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五百一十四章 终于还是背身而行

第五百一十四章 终于还是背身而行

  戎象平静地看着血西平向血敕说明,自己则是在一口未动的饭桌上拿起了酒杯往里面倒上了一些这段时间他特意调配的红醚酒,然后仰头就喝了整杯。

  而血西平见状也倒了一杯跟着一同干了,才红着眼睛将杯子倒扣在桌面上问:“戎象,看在以前我们相处得不错的份上,能否放过这个孩子?”

  戎象笑了,因为他已经完全看出来这老爷子的立场改变……或者说老爷子从头到尾始终只是站在铁幕战庭这边,一切对铁幕战庭延续有利的事情他都会支持。先前帮助他们是这样,现在又帮血敕说话也是这样。

  所以聪明的戎象没有问为什么,而是很直白地说道:“看起来我们在王庭的表现令您很不满……也没错,这的确是影响到铁幕战庭的稳定传承了。”

  血西平没有说话,他神色疲惫地出了一口气然后说道:“这次你们闹得是太厉害了一些,几乎打破了一直以来群星帝国内王庭和战庭之间的默契。”

  “默契?好吧,这事算是我们做得不好吧。”戎象无所谓地耸了耸肩,然后又往自己的嘴里倒了一杯红醚酒。然后他就又找到了那种稍稍有些醉酒的感觉,情绪高昂了不少,心情也愉悦了起来。

  “你现在已经开始这样敷衍我了吗?我以为我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血西平微微皱眉有些不满地说道。

  戎象却是已经又第三杯酒下肚。然后彻底进入微醺的状态懒洋洋地说道:“不是敷衍,而是……老爷子,你应该也能够察觉到这段时间两座战庭内部的各种人事变动吧?难道你就没有一些特殊的想法吗?”

  血西平听了沉重地点点头:“就是因为发现了你们的举动,我才不得不想要找你们好好谈一谈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但是这样仓促的战争准备实在是很容易给外部势力以可乘之机。”

  “哈?战争准备?”戎象惊奇地看着血西平老爷子问:“我记得我都已经说过是要准备远迁拓荒吧?”

  “这种理由也就是瞒一瞒那些普通人了,你们真正的目的明眼人一目了然。”血西平却是开始以他的角度做出揣测,或者说是那‘明眼人’的共同思维来揣测道:“钢铁战庭新立,这是理所当然的羸弱之处,所以你们不断地从铁幕战庭抽取富余的力量来填充钢铁战庭,为的就是均衡两者之间的战力使得这双星体系不会出现弱点。而且铁幕战庭和钢铁战庭的战争帷幕是那么地互补互足,两者如果真的能够发挥全部实力的话绝对可以起到1+1远大于3的结果。这是哪怕王庭也必须慎之又慎的组合,又怎么可能会让钢铁战庭远迁拓荒呢?”

  “是这样的吗?”戎象听了不由得有些怅然,他发现哪怕是血西平老爷子也在关心则乱之下变了很多。他觉得很失望,但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喝干了一杯红醚酒说道:“那就要看看究竟什么人敢在我们‘三神将’的治下闹事了。”

  他都懒得辩解了,反正当一个人已经按照自己的心意对一件事形成了固有认知之后,想要扭转这种认知一般也就只能依靠事实来说话。戎象不准备多说,反正到时候他们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

  这一杯酒下去,那一瓶红醚酒就都见底了,他也就不再留恋地站起了身来往外走去。但是血西平依然拉住了他说道:“你还没有答应我,不会对这个孩子下手!”

  但是戎象却哂笑道:“就算我现在答应你,但是你会相信吗?”

  丢下一句话就彻底离开了,却让血西平神色凝重地站在了原地犹豫良久。这个时候血敕却是走了过来,确定戎象和姐妹两都已经离开了之后才说:“父亲,现在的情况您也知道,是不是该做出决定了?当初虽然是我伏击了您凯旋的舰队,但那终究只是理念之争,我们都想要让铁幕战庭重新崛起。但是现在我那个两个不孝又愚蠢的女儿实际上都被一个外人掌控住了一切!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铁幕战庭拖向万劫不复啊!”

  “我又怎么知道,你再次掌权的话是否又会给这座多灾多难的战庭带来灭顶之灾呢?”血西平语气凝重地说道:“她们还只是可能会给战庭带来灾难,可你却是已经差点将战庭给毁灭了!”

  血敕眼中闪过羞恼,但随后却松了一口气说道:“但如果最终享受成果的不是我,而是我的儿子呢?”

  “你什么意思?”血西平问了一句废话,但是可以看得出他已经怦然心动了。

  “既然您觉得我是耻辱,那么为什么不亲自培养一个合适的人选出来呢?”血敕指着血思清的肚子说道:“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大了,我可以确定那是个健康的小子。”

  血西平面皮抽动了一下,随后长叹一口气说道:“罢了,你说说你想怎么做吧……有一点戎象没说错,有他们三人在场镇压,铁幕战庭哪怕隐患再大也乱不起来的。”

  “这简单,只要父亲愿意配合的话我就有八成把握名正言顺地将他们驱逐出铁幕战庭!”血敕却是脸上露出了自信而阴狠的笑容,他说道:“现阶段我们可以将计就计配合他们的移民令,但是在这过程中可以将忠于血洛以及对她有好感的人都筛选出来迁移到钢铁战庭。然后当始终忠于你我的人数占据绝对优势时,再由父亲你这个德高望重的前任庭主发起‘庭主弹劾’。这种情况下只要同意‘弹劾’的票数超过百分之七十,血洛那丫头无论多么有实力都只能下台了!”

  “你倒是好算计……要知道我在你最糟糕的时候都没用过这种权利!”血西平皱着眉头痛心地说道:“血洛是个好孩子,这么对她不公平。”

  血敕对于自己父亲总是拿他以前的事情来说事感到十分不满,但这时候还是按耐着说道:“这不是为了战庭延续吗?”

  “唉~”血西平长叹一声没有回答,却相当于是默认了。

  ……

  血西平和血敕只是知道戎象他们已经离开并且府内没有任何监听设备所以才能畅所欲言,可是他们绝对想不到他们谈话的内容依然全部落入戎象的眼中。他此时正站在距离庭主府遥远的一处建筑顶端,锐利的鹰目却是穿越这段遥远的距离直接看到了在庭主府内发生的一切。两人说话的神态动作也是无比地清晰……

  而恰好的,‘唇语’对于戎象来说也是上辈子很重要的一项技能呢!

  ps:当初写这本书之前就在仙侠和科幻体裁间犹豫,下本书应该是要准备写仙侠类的了。这次我要让主角单身一辈子!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