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钢铁战庭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坑爹不讲道理

第六百七十九章 坑爹不讲道理

  戎戍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地离开了舰桥没有再去打扰玫瑰,当他转身离开的时候,玫瑰也是明显动作僵硬了一下但随后更多的是释然……

  “我以为你会想要和她相认的。”戎象跟在戎戍后面有些奇怪地说道。

  “不需要了,既然她现在过得已经那么开心,那么就没必要再将她强纳入我的生活轨迹中去……能够看到她还在那里,真好。”在这一刻,戎戍的性情似乎也有所转变。这是贤者模式了?

  戎象大约有些能够明白戎戍此时的想法……可以说当年罗玫的死亡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十分巨大的创伤,这是随着大仇得报都难以弥补的。他无数次地想要忘记那一幕,但是刻骨的痛苦却反而让他越记越深。但是这一次他看到了玫瑰,看到了玫瑰正以当年罗玫设想中最幸福圆满的方式存在着,他心中忽然间就将什么都放下了。对于此时的戎戍来说他是否能够和罗玫重聚反而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心中的那个人还存在,并且还过得很好。

  这种情况显然是超出了戎象的设想,他倒是没想到戎戍会是这么个‘专情’的人。不过戎象虽然无语,但还是说道:“行了,这方面你的心事算是放下了吧。我这里也用不着你那么关心,还是将你的心思多花在其他子女身上吧,省得你越错越多。”

  戎戍仿佛受到了提醒,他露出了一个恍然的表情然后说道:“你是说……玉琪?是的,我亏欠她也太多了,接下来是要好好弥补她……等等,我记得她现在应该还在那个矿物基地里……该死的,我竟然把玉琪一个人丢在那个矿物基地那么长时间……我记得你去看过她对吧,她现在情况怎么样?”

  戎象听了真是有种什么话都不想说的感觉,只觉得这个爹真是有毒啊。他是单细胞生物吗?竟然才想起自己还有戎玉琪这么个女儿,而对戎玉琪的现状毫无所知。他先前看起来真的是一心都扑在了怎么弥补戎象身上了,现在戎象这边的事情他算是可以放下了,却才想起还有个戎玉琪……

  总觉得这种父亲真是要遭受惩罚的啊!所以戎象默默地打开了摄录功能,调整好镜头之后对戎戍语气有些冰冷地说道:“很遗憾,我的那个叫做戎玉琪姐姐早就已经死去了。”

  “什么?死了?!”戎戍神情狠狠地震动了一下,然后一脸不可置信地问:“不可能?我特意将她安排在那个最偏僻的矿物基地中并且抹去了一切对外信息……她是怎么死的?”

  “被人杀死的,就和我母亲一样。”戎象以漠然无情的语气说出了一个对于戎戍来说很是残酷的‘真相’。

  “什么?!”戎戍浑身一颤,他本能地不愿相信这种事情,但是当戎象说出那个‘和我母亲一样’之后,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忍不住痛苦地蹲坐在了地上,然后双手慢慢锤着头呻吟:“他们……不但杀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连我的女儿也不放过吗?”

  这是何等的痛苦,如果是先前知道这个消息的话还好,最多只是在给黎明教会的仇恨上多记上一笔。但是现在黎明教会的主体力量已经被戎象销毁,哪怕最后一点分支也在戎戍亲手操作下飞灰湮灭……那么此时再知道了戎玉琪的死讯,这心中的仇怨就没地方抒发与寄托,反而是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了。

  “不对,如果玉琪她早就死了的话,那么一直以来是谁在和长戎星保持联系的?”戎戍忽然神情生动了起来,显然是想到了这个疑点:“更何况当初你和那批学员一起去拉练,本就是玉琪她亲自发送的请求!”

  戎象听了嘿嘿一笑道:“那是她死前留下的人工智能啊!不得不说玉琪姐也是一个天才,至少是继承了你在编程方面的才华。一个人呆在矿物基地的日子并不好过,这点我也是早有体会的。所以玉琪姐给自己亲手制作了一个‘玩伴’。”

  “竟然是这样……”戎戍再次进入失神状态,因为当他意识到自己还亏欠戎玉琪许多的时候已经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有十多年没有见过这个女儿了。十多年的时间,他甚至都没有正面在视讯中见过戎玉琪!这让他不得不相信戎象的话……他才准备要开始补救的女儿,其实早已经死了?

  一瞬间他心丧若死,感觉自己被浓浓的空虚与愧疚感所吞没,一时间连戎象在旁边也顾不得了,捂着脸竟然是有泪光闪烁……他这一刻真的是自责极了,这的确是属于一个父亲的眼泪。

  然而就在这个十分沉重的时候,戎象却忽然语气一变莫名说了一句:“好了,录像就到这里,姐姐你看这样够解气吗?”

  说完他就进行了一系列压缩文件然后远距离传送的操作……

  戎戍愣愣地抬头脸上还挂着泪痕,就看见戎象刚完成之前一系列操作笑得很愉快的样子……随后他忽然醒悟过来焦急地问:“你在骗我……那么玉琪她其实没有被刺杀也没死?!”

  这个问题让戎象暗暗点头,至少意

  识到自己被耍了之后首先不是恼羞成怒而是先关心戎玉琪的状态,这说明至少这个爹是‘成长’了啊……但是这种蛋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爹还要他来‘培养’?

  “玉琪姐的确是被刺杀了,也真的是死了一次。至少她作为人类的部分是死掉了。”戎象还是给出了解答,到了这个时候再瞒着戎戍就没意思了。

  “那……她现在是什么状态?”戎戍追问?

  “类似玫瑰现在的样子吧,不过比玫瑰要好很多,至少她还保存下来了完整的大脑。”戎象平静地叙说道:“不过在我找到了金属细胞样本之后,她就亲自主持了一系列的改造与研究,彻底地抛弃了这点作为人类的最后依托,成为了一个完完全全的金属生命体。”

  老实讲,戎象觉得这种方式其实也是对人类这个种族自身极限的一种超越。这相当于是在保存部分生物特征之下的硅基改造,一下子就开启了制约人类智慧和身体发展的限制。如今的戎玉琪在科研能力上一个人就可以顶得上整个钢铁战庭科学院!只是这样的存在其实已经脱离了一般意义上人类的范畴,不受人类价值观、伦理观的接受,所以戎象对戎玉琪的状态也是重重保密只有在戎戍面前透露了些许。

  “那她过得还好吧?”但是戎戍却完全忽略了戎象隐约透出的关于戎玉琪状态的信息,只是关心她此时过得怎么样。

  这个问题再次让戎象暗中点头表示了认同,然后回答:“放心,她现在过得很自在也很舒心。”

  戎戍听完神情稍稍放松随后却进入了一段漫长的沉默……戎象没有再打扰,他知道接下来是需要让戎戍自己好好思考或者说是反省一段时间了。

  PS:忽然发现又发稿费了,原来以为只够一罐奶粉钱的,没想到居然够两罐的,比预想的多啊,于是忽然冲动地多更一章吧。

看过《钢铁战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