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二百五十三章 都别来烦我

第二百五十三章 都别来烦我

  姐弟两就这么聊着自己那个倒霉的父亲,然后又聊着各自的生活……当然和戎象那精彩的人生比起来戎玉琪的人生就要枯燥多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交流和拉近感情,因为有着近乎同样的经历,他们也特别容易理解对方。

  戎象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个亡灵姐姐对他应该算是渐渐彻底敞开心扉的了,毕竟戎玉琪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安置在了这里几乎可以说是独自一人成长到了现在,她对人生、对自我的定义本来就不是十分健全的,这时候戎象这个能够和她拥有同样经历并且互相认可的弟弟出现,对于她来说更像是心灵有了一份寄托一样。机器的东西毕竟死板,至少在她做出真的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来之前她还是没办法将机器完全当做自己的寄托。可以说戎象的出现恰到好处,再晚一些的话恐怕一个真正的机器女王就要诞生了。

  两人告别的时候也很自然,戎象只是觉得时间差不多该去找房宽了,也就告别了戎玉琪神色如常地离开了这里……他表现得很正常,但实际上内心却是沉重的。因为他知道戎玉琪不需要他的任何怜悯,只需要他将她当做是一个正常人一般对待就是对她最大的尊重。但是对于这样的一个姐姐该如何处理,他依然拿不定注意。

  要下杀手是不可能的了,或者说是他前身的那一半灵魂对此出人预料地坚持也很认同这个姐姐。但是留着这么一个能够造成人类毁灭的人物放任不管,还真的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真要是被戎玉琪发展起来,那可就是一个能够等同甚至是超越灵狩军团的恐怖势力。更麻烦的是人工智能哪怕是拥有自我意识,但是它的判断模式却还是有逻辑可寻的。而戎玉琪则会像一个人类一样去思考,这就是为什么亡灵族加入灵狩军团之后直接让不断溃败的灵狩军团重新拥有与群星帝国鏖战的资格。

  “算了,这种事情轮不到我来思考,至少就现在来说她还是我的姐姐,而且我们关系还不错。”戎象只能将这件事放下。

  不过他在前往k区和房宽汇合的时候,有些无语地发现沿途一个个监控都随着他的移动而转动,他一直都能够感觉到一种热切的注视……好吧,那是戎玉琪在看他,甚至不加掩饰其中的‘爱护’。

  “所以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戎象没办法,这么被人默默注视着还是挺难受的,那就干脆聊聊吧。

  “不知道。”戎玉琪的确是对自己的未来没有任何的打算。

  “你篡改了灵狩军团高级个体的智能程序,这恐怕会引起对方的注意……下一次它们来的时候,恐怕会有一支大军吧!”戎象想了想还是决定提醒一下这件事。虽然千年之战在即不确定灵狩军团是否还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分兵,但有备无患总是不会错的。

  “是吗?那你有什么意见呢?”戎玉琪又问。

  “当然是要做好战斗准备啊,我可不想看到你被灵狩军团给抓走。”戎象说道。

  “谢谢你的关心,那么我就让这个孤星再全力开动起来备战吧。”戎玉琪的回答很奇怪,仿佛是为了戎象的要求才这么做的。

  戎象听了也很疑惑,他发现在经历了两人的一番长谈之后那戎玉琪内心的积郁似乎已经全部被排解干净,她现在的心态很佛系,基本上就是随波逐流无论怎么样都无所谓。或许要是没有戎象的要求,灵狩军团再来的话她都不会反抗!

  “我之前真是想多了,这种心态的姐姐怎么可能会成为人类的威胁?”戎象就觉得戎玉琪已经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真是无语极了。他只能再次强调一下说道:“如果姐姐被抓去灵狩军团,那么以后我们可以就要不得不成为敌人了啊!”

  “既然这样,那我是一定不会让它们得逞的!”戎玉琪这下总算是提起了一些干劲来。

  戎象对此颇为担忧,他知道以前戎玉琪都是依靠着一腔愤怒和怨念才能够支撑,但是现在她如果再这么无欲无求下去,恐怕会依然逃脱不了自我毁灭的结局。不过他这时候没有多想,反正他应该在这里还要生活一段时间,到时候再给自己的这个姐姐想想办法吧。

  ……

  孤星实验卫星的k区,这里是戎玉琪划给远星军校实习生们的一块专区。地方不算太大,但功能设施齐全使得实习生们在这里完全不用为生活担心而只需要进行自己的学业就行了。而他们在这类的课程内容,就是和戎玉琪给他们安排的机器人士兵进行实战。

  当戎象赶到的时候,房宽正好在另一个中年教官的介绍下和七个年轻的学员做介绍认识。这七个学员应该是远星军校中最出色的年轻人了,清一色十六岁至十八岁的年纪,居然都已经达到了超级战士三段的程度……也难怪会被聚在一个班级进行实战教学。这样的学生在学校里,恐怕还真已经没有太大的提升空间了。

  “你来了?正好,和你的新同学们认识一下吧。”房宽刚介绍完自己,然后就看到了戎象,就顺带将他一起介绍了:“这是戎象,接下来会和你们一起在这里接受训练。”

  “一个插班生吗?他姓戎?和我们的校长是什么关系?”下面立刻就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戎象对此熟视无睹,这些学员会疑虑他的身份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情了。他倒是很淡定地回应道:“我是姓戎你们那个校长就是我父亲,这样的话你们明白了吗?”

  所有人立刻都不说话了,他们不再进行任何讨论,但是看向戎象的目光却将各自的意思表达地再清晰不过:不过是靠着一个好出生的二世祖,和我们不是一类人。

  房宽见状哭笑不得却没有制止的意思,因为在他心里戎象也根本不可能和这群名经历过大场面的温室花朵玩得到一块去。

  倒是那个显得十分沉稳的中年教官带着疑惑的目光看了看戎象,然后再看向房宽轻声问:“老房,这个孩子他……”

  “不要多问,象少爷的事情我们管不了也没办法管,你就当他是来体验生活的就行。”房宽将自己的经验和那教官分享了一下。

  “是这样吗?”那个中年教官对此却不可置否。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