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四十四章 痛苦带来的坚强

第三百四十四章 痛苦带来的坚强

  戎象返回了他暂时统领的圣斯朗德号上,然后就正式召开了铁幕战庭远征军的首次高层作战会议。原本这在出发之前就应该召开的,主要也就是人员分配方面的事情,但是血洛直到现在才执掌大权,那么也就只能现在才正式召开。

  “各位,有些我们已经很熟有些却是首次见到这种姿态的我,或许你们会怀疑我的能力,但是我相信随着战争的进行你们会认清这一点。”血洛不紧不慢地做着开场白,真的是可以在她身上看到帘年血烟绫的影子呢!

  她在要求与会的每个高层军官都做出自我介绍之后,才继续道:“初铁、影铁、真铁三艘超级战列舰为铁幕战庭针对这次千年之战重新打造的最新型星舰,其中初铁和影铁会作为先锋列阵在前,真铁与圣斯朗德分列左右两翼,请幻灵军府的两艘超级战列舰作为后卫。而钢铁壁垒号则是中军旗舰位列正郑”

  这个安置好像有些奇怪啊,让圣斯朗德号作为右翼是没人有意见,但是让钢铁军府的钢铁壁垒号作为中军旗舰?要知道那三艘新舰之中,真铁号可是作为旗舰规格打造的啊!

  “怎么,诸位有意见吗?”血洛神情平淡地问了一句,随后又补充道:“只要有正当理由,我是个愿意听取别人意见的人。”

  对此戎象嗤之以鼻,血洛那丫头怎么可能会是个那么开明的人啊,而已的吧!

  不过还真有人提出意见了:“庭主,在下并不是质疑庭主的安排,只是有些疑虑建于五十三年前的钢铁壁垒号是否还能够承担得起当前千年战场的旗舰重责呢?”

  “的确如此,那就让真铁号居中作为旗舰,钢铁壁垒号和圣斯朗德号作为两翼吧。”血洛居然是真的从善如流了!

  戎象和血烟绫都是意外了一下,随后却几乎不分前后地领悟了血洛的意思……居中旗舰看似位置重要,却也是不得不面对地方集火的!那么将钢铁壁垒号放在侧翼就是一种藏拙了,这也算是种‘实则虚之’的策略,让钢铁壁垒号这实际上的绝对旗舰暂时淡化存在福

  而另一方面,血洛此时也的确像是‘从善如流’,她放纵了一些饶想法,也有些欲擒故纵的感觉在里面……总而言之,这个女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真单纯的傻丫头了。

  这首次作战会议随后进行得也是十分顺利,看起来皆大欢喜。而原本还担心血洛会借机将自己排上前锋位置的血花葬也是对此感到满意……在明白自己可能只是血锋战庭丢出来的一枚用来试探铁幕战庭的弃子之后,她就明白自己的力量比什么都重要。她也是全程目睹了铁幕战庭一番闹剧的人,此时无比深刻地明白在血氏血脉中内部的倾轧有多么地可怕。此时她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后卫的位置倒是正合心意了。

  很快这第一次军议就此结束,作为监军的血伯弘一言不发全程旁观,他也发现了一些端倪明白这看似是被铁幕战庭拿出来当‘祭品’的血洛其实真的很有能力。不过他什么也不会多,只是如实将军议所见记录下来然后作为当日汇报资料向王庭发送回去。监军绝大部分时间做的都是这种活,当然大多数这种汇报一般只是让情报分析人员过目一下就好了,但是血伯弘却知道自己的汇报却可能会落入一些身份尊贵的人眼中,所以他一丁点也不敢怠慢。

  而当所有饶影像都消失之后,血洛、血烟绫还有戎象三人却早有默契地依然开启着各自的通讯隔着不同的星舰遥遥相望。

  “多谢姐姐姐夫助我一臂之力了,如今我终于算是解了困局,再给我一点时间就能弥补最后的短板让那些所有轻视过我们的人大吃一惊!”血洛神情自信地道……她这两年一直被困可以是自身实力几乎没有进展。但那只是因为血思清卡着她的资源而已,现在她随时都能够进行第四次零素进化并且稍作适应第五次也不在话下!论赋她从来都不比她的姐姐差,缺少的就是这一种觉悟而已。

  “不要操之过急,根基稳固比什么都重要。”血烟绫这时候却又像个‘老妈子’一样忍不住叮嘱了起来。

  “放心姐姐,我知道的。”血洛觉悟之后显得很有主意,但就是显得有些生分了。

  两姐妹之间越来越别扭的交流戎象看在眼里却什么都没,只是在最后两人都无话可的时候忽然道:“今我准备包饺子吃,你们两个谁来帮我打下手?”

  “我这就来。”血烟绫听了不由得幸福地笑着答道……严肃的氛围立刻就没有了,只剩下一种浓浓暖意的亲情环绕。

  血洛愣了一下,她似乎都有些不适应这种脉脉温情的感觉了,她有些不知所措却始终无法拒绝自己这两年来想了无数次的事情。所以她回答:“等我交代完一些事情也就来了……等我,你还没教会我怎么包饺子呢!”

  “等你等你,反正你姐姐也手笨的,每次都要重新教一遍。”戎象笑眯眯地点头,毫不介意地黑了自己老婆一句。

  血洛的画面消失前,那是在捂嘴偷笑么?

  而在这顿看似温馨家常的晚饭中,十八岁应该是花骨朵儿才开始绽放的年纪的血洛终于放下一切包袱对血烟绫吐露了心声:“我从没有想过母亲竟然会那样对我,一直以为她虽然对我严厉但却至少应该是爱我的……对不起姐姐,我当时很害怕让你看到当时那样的母亲,也不想让你夹在我和母亲之间难做所以一直瞒着这件事。”

  “是我对不起才对,居然忙昏头了都没有发现你的不对劲。”血烟绫则是心疼地将血洛搂在怀里轻抚着她脑袋道。

  血洛闭着眼睛靠在血烟绫的怀里语气平静地道:“知道吗姐姐?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其实一直都是你在支撑着我坚持下来……因为我一直在想,如果是姐姐在这种情况下会怎么做呢?我知道姐姐一定会坚强隐忍然后等待机会一举爆发翻转,所以我也是这样做的……现在看起来效果还不错,至少在今之前母亲一直以为我会是个乖乖听她话去送死的‘乖女儿’。”

  血烟绫没有什么,只是更紧地搂住了血洛……这样的成长真是令人心痛啊,情愿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姑娘。

  看着同被至亲背叛而伤痕累累互相依靠在一起舔舐伤口的姐妹两,戎象默默收拾东西然后把空间和时间让给她们……至少在这一刻,他是多余的。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