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零九章 初露端倪的杀手

第三百零九章 初露端倪的杀手

  玫瑰伊人号从静默状态瞬间进入充能作战环节,极品星舰的优势在这里体现无疑,它从静默到完全启动并且完成充能的时间竟然不超过十分钟,这甚至是对方跃迁后耗损的能量护盾都来不及恢复到一半!

  随后一道冰蓝的豪光从舰首的主炮喷射出去,等离子能量洪流仅以些许误差轰击在了那艘漆黑星舰的能量护盾上……

  下一刻,黑色星舰的外围出现了一道明显的冰蓝与赤红交界的圆弧分界,显然是玫瑰伊人号的主炮正在和黑色星舰的护盾进行对耗。一般情况下,在星舰释放主炮的时候会占据武器系统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能量,所以主炮释放时其它武器都会停止攻击。但是玫瑰伊人号显然不在此列。

  这可是一艘充满了‘爱’的星舰啊,所以它上面什么都是富余的。富余的能量,富余的储备材料,富余的动力,甚至连武器系统、防御系统都是有富余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玫瑰伊人号上的所有自动武器居然全部开火,在帕佩特们统一步调的节奏之下配合着主炮向那黑色星舰持续倾泻火力。

  论体量,玫瑰伊人号原本的框架只是一艘武装商船,只是比小型星舰大而比中型星舰小。但是现在它绽放的火力却是堪堪压制住了一艘大型战列舰,可见双子星系一群女人在上面倾注了多少心血。

  帕佩蒂丝本来就是亲自参与到这艘飞船的改造中的,她十分娴熟地通过集体意志调整着各类武器的攻击节奏,让玫瑰伊人号始终以一种惊人的态势倾泻火力……三十秒后主炮停歇。因为飞船体量的缘故这门等离子主炮的功率并不会太大。所以当主炮停歇的时候对方黑色星舰依然还有一层薄薄的护盾残留。

  而在这个时候对方也终于反应过来了,同样主炮蓄能眼看就要对着玫瑰伊人号发射……

  虽然玫瑰伊人号上的能量护盾也绝对不会差了,顶这一轮主炮应该没压力才对。但是有更轻松的办法为什么要硬抗呢?戎象从之前血洛的指挥那里得到启发,直接下令开始跃迁!

  前面说过玫瑰伊人号上的能量系统都是富余的,所以它的跃迁准备甚至比对方的主炮蓄能还要短,更是在对方主炮发射之前就一阵轻微的空间震荡消失在了原地……下一刻,对方的主炮光柱才轰然而至,却是只能完全落空了。

  而玫瑰伊人号已经出现在了黑色星舰的后方,光是从跃迁的表现来看,玫瑰伊人号的跃迁技术就要比对方高出两个层次。而这时候全舰火炮再次齐射,在对方措不及防之下于十秒钟内带走了那层护盾的最后一丝血皮。

  护盾破碎,黑色星舰的引擎动力系统就完全暴露在了玫瑰伊人号的炮口之下。在一片危险的‘烟花’光色中,黑色星舰的主引擎被第一时间打爆,随后就是辅助推进器也被打爆。整艘星舰立刻就失去了一切动力,成为一个漂浮在虚空的黑色棺材。

  玫瑰伊人号随后绕到黑色星舰的下方,这是对方炮火密度最低的地方。当一阵能量光炮针对这星舰的底部盲区一阵轰炸之后,这艘黑色星舰的底部就出现了大片闪烁着火光的洞口。

  “主人,对方释放登陆作战部队了,而且看情形是倾巢而出!”帕佩蒂丝语气凝重地说道。在一般常识中,这种能够透过能量护盾的登陆作战反而是最麻烦的,己方如果没有与之匹敌的高端战力很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谁知戎象淡定地挥挥手然后下令:“再次跃迁拉开距离,然后让烟绫她们也可以入场了。”

  玫瑰伊人号再次跃迁,一下子就和这些从黑色星舰上弹射出来的登陆部队给拉开了一段很长的距离。随后调转炮口,远远地就对着这些身穿阿瓦隆和航行器的不知名超级战士进行狂轰乱炸。

  这就是超级战士在星际战场上的尴尬之处了,虽然他们一旦登舰就有巨大威胁,可是当他们背后失去了本方星舰的火力掩护之后,他们在宇宙虚空中根本不具备长途奔袭的能力。

  虽然目标很小不容易打中,但是当火力密集到一定程度形成弹幕之后还是对这些超级战士形成了巨大杀伤。但这还不算完,随着空间中又是一阵波动涟漪,一艘体积庞大的超级战列舰破空而出!

  钢铁壁垒号还在进行升级施工当然不会驶出,此时出现的就是先前从天琴联邦那里俘虏回来的圣斯朗德号。此时指挥这艘超级战列舰的自然就是血烟绫了,她当机立断地就也下达了齐射的指令,显得极其冷酷。

  两艘星舰形成的弹幕几乎将对方所有的登陆部队都给消灭殆尽,直至这时两艘星舰的舰桥上才收到了一个通讯请求。

  “接进来。”戎象同意了这个通讯,他也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要这样追杀他。

  两艘星舰同时停火,但是虚空中能量的余波还是对通讯造成了一定的干扰。当一个不断跳帧的画面出现在戎象面前时,他的眉毛一下拧了起来……

  这是一个看起来脸色苍白得仿佛传说中吸血鬼一般的中年男人,他目光冰冷地注视着戎象似乎在压抑里面藏着的杀意,却用沙哑的仿佛已经很久没说过话的生涩音调质问:“我们只是路过这里,你们为什么要攻击我们。”

  戎象沉默了一下,随后展颜一笑:“我认得你们,或者说我认得你们这种气质的家伙!”

  对面忽然沉默无语。

  “不说话了?演技还真是不走心啊。”戎象笑得十分开怀,非常非常地痛快:“你给我的感觉真的很像八年前夺走我妈妈性命的那个家伙……我相信自己的感觉,你们应该是一伙儿的吧?”

  那人继续沉默了一下,随后忽然问:“你是怎么发现我们的行动的?!”

  “那你先要告诉我,你们又为什么要杀我母亲,杀我姐姐,还要来杀我?!”戎象笑得更危险了:“我可以确信我的母亲很无辜,我的姐姐什么都不知道,我们也应该无冤无仇。”

  对面依然是一片沉默……

  “算了,我想知道的自然会亲自来探知!”戎象的脸上笑容到了极致,就是一种难言的狰狞狠戾。他的身上猛地覆盖上甲胄,然后一下跃迁消失在了舰桥上……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