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九十三章 真的横

第三百九十三章 真的横

  戎象对这次‘餐桌会议’真是不耐烦极了,在他想来这套制度根本就是一桩笑料,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谈什么事情啊,让他吃东西的心情都没有。而且这种分明是打破群星帝国固有公正制度的‘餐桌会议’也很难令他有任何好感……现在终于到了要撕破脸皮的时候了,他反倒觉得松了一口气。看着血锋庭主那张丑恶的嘴脸实在是太令人难受了。

  于是就在血锋庭主心满意足地点点头,然后对血洛继续施压时,戎象率先说问了一句:“所以现在进入打架的环节了,有什么规矩没有?”

  血锋庭主话到嘴边被堵回去立刻觉得有些憋闷,而王庭管家听了则是面带笑意地说道:“‘餐桌角斗’的具体规则一般都是双方自行商量,当然也会有一些约定俗成的经典‘角斗规则’,但是最基本的还是爵位在者不能死,而随从则生死由天。”

  “了解了,那就快点开始吧。”戎象挥挥手,将面前餐盘往前一推然后微微侧脸人往后靠着坐在那奢华的餐椅上。总算是在餐桌前坐下后第一次正眼看向了血锋庭主那边的人。

  血锋庭主当场就感觉头皮一阵发麻……虽然说他是习惯了权谋,但是能够成为这个强大战庭的主人自身当然也是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行。所以说他本身其实也是拥有巅峰实力的……但是他现在却本能地感受到了危险。

  然后还不等他说什么或者反应什么,他就注意到戎象那正对着这边的双眼忽然间仿佛变成了一片星空,似乎有无数光点在其中闪烁深邃得摄人心魄。

  但是下一刻,那双眼中的星光就一下子喷涌了出来!他双眼中猛地炸出一片湛蓝的碎光,一下就将血锋庭主以及他背后的那些侍卫们都给笼罩了进去……

  血锋庭主此时浑身寒毛直竖,因为他认出了这是根本就是一种大规模的灵能放射!他从没有想过竟然有人能够以这种方式使用灵能的,哪怕是能量掌控天赋的人也不行吧,毕竟掌控的灵能终究不会太过量大……可是此时戎象一口气释放出来的灵能,却如同海潮一般恐怖。

  血锋庭主毕竟是有实力在身的,立刻身前弹出一道灵能护盾将洒向他的一片光雨给拦住。而后他稍稍松了一口气,虽然这声势看起来很可怕,但实际杀伤力似乎还是差了一点。

  但就在他刚松口气的时候,却听见身边传来一阵起伏连连的哀嚎声以及重物落地的声音。随后愕然回头却看见他带来的那些侍卫竟然在这一片碎光之下纷纷被击倒在地。身前护盾破碎甲胄洞穿,他们的防御根本无力面对这片灵能碎光的冲击!

  随后他才意识到,自己抵挡起来轻松是因为他本身也拥有灵能,但是对于没有灵能的手下们来说这些灵能碎光就是不可抵御的洪流……也就是戎象现在大仇得报心思没以前那么绝了,否则现在躺了一地的就都是尸体。

  三两秒的时间内,血锋庭主背后就几乎没有一个人还能站着,只有血花葬安静地站在那里一眼不发……似乎她早就知道自己不会被攻击,甚至连一点应激反应都没有。

  血锋庭主的心有些抖,他努力说服自己这戎象大概只会‘虐菜’而已,但是这种一口气将就将他所有侍卫都给击倒的能力还是令他心中生出了胆怯。久居高位习惯了权谋处事之后,哪怕他自身也有实力却终究消磨了勇气。

  “你想要亲自出手吗?你的实力应该还不错吧。”戎象却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施施然地站起身来,似乎是准备要亲自动手和血锋庭主过招了。

  大约是因为血锋庭主本身有了怯意,这一刻居然是觉得戎象似乎格外高大而有压力。他神色明显慌乱了一下,然后强自镇定了下来:“你这是偷袭!”

  “不,我这是对‘餐桌会议’的意义完全了解了啊!”戎象一步步沿着长桌走向血锋庭主,看了眼对方那有些微微颤抖的双手,他俯下身去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说道:“相比起群星帝国对普通子民的那些公正公平的规则、法律,这‘餐桌会议’存在的意义不就是让强者可以绕开一切规矩与法律的束缚以方便他们霸占更多的资源吗?”

  其实戎象觉得这‘餐桌会议’还有另一层意义,是群星帝国为了防止世袭贵族们久居高位阶级固化之后不可避免地发生腐化,从而特意引进的一种贵族阶层间的竞争机制。

  强者需恒强才能保证自身利益,而弱者必须奋发才能确保不会被吞并……这种现象很有趣,明明对普通人来说这是个法规森严上升通道明确的国度。可是真当到达了一定地位之后才会发现这依然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而也就是因为戎象看穿了这一切,所以他居高临下的看着血锋庭主的时候才能让其感受到真正的屈辱……因为在戎象面前,此时此刻他血锋庭主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可悲弱者。

  “这一次,是我输了……”血锋庭主居然认怂了,他很理智地分析了一下双方的状况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并没有任何放手一搏的意思。

  “是啊,你只是认输了就好,对你一点损失都没有不是吗?”戎象语气玩味地说着。

  “那你还想怎么样?”血锋庭主冷哼一声问,他做出了决定反而倒是不着急了。

  戎象扭头看了眼血花葬然后平静地说道:“既然认输了,那么今天你就只能一个人回去,其他人都给我留下吧。”

  血锋庭主神色有些惊奇,他有趣地打量了一下戎象然后说道:“你要我的女儿?如果铁幕王庭的那位不反对的话我也没有意见。”电光石火间,他已经脑补了一番怎么用自己女儿来拉拢这个强横得不行的戎象。

  但是啊,戎象却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这跟你女儿有什么关系?血花葬本来就是我们铁幕战庭的人,我要的是地上这些人。”

  “什么?!不可能!”血锋庭主勃然色变道。

  “呵呵,可问题是现在他们已经是被烙印上我的印记的奴隶了,他们是我的战利品!”戎象说得很直白也很横。

  但血锋庭主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因为他注意到了自己的这些侍卫们抱着的额头上都多出了一道凤凰展翼的印记……那不就是戎象的个人徽记吗?!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