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因为不知道写啥所以水一下

第三百七十六章 因为不知道写啥所以水一下

  戎象从那行宫中走出来的时候神情还有些疑惑……总体来说,他觉得这个血尚王也太好打交道了一些吧?虽然说是黑了他的一些功勋就给了一个看起来也没啥太大用处的大公爵军功爵位,但是啊,只是那个同意他自立战庭的承诺价值就超过所有了。

  当然还有一些事情是不用血尚王来操心的,于是就由血伯弘这个‘监军’来做了。虽然血伯弘在门外等到戎象出来之后的表情是真的诡异极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血尚王这么干脆地就给了戎象一个‘大公爵’的顶级爵位。要知道一旦戎象自己建立了战庭,那么这个爵位就是可以成为世袭的存在了!虽然他的后代不可能继承‘大公爵’这个明显特殊的称呼,但是一个‘公爵’却是逃不掉的。

  而血烟绫的王爵则是真的不能继承的,她如果成立战庭的话那么她的后代也只能继承‘公爵’的爵位……至于这两个其实是夫妻,两人的爵位是否能够一同由一个战庭都传承下去就不得而知了,反正群星帝国的法律上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但是将军功爵转成世袭爵位也不一定就是好的,因为军功爵针对的是个人,而世袭爵位其实是由整个势力来承载的。因而军功爵虽然只能在个人身上不能被继承,但是在那人在世的时候任何人也不能剥夺这份荣耀。但是一旦转成世袭了之后,后代们享受了这份待遇那么就要承担起贵族的责任来。最直接的就是千年之战中必须获取足够的功勋来维续这个爵位,否则的话就等着被削吧!

  铁幕战庭原本传承的爵位就是公爵啊!它在百年前可是沥血王庭乃至群星帝国都算是最强的战庭之一。但是在上一次以及上上次的千年之战中它都只能派遣超舰队来参照,不但导致巨大损失也让它只能获取最基本的维持战庭这个编制存在的功勋却没有办法获得维续爵位的功勋。所以两次参战结束虽然编制还在,但其承载的爵位却从公爵落到了伯爵。

  血洛此时努力地提升个人爵位一方面是想要摆脱铁幕战庭内自己母亲的钳制,另一方面也是怀着雄心想要以自己的能力来重新振兴铁幕战庭。

  此时她的功勋其实也不少了,在战后统计中因为她指挥的铁幕远征舰队在后期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充当了殿后舰队,而后又孤注一掷式的打爆了灵狩军团的两艘母舰……这样一来她在这场战争中绝对是立了大功的。她毫不犹豫地继续升级自己的军功爵,却是终于将之升级到了子爵级别。

  她的军功爵位晋升倒是不用去觐见血尚王了,因为她本身就继承了伯爵的爵位。只有在这伯爵爵位晋升侯爵乃至公爵的时候才需要去觐见血尚王。而这机会么……在这场战争中有得是啊!先前那一战虽然惨烈,但却也真的是提供了许多机会。幸存下来的那近四十名舰长几乎每个都获得了能够晋升自己爵位的功勋……这样的战场,本就是为了有能力的人而准备的!

  “现在三位都是有军功爵位在身的,你们可以开始考虑射击一个属于个人的徽记了,这个徽记今后也就会作为你们个人的旗帜与荣耀。”血伯弘向血洛、血烟绫还有戎象解释道。他这里说的是个人徽记,是个人勇武和荣耀的象征,和继承来的东西有本质区别。

  这种事情戎象完全没有想过,于是理所当然地说道:“好的,让我们想一想。”

  但是他话音才落下,那姐妹两居然同时说道:“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戎象愕然转头,却见血洛已经投影出了一个冰凌斜插着军刀的图案然后说道:“这就是我的个人印记了。”

  戎象这才知道这丫头其实已经早就准备好了这一天……她是真的成长了许多呢!

  而血烟绫则也是投影出了自己的个人徽记,赫然是将方天无对戟缩小了的戟头图案。然后她又看了看戎象说道:“还有你的我也准备好了。”

  又是一个投影出来,居然就是凤翼凰喙的缩小图案,而且还是凤翼微展时候的样子,看起来倒是十分华丽有格调了。

  “满意吗?”血烟绫问。

  戎象当然只能回答:“满意,很满意。”

  血烟绫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然后又说道:“其实还不止,我们这两个图案是可以合起来的,你看……”

  两个投影图案交叠在一起,变成凤凰展翼之后竖立着一支霸气的戟头……原本戟头图案锋芒毕露显得过于凌厉,而凤凰展翼则是有些神秘之余多了一份温吞的感觉。可是现在两者相合却是让人觉得恩威并济尽显尊崇与底蕴的感觉。

  “这样就是我们钢铁军府的旗帜和徽记了,你觉得怎么样?”血烟绫再次带着期待的表情看了过来,一副很想得到戎象称赞的样子。

  “很好啊,这当然很好。”戎象还能怎么说呢,这时候只有一个标准答案。

  但是血洛看着却有些绷不住了,微微撅嘴了一下,那已经被差不多要被磨去的小孩子脾气又冒了上来,然后忍不住说道:“不行,我也要加入进来!”

  说着她直接就改掉了自己的个人徽记只剩下一朵冰棱雪花,然后又强行把投影丢过来贴在那凤凰展翼和戟头相合的画面背后,让这图案又多了一个雪花背景……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的样子。

  戎象和血烟绫无语地对视了一眼,然后就默默地收回了所有的图案……这丫头,他们两个的图案合起来可以代表夫妻两人共同发展打拼起来的钢铁军府,但是她加入进来又能代表什么意义?

  血洛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是她更清楚自己就是不喜欢刚才那种自己被撇在一边一个人的感觉,所以她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但是戎象和血烟绫还能怎么办呢?对妹妹(小姨子)只能宽容啊。血烟绫无奈地拍了拍戎象的胳膊,然后就扯着血洛去干活了,她们忙得很呢!她不忍心拒绝血洛当然也不能让她和自家老公直接腻在一起啊,所以当然是牵走了干活去,就是苦了戎象又要一个人了……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