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有什么资格教我?

第二百四十五章 你有什么资格教我?

  戎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来远星联盟居然还要去上学,这可真是一个晴天霹雳啊……他要是读书成绩好,上辈子也不会去当一个佣-兵了。

  不过好在这是个军校,而且也有他十分想要获得的远星联盟军事科技,所以他才点头同意了戎戍的这个要求……实际上这也是戎戍的阳谋了,他显然已经知道戎象心里想要的是什么,这才做了这样针对性的安排。

  远星军校实际上可不是什么野鸡学校,它的成立几乎和远星联盟的成立同步也是远星云团的最高学府,哪怕是在人类核心星域中都享有不俗的地位……这就可以看得出这是怎么回事了,凡是在这远星联盟中拥有悠久历史的几乎都和戎家有关系。

  而戎戍的这步棋走出来也不是闲棋,因为远星联盟中凡是有点底蕴的家族、势力继承人几乎都出自远星军校,所以他这等于是将戎象间接推上前台。作为他戎戍的儿子,戎象也必须要承担起自己的一份家族使命了。这里自然是有责任也有利益的纠葛,但是无论如何当戎象在远星军校生活的时间越长,自然也就意味着他和戎家的联系更深。

  于是戎象就这么上路了,比戎戍还要急迫地上路了,对戎家没有一丝的留恋。这种情况使得戎戍没有任何计谋成功的快感,只觉得有些郁闷。但他还是将戎象带离了戎家来到长戎星的一个军事基地中,亲自将他送上了一艘等待出发的星舰。

  在临走前,他特地吩咐了一句:“见到你姐姐之后让她抽空回来一次,别总是在外面疯不想回家。”

  “姐姐?”戎象的脑袋里直接跳出一个问号……他这个星期几乎把书楼里关于戎家的历史都看完了,讽刺的是就是没看到这一代的戎家族人谱系。他也是直到这个时候才知道自己不光有个叫戎玉芝的妹妹居然还有一个姐姐……好吧,这可真是上有长姐下有小妹,他的位置相当悲催。

  “戎玉琪,你很快就会和她会和的。”戎戍说完就匆匆走了,只将戎象丢给了一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教官。

  “……”戎象相当地无语,只是猜测这位长姐是不是也和自己老爹关系紧张?或者说,以戎戍的性格要是有子女和他关系不紧张才是真的奇怪了呢。

  “新兵戎象,立正!”那位方脸教官的声音已经在戎象的耳边炸响。

  戎象一下子心情就有些糟了,难道自己还要和这些人玩新兵训练的‘游戏’?于是他干脆地摸出了自己老婆亲手交给他的一个徽章然后说道:“纠正一点,我是群星帝国的上校军官,可不是新兵。”

  “既然戎校长将你交给了我,那么不管你之前是什么身份,现在你就是我手底下的新兵!”方脸教官十分强硬地说道。

  戎象有点蛋疼,他微微侧头茫然地看了眼这个相貌十分耿直的教官然后说:“那你觉得,你有哪些地方可以做我的教官?”

  方脸教官没想到戎象居然会提出这么个问题来,所以他就以最符合他身份的方式来回答戎象……悍然动手擒拿!

  “咦?”戎象忍不住惊讶了一下,因为他没想到在这远星联盟中随便一个远星军校的教官竟然就会有如此精巧的擒拿手法。要知道在铁幕战庭,这种近身小巧的作战手法早就因为‘过时’的原因而很少有人去练习的。

  而后他也伸手进行挡格想要试试这个方脸教官的斤两……随后他又意外了一下,因为他试出来这个方脸教官的力量属性竟然应该是要比他还要大一些的!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暴露自己超电活化的能力,而是以正常的力量属性硬拼了一下之后就后退一步卸力,同时反向又扑了上去!

  开玩笑,要比擒拿手法的话他怎么可能会怕了?虽然在这个时代近身搏杀已经是被淘汰了的战斗方式,但是在他的上辈子,这可是必修课程!他擅长远程攻击,但是近身搏杀也是不弱的!

  随后就轮到那方脸教官冷汗淋漓了。因为他的力量属性虽然稍强于戎象,但是在敏捷和反应速度方面却是全面落后的!随后他引以为傲的近身搏杀、擒拿手法在戎象面前居然也是不值一提,他被逼得反过来连连后退一身力气都施展不出来……这可不是属性上有差距,而是技法上的不如!

  “砰!”戎象又和方脸将官进行了一次碰撞,但是这次却是恰好打在了方脸教官发力困难的间歇点上,一下子将他反过来打退了好几步。

  “不可能的,你只有十五岁!”方脸教官终于不再是闷声不响地出拳了,而是惊讶地喊了一句……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戎家老爷子也只是看好戎象的未来而不会认为他现在已经能够独当一面。

  “所以你把群星帝国的军衔当什么了啊?”戎象神态语气都表现出了足够的高傲,而事实也是他配得上这份高傲。

  方脸教官这才醒悟过来,群星帝国的军衔可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获取的。每一级的军衔都意味着实打实的军功,能够正常晋升到上校军衔的本身就意味着拥有五段乃至六段的实力!而再考虑到戎象的年纪,这才是更不得了的一件事情。

  “象少爷,你这么厉害还来我们军校来干什么?”这位方脸教官果断也该换了称呼认怂了。

  “谁知道呢,我那老头子大概觉得我在家呆得太闲了一点吧。”戎象毫不留情地吐糟自己的父亲。

  这就让方脸教官完全没办法接话了,他只能无奈地在心里面诅咒着自己的校长:这种小-变-态为什么要送到我这里起来?怕不是校长自己也管不住了吧?!

  “不过说起来我对这个军校还真有些期待了呢,毕竟随便一个教官都有这种实力,真是让人惊喜。”戎象又补充了一句。

  我才不是‘随便一个教官’啊……方脸教官心里面是屈辱的,但是他却什么也不敢说。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