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五百三十章 不同的价值概念

第五百三十章 不同的价值概念

  虫动穿越对于血西平来说也是一种独特的体验,这其实就是星门科技的一种深入运用。星门原本就是在遥远空间之间构建稳定对穿通道,而现在加入了冲动科技,就是使得这对穿通道借用部分虫洞通道来实现。实际上在维持的能量需求上反而更节省,但是对通道的稳定性要求却大大提升。

  所以在血西平从虫洞内穿出之后,感受到了虫洞通道以及星门通道对身体的连续挤压。这让他的这一把老骨头有些吃不消……但是他的脑子里却出现了那一幕:小靖瑛圆滚滚地从虫洞里滚了出来落地就大哭,看起来真是因为太难受了吧。

  不过这小宝贝居然能够承受得住虫洞穿越时的空间挤压,这还真不愧是生而完美啊。在不用任何防护的情况下就能够轻松完成虫洞穿越,这份天赋令人羡慕。

  血西平在从虫洞内走出的时候就看到了等在那里的戎象……这原本的少年人如今已经显得成熟不少,很是有范儿地站在那里。同时他的左手边腰背挺直地站着一个小伙子,看起来精神抖擞目光坚毅,虽然看起来只是三岁小屁孩,可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他有多出色。

  “哎,可惜了,本来应该是他来继承铁幕战庭的。”血西平看着小靖安就是止不住地惋惜,在他眼里这个戎象和血烟绫的子嗣真的是最适合的人选。然后他忍不住替这孩子打抱不平:“那现在这钢铁战庭要交给他来继承了吗?”

  戎象有些好笑地看着血西平说道:“老爷子,我对这孩子的教育可不是这样的。”

  血西平奇怪地问:“这有什么不对?这么出色的孩子难道不是应该从小当继承人来培养的吗?”

  “靖安,你来说说父亲对你的期望是什么。”戎象却没有自己回答,反而是让小靖安来开口。

  小靖安一本正经的小脸真的是很逗人,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是让血西平哑口无言:“这座钢铁战庭是留给妹妹的最后庇护所,而我血靖安,就应该是如同父亲一样成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会在妹妹弱小时守护妹妹平安,而当可以了之后我就像父亲一样闯荡自己的基业……父亲教我,好男儿当志在四方。这片银河这片宇宙有得是我闯荡的地方!”

  “这是你父亲教你说的?”血西平有些不满地问,他不觉得一个小孩子能够说得出这样开拓之君才能说出的话来。

  然而小靖安还真是有些羞赧了,他抬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是听母亲还有小姨聊天时候提起的……”

  “她们?她们怎么说的?”血西平有些意外,也很想知道这对姐妹的想法。

  “母亲她们说……一个没看紧父亲结果他就差点称霸了南十字文明群落,好担心她们哪次再疏忽一下,父亲就又跑到别的什么文明群落去当皇帝不回来了……父亲真的太厉害了,不是吗?”小靖安以崇拜的神情看着戎象说道。

  血西平听了真是猛地一下噎住想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这么说起来好像还真是这样的。在戎象的帮助下这姐妹两才能够一个成为铁幕战庭庭主并且成为‘中兴之君’,另一个更是直接开创钢铁战庭成为开拓之君。那么戎象自己呢?之前他不就是差点就孤身一人就制霸了整个文明群落吗?

  所以说姐妹两对于戎象来说或许就好像是两条绕指柔的绳索,绑住了戎象的手脚让他留在了她们的身边。但是她们大概也知道这种做法其实是维持不了多久的,于是偶尔也会给戎象放松一下的机会……结果就是戎象出门放松一下就能够弄回许多了不得的东西,这种男人根本就是一座无穷无尽的宝藏啊!

  于是小靖安立志效仿自己的父亲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在他眼中所谓的奋发就应该是像父亲这样不断地能够开拓出新基业来,而不是呆在战庭中做个守成之君。

  “这个样子或许是真的很厉害……但是你想过没有,靖瑛那孩子也不像是个能安安心心呆在一个地方的人,如果她也和她哥哥一样想要出去自己闯荡呢?这座战庭又该由谁来继承?”血西平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就是靖瑛那丫头的性子……不提也罢。

  戎象无所谓地说道:“为什么一定要交给孩子们继承?烟绫还愿意操持就让她操持,小洛愿意接手她来做也可以。当她们都倦了的话,那么就交给手下们来打理好了,正好我们去尝试一下新的生活也不错。”

  戎象就是这么个性子,说实话要不是血烟绫的手腕够强把他给‘握住’了,他很可能就是一名浪迹于星际之间的浪子,独身来往却毫无挂怀。

  血西平无奈地叹息,他知道双方的价值认知上还是存在着巨大差距。毕竟他以及从他而起的上下几代人都是接受的最正统的贵族教育,心中最大的价值就是祖传基业的延续和壮大。却不像戎象的价值概念更自我一些,在戎象眼中自己所掌控的势力无论多么庞大都是随时可以抛弃的身外之物,唯有自我提升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

  说不上对错吧,反正戎象现在是就这么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而他此时看到血西平的神色也是轻笑一下道:“原本我就是想要带靖安去地球上历练一下看看是否能有所成长的,现在既然老爷子来了,那么就正好和我们父子两一起去地球看望一番吧?”

  血西平听到这个邀请心中有些悲哀和痛楚,他不知道这里的地球有什么神异之处,但是他听出戎象的这个邀请却代表着那姐妹两恐怕是不想见他,所以才让戎象来将他支开。

  对此他无可奈何,只是有些意气消沉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戎象在前面带路,但血西平却不知他的耳道鼓膜轻轻震荡,他的妻子血烟绫仿佛在他耳边轻声耳语:“这样好吗?其实我和血洛都差不多看开了,见见老爷子也没关系的。”

  这也算是一种成长了,既然能够理解对方的作为,那么的确是没必要纠结于一时的愤恨,只是情谊终究是不再了而已。

  “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见你们一面,要是都达成了恐怕他自己就不想活下去了怎么办?”但是戎象却给出了一个让血烟绫意外又不明所以的回答。

  “所以你这算是让爷爷一直保持着活下去的动力?”血烟绫问。

  “算是吧,而且我一直对超级战士或者说是完美之躯的寿命有些疑虑吧,所以想要让老爷子帮我尝试一下……”戎象语气有些悠远地说着。

  血烟绫无语……这是又准备拿她的爷爷来‘做实验’了?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