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突然出现的老头

第三百九十六章 突然出现的老头

  对于这群人的脆弱戎象也是觉得有些丢脸,毕竟怎么说这也是他的人不是?所以他干脆给这些人一人发了一套苦修士,让他们穿上了苦修士再和血烟绫对打……至少能够抗揍一些不是吗?

  但对于这些人来说日子却过得更惨了,身上伤是没有了,有苦修士的保护他们能够在血烟绫手底下撑更久。可是这天杀的阿瓦隆是谁发明的?为什么里面还有个斥力场让他们行动困难只能被动挨揍?所以他们忽然间认清了一个现实……先前他们看到血烟绫穿着苦修士揍他们还心有不忿,但现在知道了,要是没有苦修士在血烟绫的身上,他们大概已经要死好几遍了!

  至少不用担心身命安全了不是?他们只能这样苦中作乐,而血烟绫对此也是颇为满意……反正对她来说什么样的对手都是一样的揍,这群人穿上了苦修士至少还能抗揍一点,够她玩一下午了。

  但是渐渐的这些人也发现了一些端倪,他们发现每天和血烟绫对练虽然会累得连一丁点力气都用不出来,但这对于他们来说却是绝对有好处的!只是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他们各自的身体属性竟然都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提升。虽然效果不像使用强化物品那么好,但这都是额外的啊!

  无声无息间,他们心中对当前生活的看法发生了一些改变。虽然那两位大佬超凶残,但对他们其实也是有好处的啊。反正他们在血锋战庭的成长都是依靠自己在体制内一点点努力爬升起来的,虽然也算是血锋战庭的培养,但这换在哪个战庭里都是一样的。倒是他们在戎象和血烟绫这里,这是获得了‘指点’呢!

  反正这些人的脑子大概是已经被血烟绫给打没了,他们的思考方式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就在这休整的过程中,沥血王庭的誓师大会也顺利召开。血烟绫和血洛两姐妹在这次誓师大会上可以说是好好露了一次脸……王爵和公爵啊!别说王爵了,沥血王庭都已经两百年没有新的公爵出现了!而且血洛和血烟绫两人都是世袭领主家族出来的贵女,她们两个虽然是以军功封爵可也很自然地受到了世袭贵族体系的认同。虽然一众庭主、耆老都很排斥这两个年轻的姑娘获得那么高的爵位,但本质上却还是将她们当做了是自身内部一份子。

  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她们姐妹两却又是代表了群星帝**功晋升体系的最成功范例。在战争中只要能够搏取足够的功勋,那么就真的可以封公乃至封王!这在侧面也是增加沥血王庭公信度的事情,难怪血尚王要这么隆重地操办这件事了。至于戎象的册封就算了,也弄得那么隆重的话可就要引起旧贵族阶层的反弹了,过犹不及。

  有王庭的弹压在,这次册封大典进行得很顺利没有出什么意外,而两女各具特色的风姿也是彻底展现在了本次千年之战中所有将官的眼中。破军神姬血洛还有血武神姬血烟绫,铁幕战庭一门双神姬的名号也是彻底被叫响了。反倒是原本‘三神将’以及无冕者戎象之类的称呼被淡化了很多,只有最开始的一些老人才会知道……但这不也正是应了‘无冕者’这个称号的含义吗?没有冠冕的王者,不需要被人所知晓。

  现在算是战略僵持阶段,沥血王庭因为损失惨重为了自己人的利益考虑不得不暂缓征伐的脚步选择固守。而外围虽然依旧有灵狩军团的舰队围攻,但在各大战庭的防守之下也没多大威胁。

  而随着群星帝国四大王庭共同集结的时间节点越来越接近,沥血王庭这边再开启战端的可能性也不高了。已经取得巨大战果当然也受了巨大损失的沥血王庭怎么可能再单方面地去付出?当然得轮到其它三个王庭去作战了!

  也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位于b12战区的铁幕远征舰队众人暂时反而没有仗打了,在好好休整至于,就是玩命地进行太空堡垒的建设……因为经历过之前的艰难,所以现在每个人的忧患意识都很强烈。

  说实话,现在这种情况才符合戎象对这千年之战的设想。群星帝国调集境内全部力量的战争虽然听起来很惨烈,但实际上应该是一件很繁琐很复杂的综合性大事件。先前那种匆匆开战直接打得那么惨烈的情况才是意外吧。

  但就在他们等待最后集结完成之后的变化时,铁幕远征舰队中却忽然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客人。血伯弘以一种十分恭敬的态度将这人领上了钢铁壁垒号的舰桥,也引来了舰桥上许多人的注视……

  这是一个身穿百年前复古风格贵族长衫的老人,银白的发丝一丝不苟地向后梳起打理得十分妥帖干净。而让戎象和血烟绫两人第一时间有所感应的,还是老人行走间那种四平八稳的微妙感觉……那仿佛是完美之躯带来的超级平衡!

  但是真正让人吃惊的,却是老者领口下方绣着的那一个象征着铁幕战庭的徽记……

  “钢铁壁垒号,没想到五十多年没见它还在服役。”老人语气怅然地说道。

  “您是……”血洛和血烟绫忽然都有些不敢造次的感觉,这个老人她们似乎有些眼熟,但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血敕那个混账至少还给我留下了两个那么可爱那么出色的孙女,也算是让我老怀大慰了。”老人家微笑着看着两女,目光中竟然都是慈爱。

  血洛和血烟绫瞠目结舌,她们恍然中想起了自己在哪看过这个老者的样子了,那是铁幕战庭上庭主府中某处挂着的一张画像……她们爷爷的画像!只是当时她们的爷爷看起来还很年轻,不像现在这样老态毕露。

  “爷爷?”血洛试探着问了一句。

  “唉~”老人家应了一声,却是笑出了声来。

  但是血烟绫却是更冷静一些,她没有马上去认亲而是带着一些戒备的眼神看向血伯弘问:“这是怎么回事?”

  姐姐的戒备一下子提醒了血洛让她想起了自己先前遭受的一年多的囚禁,那还是被她亲妈给圈禁起来的啊!她立刻收敛了笑容也露出了防备的表情,舰桥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