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二十五章 给自己安排后事的预言

第三百二十五章 给自己安排后事的预言

  通讯被接了进来,只有声音而没有画面。戎象很好奇这人想要说什么,于是就一直耐着性子等待,同时悄悄问戎玉琪:“能追踪到他的位置吗?”

  不过戎玉琪却摇摇头说道:“这个通讯信号中间中转了不知道多少次,我担心就算是发出信号的源头都只是一个幌子。”

  然后戎象发现对面还是一句话都不说端着高冷的架子,于是他冷冷地说了一句:“你害怕了。”

  “……”对面依然沉默了一阵,然后才说道:“有没有和解的可能?”

  这显然是个不善于跟人交流的家伙,说话也显得忒没水平。戎象甚至有些失笑地问:“你凭什么认为我们还能和解?别忘了,一直以来想杀死我的都是你!”

  “但是你没死不是吗?”那人的语气看似平淡但却透着一种不谙世事的天真感觉,但这样却尤为让人火大。

  戎象甚至懒得去扯什么杀母之仇了,而是干脆利落地说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们。”

  那人听了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答道:“这本来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黑色军团的先知,依靠觉醒的预知天赋一直为黎明教会以及黑色军团卜算着未来。我以及前代先知们,都坚信我们在做着的是守护人类文明秩序与发展的重要工作。”

  “所以说你预言到了我们是人类文明的危害了?”戎象冷笑一声……他觉得很有趣,现在对那所谓的预言倒是有些感兴趣了。

  那个年轻的先知却是从头开始说道:“那是我十六岁刚觉醒预知天赋的时候,偶然间看到了正在和曙光军团谈生意的戎家掌舵人,那时还很年轻被称为天才创造者的戎戍……他是那么地风流不羁也是那么地光彩照人,站在那里就仿佛是恒星一样释放着刺目的光辉。很多人都被他的谈吐、气质所倾倒,认为那是个再完美不过的人……”

  “打断一下,你确定你在说的是我的父亲?”戎象觉得有些尴尬,怎么仇人开始吹嘘其自己的父亲来了?而且那不是张‘死人脸’么?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风流潇洒起来了?

  而那先知却是确认道:“你的父亲现在的确阴沉了许多,但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个十分了不起的人才。可是那时候我的天赋却发动了……我感受到了一种大恐怖,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死亡。甚至包括我在内都已经成为了一具丧失生机的尸体!那时的我认为,你的父亲戎戍将会带来一场恐怖的灾难!”

  “所以你就派人去杀他?”戎象看似平静地问了一句。

  “是的,只是没想到他本身实力不弱又被一个不相干的人抵挡了一下,所以这次刺杀失败了。”那个先知轻描淡写地带过了这一部分,然后又继续说道:“但是黑色军团的刺杀行动并没有就此停止,此后的四年时间我们总共派出了33批杀手,只可惜他一直都很小心,最终功败垂成了。”

  戎象和戎玉琪面面相觑,没想到自己两人心中痛恨的父亲居然就这么被洗白了?戎玉琪的母亲虽然按照之前的叙述是她以死相逼结果戎戍无情对待。但实际上戎玉琪心中明白,当时的情形只是戎戍似乎神色紧张必须要离开,而她的母亲却死活不愿放任他离开。这才以死相逼直至酿成悲剧……但实际上,戎戍不得不离开难道就是因为黑色军团的不断刺杀?

  在这件事情上姐弟两人实在是分不清该如何判断,于是决定将之暂时放过然后问:“那我的姐姐戎玉琪又是怎么回事?你们又为什么要刺杀她?”

  “因为我是十六岁觉醒的预知天赋,所以只能预言十六岁以后的目标。又因为这些年和你们父亲的纠缠使得我和他的命运已经彻底纠缠在一起,所以当他第一个孩子满十六岁的时候我就做出了一个新的预言……这个孩子,将毁灭整个黎明教会!”那先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又说道:“你也一样,在两个月前你刚满十六岁的时候我的预言天赋再次发动,你未来同样也将毁灭这个教会!”

  “有趣,有趣……”戎象忽然有些张扬地笑了起来。

  而戎玉琪的在这里的虽然只是一具肉身分体,但却同样脸上有些疯癫的神色。她第一次介入这次交谈冷冷地问了一句:“那你可以现在再预言一次,看看会有什么发生?”

  “你是谁……”那先知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了,然后就听见他的呼吸猛地粗重了起来,通讯中甚至都听到了他胸膛中仿佛随时都要跳出来的心脏跃动声!这个过程并不长,就是大约两分钟的样子他的呼吸才回复平稳,但却已经透着一种虚弱的感觉了。他说:“你是戎玉琪,你没死!我看到了,看到你们姐弟两将战火点燃整个星系,我看到浮尸遍野,我看到黎明的陨落……”

  “是啊,黎明教会将在我们手上破碎关于这个教会的一切都应该被抹去!”戎象语气强硬地说道。

  “可是为什么,明明你们都还没死,我们可以坐下来谈谈和解……”那个先知的语气终于显露惊惶,但是他的话语内容还是显得十分天真。

  “和解是不可能的,因为在你第一次刺杀我父亲戎戍的时候,替他挡了那一击而死去的‘不相干’的人就是我的母亲!”戎象的双眼已经有些发红,但是他的声音却带着一些残酷:“所以,你的天赋真是有趣啊,居然在觉醒的那一刹那就开始将你和你所在的势力引导向灭亡……也对,因为只有这样你的先知之名才能坐实不是吗?”

  那边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似乎也开始进入了怀疑人生的境地……要知道他和他的黎明教会本来和戎家真的是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至多就是正常商业往来。结果就因为他的预言,双方开始结下化不开的死仇。

  “明白了,如果你想报仇的话,来‘死魂海’找我吧。”那人倒也干脆直接就挂断了通讯。

  “这是个陷阱!”拥有冰冷智慧的戎玉琪率先提醒道。她倒是还好,杀身之仇虽然可恶,但终究比不上戎象的杀母之仇。

  “我知道。”戎象同样很淡定。但这,却是在极力可克制着另一半灵魂的悸动之下的淡定,他此时就如同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一般……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