溅。

  这下不是要有坑了,原本华丽的阿瓦隆短短片刻就变成了乞丐装,全身很快就要找不到不是坑的地方了!

  然而戎象的‘百花缭乱战法’还没完呢,任由对方在空中翻滚着落地想要躲开他的攻击,他则是双肩打开露出了一排导弹发射仓口……八枚铁罐头一样的导弹直接发射,用一种在这个时代人眼中极端复古的方式在血花葬的身周再次绽放了一朵朵‘鲜花’。

  血花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这爆炸圈中逃出,这个时候她身上的阿瓦隆已经根本看不出颜色来了,灰扑扑的比最基础的‘军刀’还要难看。但是戎象依然没准备收手,肩甲后方的仓口继续释放蜘蛛地雷,然后腰间的武器带也打开,从中取出了两枚‘铁菠萝’……这满是情怀的‘铁菠萝’被他随手甩了出去……

  “轰!”

  第一枚爆炸,赫然炸出了一片热熔的火海,温度超过10000°,对大部分合金都已经具备极大的杀伤……这是熔核手雷。

  “轰!”

  紧随其后第二枚也炸开,大片冰霜瞬间覆盖全场。空气温度骤降,不但是熄灭了先前的火焰也让地面接近冻结……这是霜冻手雷!

  戎象脑洞极大,在‘战争机器’上可是装备了许多自己闲暇无事开发出来的私货。在缅怀过去的同时也算是给这个时代的人带来一点新趣味吧。

  当然,‘战争机器’最开始其实并不是为了中距离作战而开发的。他只是想到自己群攻手段缺失,在面对敌人数量巨大但质量远逊的情况下,他需要一种能够快速高效收割的手段……于是才有了‘战争机器’这个功能模块,甚至都不是完整的一套阿瓦隆。但是现在看来,这款功能模块的效果真是出人预料地好呢。

  此时的血花葬真的是不能看了,浑身破破烂烂。要不是她的阿瓦隆繁花真的是材质过硬而她手里还有一柄噬能武器防身吸收这么多爆炸的能量。她恐怕早就要被炸成炸了。

  眼看戎象指挥的蜘蛛地雷已经围拢了上去,而他又要掏出什么可怕的爆炸物来继续他的‘百花缭乱战法’,那个幻灵军府的领队终于是忍不住大声喊道:“住手,这局我们认输!”

  戎象闻言真停手了,毕竟人家都认输了,他也不好再继续辣手摧花。但是那个血花葬却不这么认为,她气息凌乱地又站起身来以一种褪去了一切媚意的声音说道:“还没完呢,你要想赢我先接下这一招再说!”

  下一刻,血花葬胸口的能量核心忽然间就绽放出了一种赤红光芒,然后她整个人就都被这种赤红所覆盖,并且弥漫出了一种极其锋锐可畏的气息……

  “血色锋芒?!”血烟绫见状悚然一惊,然后连忙对场中的戎象喊道:“小心,那是血锋战庭的战庭特效,她身上居然有‘战庭的庇护’这种东西……该死的,你们已经认输了还玩这一套,果然是输不起!”

  戎象有些没听明白,‘血色锋芒’大概就是血花葬此时状态的称呼吧,但是‘战庭特效’和‘战庭的庇护’又是什么意思?

  他没理解,但是血花葬却已经浑身赤红地向他发起了冲击……仿佛是一道人形的锋芒一闪而过,沿途的蜘蛛地雷就都像是被锐物割开了一样失控碎裂。

  这一往无前之势看起来是那么地难以抵挡,而戎象的大脑在这个时候也终于‘过电’,他感受到了威胁与危险!

  “去死!”

  血花葬以蛮不讲道理的姿态冲了过来,一切触碰到她的物质都被切割成了零碎散落,而她则是狠狠地撞向戎象,显然也想让他变成碎片……

  但是她撞空了……开玩笑,一直留着的曲率瞬移是假的么?

  一下撞空的血花葬瞬间有种脱力的感觉,她想要回头再找戎象……但是旁边却是已经有一面圆盾快速飞了,在她完全反应不及的情况下“铛!”地一声磕在了她的脑袋上。她甚至都没感觉到疼痛,就眼前发黑一脑袋栽了下去。

  戎象又赢了,就是不知道这位幻灵军府的军主会不会被他打成白痴……

  ps:今天返程,就要用上这些天退残时的存稿了,一点也不开心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