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四百九十八章 宴无好宴

第四百九十八章 宴无好宴

  <tent>

  当众人饮下第二杯酒并且完成默哀之后,血尚王果不其然地又举起了第三杯酒……这让戎象不由得肚子里犯嘀咕,该不会是想要把他们灌醉吧?可是把他们灌醉了对于血尚王来说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戎象想不明白,红醚的效果有些强,一阵阵的眩晕感正后劲十足地袭上脑门,让他对当前的情况都有些难以分析了……或许,这就是血尚王的目的?

  这时候血尚王已经端着酒杯来到了三人面前,然后面带微笑地说道:“这第三杯酒,我想以一个父亲的身份邀请三位和我的长子血东驰一起喝一杯……他,就是我选定的继承人,将来继承沥血王庭君为的人。”

  听他这话戎象才稍稍有些释然,似乎这是为了给自己的继承人铺路?的确,在血氏姐妹两强势崛起之后,当铁幕战庭修复而钢铁战庭新立,她们组成的势力联合起来已经足以使得王庭侧目了。这甚至比当年的铁幕战庭还要值得关注,因为这毕竟是两个战庭的联合势力,并且首领又都是那么地天资纵横绝对是潜力无限。

  这个时候一个将自己打理得衣衫笔挺显得十分精神的年轻人大步流星走了过来,他就是血尚王的长子血东驰,也是被认为可以成为沥血王庭继承人的出色年轻人。他来到三人面前忽然接过自己父亲手中的酒杯,然后对三人说道:“原谅我的无礼,但是父亲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他又不是巅峰强者恐怕再喝下这杯加了红醚的酒就要被抬回寝宫了,这对于王室来说可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所以我想代替父亲与诸位尽饮杯中酒,可否?”

  戎象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但是他原本一直很灵验的危险预知在红醚的作用下也变得恍恍惚惚起来……倒是那种酥酥麻麻的电流刺激得他的大脑皮层蛮舒服的。

  “无妨,孝子总是让人敬佩的。”血烟绫这次代替戎象发言,因为她知道再停顿下去就显得失礼了。

  于是三人和血东驰再次举杯尽饮,倒是显得颇为欢畅融洽的样子……只是在三杯红醚酒过后,最是不胜酒力的血洛已经有些摇摇晃晃的了。而血烟绫倒是还能够坚持,因为她在精神力方面要比血洛强一些。戎象则一直维持在了一个将醉未醉的微醺状态,这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可以彻底压制这种红醚酒对身体的进一步麻醉所至。但是这对于他来说又未尝不是一种惊喜?他在编译出酒这种饮料之后最惋惜的是什么?正像血尚王所说的,他最惋惜的就是喝酒没办法喝醉啊。但是现在有了红醚下酒,似乎让他的这部分愿望竟然能够达成了?

  然而就在戎象三人将第三杯红醚酒下肚,身体还在承受红醚那一波又一波的飘忽感觉时,血东驰却是忽然间高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说道:“在这别开生面的场合,我血东驰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众人意外地看去,却见他目光坚定而深沉地注视着戎象三人这边……或者确切点说是聚焦在已经有些站不稳的血洛身上,他说:“我从没有想过我竟然会在这场宴会上见到这么美丽的人儿,我也从来没想到一见钟情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的身上……你的一举一动每个神态都令我神魂颠倒……我现在很确定,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女。嫁给我好吗?血洛小姐,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你带来幸福。”

  一霎时,全场安静了下来。似乎所有人都很意外于血东驰这个突如其来的求婚,要知道在这之前他们甚至连一面都没见过!

  “哈?”血洛带着一丝疑问的神情哈出了一口热气,然后憨态可掬地笑了起来摆摆手说道:“我不行的。”

  “为什么?你怀疑我对你的爱吗?”血东驰步步进逼。

  “我发过誓言此生不会婚配。”血洛尽可能地让自己显得严肃一些,但是天旋地转下她有些难以自持。

  “难道就不能为了我而打破这个该死的誓言吗?”血东驰并没有将血洛的推辞放在心上,因为对于他这样的王室来说从来就不信誓言这种东西。

  看到血洛被这样求婚、逼问,戎象心中毫无疑问也是感觉到了难受。但是他有限的理智还是在告诉自己应该保持克制……王室不会做毫无道理的事情,血东驰既然这个时候提出求婚那必然是血尚王事先安排好的。所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可以说完全是在血尚王的算计中,那么该怎么打破这份算计呢?

  但是他还没有想出什么呢,血洛却已经自己做出了应对……在红醚酒的影响下她的性情越来越接近天然,所以在这个时候竟然是一下躲到了戎象和血烟绫的背后带着些哭腔地喊道:“姐姐、姐夫,这个人好烦啊,帮帮我……”

  这个带着些哭腔的音调让戎象当场头皮一炸……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血洛的心中是个什么样的地位了:可以作为依靠的男人!

  她此时是最天然的表现,她因为一直以来接受的教育让她心中对王庭有本能的畏惧所以不敢违抗血东驰的进逼。但是在她的生命成长过程中却有两个人一直作为最坚实可靠的后盾给她带来安全感,所以在遇到麻烦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就想要寻找他们的帮助,就像一个被欺负了孩子一样……

  所以当血东驰还想要上前一步的时候,戎象已经上前了一步定在他面前说道:“你吓到她了。”

  “抱歉,是在下唐突了。”血东驰立刻后退一步很有风度地微微欠身然后说道:“但我的确是情难自禁。”

  这时候血尚王也是‘哈哈’笑着说道:“这是他们两个的事情,你们作为姐姐和姐夫的也不能一辈子将她看在身边吧?老夫倒是觉得他们两个的婚事是很好的,这是一件对我们两家都很好的事情不是吗?”

  这也算是终于图穷匕见了……

  </tent>

  钢铁战庭 </p>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