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四十三章 瞪谁谁死

第三百四十三章 瞪谁谁死

  在姐妹两个大发雌威压制全场的时候,自觉在旁边镇场子的戎象就什么都没做吗?自然是不会的,他身边捂着胸口一个窟窿满眼不敢置信神色的老头就是他拦下的人。实力好像还不错,但也只是被他‘瞪一眼’了账的事情罢了。

  至于旁边的血思清和王庭监军为什么会那么地不敢置信……大约是这个目测还能抢救一下的老头其实还是个巅峰强者吧!

  刚才戎象做了什么?

  他还真就只是‘瞪了一眼’而已。他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人想要入场妨碍自家老婆立威,当即就斜了下眼瞪了一下……那一刻,他体内的电能急速汇聚到他有眼的晶状体之中,以完美晶体的无损折射形成超越一般能量武器凝聚度的电能激流,然后向那老者喷射而出。

  那老头是上了年纪的巅峰强者,自然也是有灵能的。他手中灵能汇聚的光剑想要抵挡戎象这随意撇来的一眼……但是啊,巅峰强者灵能的强弱不但取决于装备、天赋,更是取决于精神力的强弱!精神力突破提升的是总量,是灵能的持续性以及多寡。而精神力下峰值的提升则是强度提升,也是灵能的攻击性、凝聚度以及质量。

  王庭秘传的精神力修炼方法修炼的就是下峰值,而下峰值的提升对下次精神力上峰值的突破也有促进作用。但是让一个两次最多三次精神力突破的巅峰强者去面对戎象这个五次突破并且已经将精神力凝练至顶点的家伙,那还真是完全不够看啊!

  所以那个老头身前用来抵挡的光剑只是闪亮了一下就一下溃灭,而后胸口被开了个手指粗细的窟窿……倒是没流血,因为沿途血管都被强大的电流给焦灼掉了。但也正是因为完美晶体聚拢起来的电能束太过凝聚了,所以哪怕是穿过这老头身体的时候都没有多少散失,所以他的命才能够保存下来。

  ……戎象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精准捕捉特性达到MAX之后获得的极效特性居然成为了他的最强攻击,这是当初他异想天开想着‘双眼热射线’这种带劲的设定而开发出这项能力后怎么也没想到的。原本他只是为了耍酷,结果却成为了真的酷啊!

  血思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真正的仪仗就这么没有了,她愣愣出神地看着自己这个仿佛没事人一样继续注视着自己女儿的女婿,心里面一瞬间波澜起伏……如果,如果她能够改变主意的话……不,可惜已经回不去了。

  而戎象刚才那轻描淡写的动作还有另一个人也看在了眼里,那就是幻灵军府的军主血花葬……自从她知道当初自己是败在谁手里的时候就一直关注着戎象的一举一动,脑子里或许还在琢磨着怎么找回场子。但是她却没想到自己看到的会是这样的一幕!她不只是看到了戎象那一瞥眼间崭露的强横,也看到了那一声不吭就扑街的巅峰强者!

  然后她就觉得浑身一阵发冷,回想自己先前竟然在血锋战庭的支持下胆大包天地跑来这里挑事……忽然她觉得自己的那个父亲或许根本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宠爱她,而是将她抛出来试探铁幕战庭深浅的!

  现在她知道了,铁幕战庭真不愧是百年前几乎能够与王庭分庭抗礼的顶级战庭,哪怕是被王庭设计后败落百年也依然底蕴深厚。但这代价则是自己失去了自由,也失去了对自己父亲的信心……也许她当初本就不该那么雄心勃勃。

  血花葬在其他地方任谁都可以肯定是一个出色的女强人,但是摆在铁幕战庭这里却真的没法比,这里出色的女人太多了……

  在血烟绫给血洛站场之后,登上大位的血洛就这么从容不迫地开始收拾人心……她做得是那么地好,仿佛她本来就该是在这个位置上的人一样。

  “全军登舰,启程!”最后她发出了启程的命令。在这场大阅兵之前她不过是个有名无实的庭主,但是在这之后她却已经可以完全掌握眼前的这些人了……至于铁幕战庭,等她回来再说吧。这两年的时间她虽然大多数处于幽禁中,但是她也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之前大半人生都没有完成的蜕变。

  姐妹两直到登上各自星舰启程的时候都没有再看这边一眼,因为她们都不想再见自己的这个母亲了。戎象明白这种心思,所以转过头对着身边的人微微欠身道:“夫人,我们走了,不必挂怀。”

  一句客气的话而已,但是他却完全没有奔赴战场的紧迫感,反而是神态安逸而胸有成竹……他有足够的理由自信。

  见血思清一言不发只是脸色难看地点点头,他又看向那位王庭任命来行使监军职责的高阶督军,客气地说道:“阁下也随我来吧,今后我们要在一条船上了。”

  “阁下客气了,在下血伯弘,戎上校直呼其名就行。”高阶督军血伯弘本身也是上校军衔,只是王庭的上校和地方战庭的上校地位差距极大。可是没人敢真轻视了戎象这个上校,只因为他的实力。

  “原来是伯弘上校,请了。”戎象可不会随意直呼其名,毕竟关系还差得远了呢。该有的尊敬不能少,适当地拉近一点距离,足以让双方都能够维持一个舒适的状态就行。

  血伯弘对戎象的识趣甚至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他是王庭任命的高阶督军行使监军职责,但是他是真的不敢对任何一个巅峰强者不敬的。更何况戎象还是这么个巅峰中的巅峰,他对戎象表示的尊敬真的有些承受不住的感觉。但是无论如何,他明白了戎象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就对此安心了……至于他本次的监军职责,原本他觉得这次恐怕会责任重大会很累,关键时候还必须要夺过血洛的指挥权亲自上阵出马。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大概只要在旁边划水喊‘666’就行了,最多就是记录一下自己的见闻并且每天做一次汇报足矣。

  血母思清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原本从没正眼看过一次的女婿和王庭的监军谈笑甚欢地离开,心中没由来地一阵烦躁……那姐妹两已经联手压服了所有不服,而戎象则是轻易摆平了监军的问题。或许这一次,铁幕战庭的远征军能凯旋?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