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该放下的都放下了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该放下的都放下了

  玫瑰伊人号再次了……这是戎象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因为他知道无论是铁幕战庭还是钢铁军府接下来都会是一段很平稳的发展期,他怕闲下来的姐妹两会把他逼死……溜了溜了!

  当然,以上理由都是不能宣之于口的真实情况,对老婆和小姨子的说法是:他有他的追求,现在家中无大事,他想要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了……

  正常人家里面要是哪个丈夫感说出这种话来翘家那指不定要被打断了腿然后拴在家里罚跪,但血烟绫终究不是寻常女子,她本来就有一份偌大的基业要管理觉得自己常常没有时间陪伴戎象亏欠许多。现在见戎象要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了自然也不再阻拦……甚至她还吧cz和帕佩蒂丝两大女仆都送到了玫瑰伊人号上。美其名曰照顾戎象的起居生活,但实际上还有一些意思她没明说但却已经相当于是默认的。

  离别前夜,放下了一切事务的血烟绫专门抽了一整天的时间陪伴戎象,如同寻常夫妻一般呆在一起也做了一些寻常夫妻该做的事情……只是差一点戎象就感觉自己要改变主意留下来了。可他第二天还是走了。

  儿女情长固然令人沉迷,但是戎象更清楚自己的追求。他还记得当初在铁幕战庭的宏史馆中所作出的宣誓:当祭此躯祝种花!

  现在,是时候了。

  玫瑰伊人号划破长空直接往远星云团而去……这一走不知道要多久,那边那位老爷子终究对他多有照顾临走前也正好告别一番。而最重要的是戎家作为最古老的家族,事实上还保留有一份古老的航路星图。他要追本溯源,那么获得这份星图就是第一步。

  玫瑰伊人号上除了cz和帕佩蒂丝两大侍女以外,还有一众驾驶星舰的帕佩特以及隶属于戎象的凤翼军……这些人始终是一颗定时炸弹,所以戎象干脆带在身边让他们和他一同远离群星帝国。没有了引爆的契机,他们自然也就不是炸弹了。

  倒是戎玉琪这次没有和戎象同行,她似乎最近和马洛夫打得火热,居然直接不要他这个弟弟了……

  再次来到远星云团的长戎星,戎象看着这原本可以作为‘第五王庭’的庞大人造星球依然会有些惋惜。但是长戎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生存之道,戎家的繁衍也不用像群星帝国那样在征战中淘汰弱者,也算是得其所乐。

  “这次你准备呆多久?”老爷子亲自迎接,看着戎象就觉得高兴却又有些唏嘘……如此出色的孙子却始终游离在戎家之外不愿彻底归家,这可真是……说着他又狠狠地瞪了一眼旁边被他硬拉来迎接的戎戍:都是这混蛋造的孽!

  戎象对此当即咧嘴一笑,完全不遮掩自己对看到父亲吃瘪的得意劲儿,然后说道:“这次来一方面是想要看看您老人家身体是否安康,另一方面则是准备讨要那份古老星图……我准备要去追寻那古老的家乡了。”

  “不行!”戎戍在旁边却是突然出声否决!

  老爷子和戎象都看了过去,这个自我放逐了近十年的男人憋红了脸最终才干巴巴地说了一句:“那条航路许多年没人去探索过了,谁知道会有什么变数?”

  这是在关心他?

  戎象心里面琢磨了起来,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不就是这个男人笨拙的关怀吗?

  其实到了今天,戎象心里面对于这位父亲的心结早就都消解了,更何况大仇也已经报了。所以他对戎戍的态度就很平和了,他说道:“父亲不用担心,我如今也已经是巅峰圆满层次的强者,又有玫瑰伊人号这艘被改造至极品品质的飞船代步,哪怕是重履旧航路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戎戍愣了愣神,看着戎象以如此平和的态度和他交谈一时间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老爷子在旁却看得清楚,他知道戎象是真的放下了……只是虽然放下了心中的怨,可是丢失的父子亲情却终究也找不回来了。

  “别傻站着了,既然来了那就先多住两天,反正你不急着走吧?”老爷子来打圆场。

  戎象微微颔首表示愿意听从老爷子的吩咐……于是他就在长戎星又住了一个星期,与老爷子不时高谈阔论聊一些当前各方局势,倒也过得舒心。

  ……期间戎戍几次前来又是几次没能把想说的话说出来,直到最后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替他开口道:“他想说的是,你母亲的仇已经报了,你也不用再时时记挂在心了!”

  戎象听了一阵沉默,才反应过来戎戍一直在他面前晃悠是想要跟他说这件事……因为先前父子两是有约定的,要先由戎戍尝试报仇如果不成功再由他去。可他早就亲手报了仇,所以这件事反而早就被他抛之脑后。

  “是这样啊,那就太好了。”他微笑着应了,没有说破……既然看穿了,那么许多事情也就没有必要再计较得那么清楚。

  戎戍有些怅然若失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戎象见状只是微微点头然后就对老爷子说道:“差不多了,我该继续上路。以后或许会很难联系上,但现在有了跃迁技术我这一去说不定也要不了多少时间。”

  老爷次听了稍稍振奋了一下精神,然后才说道:“也好,一路小心。”老爷子反倒是干脆爽快得多。

  戎象于是正式告别,踏上了他那追根溯源的旅程……

  直至玫瑰伊人号消失在虚空中,老爷子才看向自己那有些失魂落魄的儿子有些不满地说道:“你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是这副样子,真是给我孙子丢脸!”

  老爷子脾气刚烈,这一番话可算是把戎戍给骂惨了。但是戎戍却不生气,只是怅然地说道:“他早就知道他母亲的仇人是谁了……现在想起来,那个先一步攻击黎明教会的人应该就是他吧!我早就该知道的,以单人单舰就将混乱星域的局势全部搅乱,那艘传说中的飞船可不就是玫瑰伊人号吗?”

  “是这样吗?”老爷子也是有些意外,但随后则气呼呼地指着戎戍骂道:“你看看戎象小小年纪都已经从仇恨中走出来了,你怎么还困在里面呢?”

  “我只是想该怎么补偿他这么多年的……”戎戍没有说下去,因为这正是他的悲哀之处。当初迫于无奈做出了那般遭到所有子女愤恨的决定,如今再想要补偿又从何谈起?他的子女除了最年幼的戎玉芝,又还有哪个需要他的照顾了?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