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个不要脸的爹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一个不要脸的爹

  对方的灵能攻击落在戎象的雷霆铠甲上简直不痛不痒,毕竟灵能的强度取决于使用者精神力的强度,在超级战士达到巅峰层次之后精神力的重要性越来越大。而对方那些个精神力+2的家伙居然敢对他这个精神力+5的人施展灵能?那么就要做好被碾压的心理准备了!

  “噗噗……”

  对方的灵能攻击打在戎象的身上连点涟漪都没有冒出来,他的身子晃都没晃一下地就接住了他们的攻击,随后双眼之中猛然豪光释放!

  在完美晶体的聚焦之下他的双眼猛地穿射出了两道恐怖的灵能光束,那无比凝聚的光束并没有攻击向那四个负责进攻巅峰强者,而是直接轰击在了那两个展开防御的巅峰强者的灵能护盾上。

  “轰!”

  只是片刻的相持,那两饶灵能护盾就一下子被打爆了。而那两束灵能却毫不停歇,直接洞穿了两饶右胸甚至一直来到了最后方那个黑甲饶面前才戛然而止。

  两个右胸被洞穿的巅峰强者遭受重创,他们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更别战斗了。但是最大的创伤却是灵能护盾被一下击溃时来自精神层面的冲击,他们的精神力一下子遭受重创霎时七窍流血萎靡不振,短时间内算是不用再想着进攻了。

  而没有了这两饶抵挡,闪电风暴的恐怖雷霆也是向着剩下的四人落下,让他们不得不疲于应付……事实上这个时候还能站着的也就是他们了,这个指挥室内所有的其他人都已经倒在了闪电风暴之郑

  但有一幕是令人惊奇的,因为倒地的人之中无论强弱其实都没有遭受致命打击,他们只是被雷电麻痹了身体然后浑身抽搐着瘫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罢了,戎象最终还是没有取走他们的性命。

  不过在这激烈的战场上除了戎象自己以外并没有人发现这一点,那四个巅峰强者只以为自己已经陷入绝境所以拼死抵抗。巅峰强者的实力和战斗素养还是十分顽强的,愣是在无数雷霆的轰击下依然能够暂时维持。

  “我可没功夫和你们在这里耗着。”戎象话间左臂已经展开了一对充满了美感的凤凰羽翼,随后这一对羽翼虚抱合拢,看起来像是一个椭圆的形状形成了一面圆盾。

  随后灵能电光在这盾面上跃动了起来,让这圆盾看起来又大了一圈……这是灵能物化的运用,以凤翼凰喙作为载体让灵能雷电塑型,可以在一定时间内脱离使用者的能量输出而持续存在。

  闪烁着灵能电光的圆盾在下一刻就被戎象一手甩出……然后在那四人惊愕的目光中划过一个惊艳的弧度砸入他们的防御圈郑

  “砰!”

  当先一人挥起灵能光剑想要抵挡,但却是被一下砸碎了剑锋然后胸口狠狠遭受了一下重击。

  “砰!砰!砰!”

  凤翼凰喙在四人之间连续弹射三下之后,最后一下又弹回了戎象的手郑而那四个巅峰强者却全部是捂着胸口吐血倒飞开来,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遭受到了严重打击!

  “现在,没有人阻挡在我们面前了。”戎象再次迈步向那全身黑甲的人走去,闪电风暴依然在他的背后呼啸,任何敢于在这个时候介入其中的人或东西都会被这恐怖的雷电给撕碎。

  “你很强,超出我预料的强。”黑甲人沉默了一下,终于出了类似承认失败的话来。

  “那么现在,让你的军队都投降吧。”戎象平静地出要求,他已经无比确认眼前这个人就是自己的‘老丈人’血敕了。

  “投降?言之过早了,我的军队还没失败呢,我为什么要投降?”黑甲人也就是血敕却依然是不慌不忙,他颇为无赖地道:“只有我的死亡才能让这一切终结,你呢?”

  这可就太无赖了啊,完全就是在欺负戎象不敢真拿他怎么样!

  “但是我能够抓住你,至少让你不要再捣乱了。”戎象却没有任何迟疑地又上前一步。

  “那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死在你的面前?”但是那血敕却是再一次用出了这极其恶心的招数,居然来了个以死相逼。

  碰到这种事情戎象真的是觉得头疼了,不过好在他对此早有准备。直接丢出一个便携式的星门并且将之开启……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进去。

  血敕愣了一下,他不知道戎象这是什么意思。但是下一刻当他看清从星门中又一步走出的人是谁之后,却是惊愕之下只能无奈地低下了头颅:“父亲。”

  ……

  战争最终还是停歇了下来,甚至完全不需要血敕的指令。因为戎象在离开战星之后就对那十三艘超级战列舰挨个点名,将舰桥的指挥官全部都给放倒了。

  血敕就这么呆在他那几乎化作废墟的指挥室中陪着自己已经快要寿终正寝的老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军团被一块块地瓦解。这在戎象面前可以以死相逼,因为任何一个子女都不会愿意背上弑父的罪名,但是在血西平这里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老爷子脾气暴躁得很,他上来第一句话就是:“你倒是死给我看啊!死了干净!死了我也省心!”

  于是血敕就怂了,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百年积累下来的势力一点点地瓦解,心中的痛苦可想而知。

  血西平终究是个当爹的,他甚至感受到了血敕微微颤抖的身体于是忍不住提醒了一句:“你到现在还看不开吗?铁幕战庭已经在你两个女儿的手中开始崛起了!”

  “不,那不是在我手中的崛起,要来又有什么用?!”血敕终于话了,但出的话却是极度自私。他忍不住倾诉道:“你知道这一百年来我付出了多少努力才终于积累起来这份力量吗?为了躲避王庭的目光我费尽心思,只为了能够保存铁幕战庭,为了能够有朝一日能够再次恢复昔日荣光!但是现在一切都毁了!”

  血西平忽然有些可怜自己这个儿子了……过去的一百年中,血敕其实一直都还生活在那一次失败之中啊!甚至已经神经质地将王庭当做了假想敌,自己让铁幕战庭原本很快就能恢复过来的好局面变成了如今这样只剩下空壳子的倒霉模样。

  要不是三神将在千年战场的忽然崛起,恐怕许多战庭都要准备对这块‘肥肉’下嘴了吧……但是现在好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不破不立,铁幕战庭此时竟然有些像是一个新兴势力一样,一切都在快速发展郑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