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五百一十九章 这本就是计划

第五百一十九章 这本就是计划

  就在戎象将自己关在钢铁战庭的能量核心中研究振金的量产化方式时,铁幕战庭和钢铁战庭之间的人口迁移计划也在顺利地推行……这个过程太顺利了,甚至血洛都没怎么出面,只是将这件事都交给了血常盛来操办,一切就都井井有条地进行了起来。

  血常盛真是太好用了,虽然他的立场总是很难确定,但是血洛和血烟绫姐妹两又不需要他去站队,只要把事情做好就行了。再加上血敕那边其实也是一样的指令,那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所以铁幕战庭以近十年来最顺畅的方式运行了起来,源源不绝的人才被输入到了钢铁战庭之中。

  当然这其中必然也会有血敕那边安排的人,但那又如何?原本的血烟绫事无巨细眼里容不得沙子或许还会对此很在意,可是在和戎象在一起时间长了之后也就渐渐地学会了‘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反正当钢铁战庭回到地球之后,这些人哪怕依旧保持着对血敕的忠诚也不可能有任何作为了……上位者本用人只选忠诚者那不过是小道,真正的大道却是无论任何人在其手下都能够发挥作用。

  于是就在这种情况下,血敕的计划也在快速进行中。群星帝国的民众是不会像其他人类星域那样过得不如意就会从诸多渠道来反对当权者的,但是这一次铁幕战庭的各种网络媒体却忽然都播放了许多对血洛不利的信息……这些信息很明确,就是公开了因为血洛而造成的两座战庭和王庭之间的矛盾。

  很有趣的一个现象是,当这消息被公布出来之后,因为两座战庭当前的紧密联系,以至于钢铁战庭也一起受到了影响。可是两座战庭内的情况却是完全不同的,铁幕战庭之内阶级已经固化,哪怕各阶层之间或许有敌对存在,但是又同时都害怕自己固有的生活节奏因此被打破。所以对于血洛的风评变成了一边倒的情况,她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但是钢铁战庭那边呢?却是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因为这边是完全习惯了服从庭主以及那位无冕神罗的命令,他们大多不是是从头到尾参与了钢铁战庭崛起的全过程便是中途加入了其中,所以对戎象和血烟绫两人的任何决定都充满了敬服。这一次也是一样,和王庭对立就对立吧,也许打上一场之后钢铁战庭就成了钢铁王庭了呢?

  ……这座战庭中的超级战士们就是这么乐观。

  血敕动摇血洛根基并且企图引起钢铁战庭一同混乱的企图成功了一半,但却也算是达成了他的基本目的。就在某一次血洛主持的铁幕战庭议事大会时,血西平忽然出现先是以歉然的神色看了眼血洛,然后又惋惜地对着群臣说道:“最近战庭内部的动荡大家也知道,我作为铁幕战庭两代之前的庭主无法再坐视下去,所以我希望能够就这件事情大家议上一议吧。”

  这就是很委婉的弹劾提议了,在场的群臣有些很震惊有些却是心知肚明。但是无论如何,血敕的计划已经彻底图穷匕见进入了白刃战的阶段。在群臣心中这一次算是血敕的有心算无心,在两位前代庭主联合起来的情况下血洛这位当代庭主看起来似乎毫无希望。

  众人原本以为血洛这个时候应该会很难堪很愤怒,但是出人意料的这位年轻的女庭主在这个时候居然依旧是一派平静……负面情绪是有的,但却是单纯对血西平老爷子的浓浓失望。

  “我好不容易开始接受您是我的爷爷。”血洛带着一丝哀婉的叹息说了一声……她如今已经渐渐地不会以一些激烈的表现来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了。这是成熟的表现,却又透着一些悲哀。

  “抱歉,但是我必须为这座战庭考虑……小洛,你依然是我最喜欢的孙女,无论如何爷爷也会保你一世平安与幸福。”血西平很认真地说道……这也是他和血敕的协议之一。虽然他会帮助血敕逼迫血洛禅让,但却必须保证血洛的安全。

  但是谁知道血洛这个时候却是无以为然地笑了一下说道:“这一点用不着您来保证,因为这次我算是再次确信这世上只有两个人能够让我真正毫无保留地去信任。”

  血西平心里很难受,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孙女……不,或者说是这次所有两个孙女应该都不会再信任他了吧。但是这时血洛的神情却又显得太过从容了,似乎她早就预料到了一样。所以他忍不住问:“为什么你好像对此一点也不吃惊?”

  “吃惊?怎么说呢……”血洛从自己的主位上站了起来,将代表着铁幕战庭庭主的权杖斜靠在旁边,然后落落大方地走在群臣中间说道:“这其实原本就是姐夫计划中的事情,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在姐夫的计划中……只是没想到最先来推动这件事的,居然会是爷爷您啊。”

  血西平身亲一愣,他没想到血洛竟然会这样回答。同时心中也是不由得有些慌乱……虽然定下了计划算是站在了自己亲孙女的对立面,但是他同样明白自己这两个孙女有多么了不起,而那个孙女婿更是了不得。既然他们早有准备了,那么这次的计划恐怕是要变得困难了。

  “你们……究竟准备了什么后手?”血西平语气有些艰涩地问……他可不想在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遭受这种失败,因为这等于是不但失去了自己最喜欢的亲人,更是将自己一辈子积攒下来的名望都给丢得一干二净。

  “后手?既然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我们为什么要准备后手?”血洛却是莞尔一笑,笑出了一种彻底轻松了的感觉。

  “什么?!”血西平不解,在场的众官员也是不解,甚至是通过某种手段实时获得这边讯息的血敕也是茫然。

  “很难理解吗?你们的发难本就是姐夫计划中的事情,而接下来我就按照计划顺势将这座战庭的重担交托出来……从此之后,我血洛和这铁幕战庭就再无关联了。”血洛轻松地说着,同时还摆摆手说道:“再见,不用送了。”

  话音落下,她就走入了一座不知何时就已经准备好的星门之中不见了……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