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个女王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又是一个女王

  戎象又是意外又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置地看着面前的‘姐姐’,这个姐姐目前就物理层面也就一颗脑子和他有基因上的关联了。这也让他有些理解对方一系列的矛盾举措是为了什么……

  她联系远星军校让年轻的学生们来这里实习,是因为她太寂寞了,她想要让这已经许久没有活物出现的孤星卫星中出现一点生气。房宽来此也的确是为了配合她的测试,但如果只是房宽过来的话这测试内容就会很正常绝对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因为戎象来了,他是戎戍的儿子。

  凭什么她戎玉琪只能在这个孤坟里半死不活,而戎象却能够被戎戍看重?她疯狂地不甘也疯狂地嫉妒,长时间失去人类知觉的压抑也让她堆积了太多的阴暗然后在这个时候释放了出来……只不过她的这次泄愤最终却让戎象走到了她的面前并且看到了她的真实状态,这又反而让她失去了一切继续存在下去的动力只求戎象能够快点将她终结。

  面前的戎玉琪从之前的微弱电击中恢复了过来,但是这一次她却又没有了之前的癫狂又或者死寂,反而是平静地对戎象说了声:“谢谢,至少你让我在临死前又感受到了一些人类的东西……”

  好吧,大约是戎象的微量电击正好刺激了她的大脑皮层,让她又有了一些类似以往人类身躯时的感受。就好像是恐惧又或者是兴奋之类的。

  “你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戎象忍不住问了,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姐姐也是好奇极了,然后又问:“那个‘强袭’其实是灵狩军团的高级个体吧?它又怎么会在你这里?”

  “告诉你也没什么……”戎玉琪这时候很是平和地开始了叙述:“我的母亲在我很早的时候就死了,她是自杀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戎象自然是摇头。

  “说起来也是丢人,她不过是想要向那个男人讨要一个名分而已!但是没用,对于那个男人来说最重要的始终都是家里的那个君襄夫人,而不是外面的那些野女人还有我这样的野孩子。最后我母亲以死相逼,而那个男人却始终冷眼旁观,最后母亲心丧若死真的就在他面前杀死了自己。”

  戎象听着都觉得有些心寒,但仔细想想这又似乎真是那个家伙做得出来的事情。他刻板地紧守着自己的所谓底线,然后坐视身边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发生……

  “那时我还很小,在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之前就被带回了戎家并且让君襄夫人抚养……君襄夫人是很好,但是随着我的长大一些事情自然也就都想明白了,她也无法阻止这种厌恶和仇恨的滋生。所以我被放逐了,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安置在了这里,这座几乎要被半废弃的矿物基地中。”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个孤独的地方才是真的释放了自我,在这里我可以肆无忌惮地研究我喜欢的东西也没人会来告诉我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所以我在这里制造出了我的第一个人工智能‘小爱’,而也是从那时起我发现或许这些我亲手制造出来的东西才是不会背叛我的亲人。”

  “我当时并不知道人工智能的危险,当然就算知道也不会在乎。我渐渐地将原本的矿物基地改造成了孤星卫星,这里开始成为我的独立王国……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被人刺杀了!”

  戎象觉得很怪异,因为戎玉琪在提到自己被刺杀的时候竟然内心毫无波澜就好像在讲述另一个人的故事一样。

  “那年我只有十六岁,一团灰色烟雾一样的东西忽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然后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心脏就已经被洞穿……说起来有些讽刺的是,一直没有觉醒的天赋在这个生死的瞬间反而觉醒了,而我也正是因为这个天赋才能以这种姿态活了下来……因为我的觉醒的天赋叫做‘冰冷智慧’,不附加任何属性,却只是能够让我时时刻刻都头脑清晰地思考问题并不会受到任何形式的外界干扰。”

  “我的心脏被绞碎了,并且有奇怪的能量在破坏着我全身。在冰冷智慧的判断之下我立刻给‘小爱’下达了指令,让它在我的大脑被这种能量侵染之前将我的头颅给切了下来。然后在五分钟内完成了外接维生,随后又经过一次手术才将我的大脑从那已经开始凋零的头颅中取出放进了这副身体之中。”

  “我姑且算是活了下来,但却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类的感受……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当我渐渐适应了这副新身体并且接受这现状之后,那新觉醒的天赋‘冰冷智慧’又出现了一条分支:支配!”

  “我能够随意支配所有能够接收到我所发出信号的机械,我仿佛成为了机械王国的女王,真正意义上地王!但是伴随而来的,我也感受到了虚空中从遥远彼端传递过来的另一种信号,一种不断诱惑、撩拨着投向他们的信号……但是我很明白那是什么,就好像我的‘支配’一样,我明白我真过去了的话它们一定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将我支配……或许我不怕,毕竟我有‘冰冷智慧’在。”

  戎象心中一紧,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从远端传来的信号应该就是来自灵狩军团了。

  “我没去,所以它们就来了……如你所见,那个过来‘接’我的个体就是强袭。要不是我在与强袭的战争中损耗了绝大部分积累的士兵,你绝对没有这么轻松就能来到我的面前。而强袭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反抗它,在猝不及防下遭受重创,然后一直战斗道最后一刻才能源耗尽停了下来。”

  “我突发奇想地想要以‘支配’来控制这个强大得过分的机器人……然后我成功了,却没想到自己的天赋又出现了一条分支叫做‘教化’。教化能够轻易篡改一切人工智能的基础代码,使之成为我最忠实的奴仆而不会担心反叛。哪怕是已经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我也能够通过教化对它进行潜移默化的影响。并且每一个被教化的目标都会视我为母,自然我也有责任要教导它们成为真正的智慧个体……这就是我和强袭的关系。”

  戎象听了之后只能保持沉默,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的事情了。自己面前的戎玉琪,真的可以说是‘机械女王’一般的人物。她这一生什么都没做错却不得不面对如此悲惨的命运,从个人的角度来说他是绝对同情的。但是对于人类来说,她的这种能力却又太危险了一些……

  ps:今天工作略忙,才想起来还要更新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