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时间跨度一下子大了起来

第三百九十七章 时间跨度一下子大了起来

  血西平,这是老人的名字,也确实是姐妹两的爷爷。而老人先前说出的那个‘血敕’,也就是两女父亲的名字。而在血伯弘的证明之下,老人的身份确凿无疑,的确是前两代的铁幕庭主血西平回来了!

  “可是我们都以为你五十多年前已经死了!”血烟绫依然带着戒备心地问道……任谁看到一个在概念中已经死了五十多年的人都会有这种表情的。

  “是啊,我已经一百九十三岁,是差不多要死了。”老人却是发出了一声感慨,他对姐妹两的戒备很是伤感的样子说道:“血敕啊血敕,老子这辈子一世英勇,结果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不着调的玩意儿?”

  姐妹两面面相觑,随后血洛看向姐姐……血烟绫微微迟疑之后说道:“不像说谎的样子,你说呢?”她又问戎象。

  戎象感应了一下对方的生命电场,然后微微颔首道:“他的生命电场虽然波动比较剧烈,但不是说谎的频率。不过不排除他能控制生命电场波动,巅峰圆满的强者再怎么小心也不过分。”

  血西平原本那一张老绅士的脸立刻横了起来……太过分了好不好,哪有这样当着人面明说的?他恶狠狠地瞪着戎象说道:“小子你又是哪个?别在这里挑拨我们祖孙关系!”两个宝贝孙女不舍得骂,万幸这里有个‘替死鬼’。

  然而血烟绫却看不得自己丈夫受委屈,立刻站在戎象身边轻轻挽起他胳膊平静地说道:“他是我的丈夫,也是当前我们姐妹唯一可以信赖的男人。”

  “没错,除了姐夫以外,任何人都不值得我们去信任了……”血洛也在旁边不甘示弱地挽住戎象的另一条胳膊,只是说着说着语气就低落了下来……她始终是被自己的母亲伤得太深了。

  血烟绫身上有些凶巴巴的气息了,姐妹两的日常塑料这就要开始了?戎象的头皮有些紧,但却很是淡定地将两女同时护在身后然后直视那血平西道:“您知道她们在铁幕战庭遭受了什么样的待遇吗?”

  血西平一时间惆怅得说不出话来……他当然打听过,所以才能够理解两个孙女的顾虑啊!

  血烟绫作为铁幕战庭的长公主,竟然要被远嫁至天琴联邦!要不是戎象横插一脚,她此时的命运早已经是截然不同……原因竟然只是因为她太出色太能干,挡了一些人的路!而血洛呢?她竟然被自己母亲囚禁了一年多,一年多实力停滞无法提升。虽然性格上完成了蜕变最终有了‘破军神姬’的受人敬仰的名号,但她终究是遭受了亲人的背叛!

  姐妹两的命运其实是类似的,一开始血烟绫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就是想要让她去送死。但后来这个人选换成了血洛,却不是因为血洛的天赋特殊,反而实际上是因为血烟绫太能干了!一些幕后的人情愿换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姑娘来做替死鬼,然后把血烟绫远远地支开……

  可以说她们都是遭受了至亲的背叛本应当是哀莫大于心死的……但是血西平却忽然看见戎象背后那边,血烟绫狠狠地瞪了眼自己的妹妹,然后前一刻还面色低沉的血洛却俏皮地翻了个白眼回应。

  血西平见状心情不知为何好了许多,看戎象也不再是那么深恶痛绝了,他语气复杂地说道:“看起来你把她们照顾得很好……”有些酸酸的味道。

  最终祖孙三人还是相认了,当然无论如何血洛和血烟绫都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爷爷有所保留。不过血西平对此也只能无奈,随后他却血伯弘说道:“麻烦给我们一些时间,我有些事情要跟这些孩子们说。”

  孩子们……血伯弘不知该如何吐糟了。这些‘孩子’凶起来可吓人了!不过他知道现在的确该是自己离开的时候了,于是微微欠身就告辞了。

  舰桥上当然也不是谈话的地方,戎象识趣地将血西平引到了舰桥外的一个休息室内。随着休息室内的门关上,渐渐地房间内就有了一种特殊的气氛弥漫。

  戎象感觉似乎缺了些什么,然后来到休息室的餐饮机那操作了一下,随后一股辛辣的酒香弥漫……

  “你这是在做什么?”血烟绫奇怪地问。

  戎象晃了晃自己手里的酒壶说道:“我知道古代的人都喜欢喝着这种被称为酒的饮品倾诉或聆听,所以……我这里有壶酒,请说出你的故事吧。”

  血西平有些疑惑地接过了戎象手里的酒壶,闻了闻那辛辣之中带着些香醇的味道他有些不知所措,但觉得这么做或许可以和自己的孙女拉近一些感情,所以就对着那壶酒‘吨’地闷了一大口!

  入口极其辛辣,一路火烧入咽喉并且沿着食管火线而下,令他随后整个胃都暖了起来……虽然是第一次尝试这种饮品,但不得不说有些人是真的天生该喝酒的,血西平在强行压下了咽喉中的不适之后就被这种刺激的感觉给吸引了。然后又是‘吨吨’喝了两大口,这才长出一口气带着些微醺的感觉说道:“这东西不错,就是可惜对身体的影响力有限,我的身体大概三分钟内就能够将它都降解了。”

  “喜欢就多喝两口。”戎象明白有些人就是喜欢那种微醺的感觉。

  而血西平再又喝了两口之后就明显有了倾诉的玉望了,他放下酒壶长叹出一口带着酒香的热气说道:“你们一定都很好奇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我这些年又究竟去了哪里吧?”

  戎象和姐妹两都是点点头。

  “百年前啊……”酒精让血西平回忆起了许许多多的东西,随后他化成一抹苦涩又后悔的笑容道:“一百三十年前,我在超级战士六段的阶层停留四十年后,总算是觉得一切根基都已经夯实到位,然后最后一步迈出直接成就了巅峰圆满。然后又十年巩固,我收到了来自群星帝国某个特殊群体的邀请离开了战庭前往另一片特殊的战场征战。那时你们的父亲三十岁,我以为我可以放心地离开。”

  戎象一听这个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忽然以一种奇怪的目光看向血烟绫和血洛……一百二十年前她们的父亲已经三十岁了,那么她们现在多大了?

  “我只有二十三(十九)!”两女同时对戎象做出了很凶很凶的表情。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