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血敕的骚操作

第三百九十九章 血敕的骚操作

  残酷的现实让当初心高气傲的血敕发生了一些心态上的根本性转变,他开启了一段在铁幕战庭的高压统治,甚至对那一段真正的历史下达了禁口令,他不想听见任何人谈论他的过失……

  而血西平的回归给血敕带来的不是什么安全感,却是更巨大的压力!他害怕血西平会因为他的错误而撤销他庭主的身份而另选继承人。因此在血西平征战归来以为总算可以着手解决战庭的事情时……他遭受到了自己儿子的一场甚至比千年之战还要惨烈的袭击!

  原本跟随血西平前去千年战场的老一辈精华人物在那场伏击中几乎折损殆尽,但实际上血敕的这次行动是失败了的,因为血西平最终并没有死,而是在失望与痛苦中选择了离开……既然儿子不想他插手,那么他就不插手了吧!而也正是因此,原本血西平归来凭借他人脉和实力铁幕战庭是有望修复的,现在也只能继续在原地躺着空耗资源了。

  血敕作为一个挑起众怒的失败者,他甚至连筹措修复战庭关键资源的渠道都没有!而他为了继续自己的统治,竟然是开始在铁幕战庭内玩起了‘假死’的操作。他先是宣布前任庭主血西平在千年之战中‘身亡’,然后自己又在下次千年之战后作出重伤不治的样子没过几年就‘死’了。实际上是留下了子嗣也就是血氏姐妹在外吸引目光,而他自己则是隐藏到幕后去了。

  戎象对于血敕在后期的这些骚操作真是无言以对……让血氏姐妹试验了一个‘血墨’的角色,这是为了在需要的时候能够随时把女儿们踢开然后自己再出来亲自扮演这个自己的‘儿子’啊!

  也难怪铁幕战庭的一些高层会表现得那么奇怪了,在明知道战庭只有血洛和血烟绫这两个继承人的情况下却始终不愿意向她们效忠反而是还一直听从着她们母亲的命令……也就是说,就连姐妹两的母亲其实也是被推上台面来的一个幌子,真正在幕后操纵一切的就是这个早就应该‘死掉’的人?

  姐妹两面面相觑都沉默了下来,而血西平则是一口接一口地喝着戎象给他的哪壶烧刀子,他发现自己真的是喜欢上了这种辛辣刺激的味道以及那微醺的状态。戎象则是觉得有些难办,他连想要安慰都不知道该如何着手,总不能跟姐妹两说:我们去干掉你们的爹吧?

  以往对任何事务都能够很快入手处理的血烟绫这次也一时间茫然了,但是没想到反而是思虑相对简单一些血洛却是忽然间一拍桌子说道:“不管了!反正现在我是铁幕战庭的庭主,这是已经完全合法并且公示了的。叫我对我的父亲怎么样是做不到,那么就干脆让我把整个战庭彻底掌握在手中,斩断他一切的羽翼让他想闹事都闹不起来吧!”

  血烟绫和血西平听了不由自主地都点了点头……他们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血敕,现在既然血洛给出了自己的想法,那么不管这想法是否可行是否是好的,总算是有了一个方向不是?

  了解前因后果之后,血氏姐妹对血西平的态度也总算是软化了一些。但毕竟都是被至亲之人伤害过的,对于这种血缘亲人反倒是没有对戎象那么信赖了。而戎象的注意力则是在另一方面,他很在意对方话语中提到的那似乎是只有到达巅峰层次才能够前往的神秘所在?

  留在双子星系的维尼亚似乎也是从类似的地方退役回来的,还在那里患上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只是不知道那些地方究竟有何神异之处,竟然吸引了一批批的人类巅峰飞蛾扑火一般地前往?

  血西平在说完之后就带着酒壶走了,他知道这些年轻人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这些信息带来的冲击……然而他不会想到,对于三人来说这段信息其实并没有带来太多理念上的冲击,只是让他们需要重新考虑事情罢了。

  “首先最重要的是,我们接下来该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王庭?毕竟按照爷爷所说,一直以来都针对我们的其实是其他那些想要瓜分铁幕战庭的人。”血洛首先抛出疑问,这方面她十分重视。因为她作为庭主,对外可都是她要去待人接物的。

  “不偏不倚就行,不管是不是真的,但当初造车铁幕战庭没落的那一战中,王庭的不作为本身就算是一种偏向了。现在就算血尚王想要弥补什么,那也是我们赢得的……而且,他们还骗走了我们的跃迁技术!”血烟绫则是带着一些生气的感觉说道。

  “他们的跃迁技术果然还是抄袭了我们的?”戎象问。

  “虽然有一些变化,但是我特地兑换来了比对了一番之后就可以确定,这里面核心方面的技术就是取自于上次我提交的那份资料,只是发明者换了一个名字而已。”血烟绫原来早就做过这种事了啊……只能说女人的报复心果然不能小觑。

  毫无疑问,这是有人起了贪心想要霸占这项重要的发明了。或许这只是王庭内某些人的贪念作祟并不是血尚王的意思,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是应该要被记在王庭的头上。

  “那就正常应对保持距离吧,终究自身强大才是硬道理,我们自己强大了之后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戎象了然地说道,觉得有机会可以帮血烟绫把场子找回来,不然这怨念积累下来会烧到自身的。

  “还有对其他的战庭呢?他们对我们可都是不怀好意的。”血洛又问。

  这次戎象琢磨了一下却还是给出了跟先前一样的答案:“正常对待吧,他们不来找麻烦我们就客客气气,来找事情就只管怼回去!”终究,还是要自身实力足够才行。

  “好吧,那么最后还有……”血洛还想继续问什么,随后却忽然住口了说道:“这件事情就让我自己来解决吧,我不想假他人之手了。”

  如何对待自己的父母,这就不是戎象该插手的事情了……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