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二十八章 赞誉有加

第二十八章 赞誉有加

  舞台下面,望着票柱猛涨,已经冲到第一位置的东山乐队,东山乐队的粉丝们兴奋的尖叫起来。

  旁边的女孩抱住米冉冉,满脸激动的问道:“站长你怎么做到的!我们第一了!”

  米冉冉一脸茫然,这不是她干的啊?

  几分钟前,“愤怒的圆舟”突然停止了对东山粉丝站的骚扰,而且还诚恳道歉,祈求原谅。

  从她放开手脚组织拉票到现在,时间也才过去两三分钟,票数哪能涨这么快?

  不过在这激动人心的时刻,是谁牵头已经不重要,只要给东山投票,就是她米冉冉的姐妹!

  米冉冉和女孩一起庆祝了起来,舞台下方的声浪再次增强了一个数量级,让现场气氛达到了最高点。

  “向前跑迎着冷眼和嘲笑”

  “生命的广阔不历经磨难怎能感到”

  “命运它无法让我们跪地求饶”

  “就算鲜血洒满了怀抱”

  “继续跑带着赤子的骄傲”

  “生命的闪耀不坚持到底怎能看到”

  “与其苟延残喘不如纵情燃烧”

  “为了心中的美好”

  “不妥协直到变老”

  感受着现场狂热的气氛,刘茜玩的开心,演唱结束后拉着周民跑到了舞台前,高声喊道:“接住了!”

  周民还没反应过来接住什么,猛地被刘茜一把推下了台。

  台下的观众高举双手将他接住,尖叫着蜂拥而上,很快将周民传向了后排。

  “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周民慌张的叫喊着,狂热的乐迷们却完全无视,举着他转了足足一整圈,才将他重新送回了舞台。

  再次回到台上,周民衣衫不整的喘着粗气,虎视眈眈盯着刘茜。

  刘茜笑嘻嘻的远离他几步,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主持人李北拿起话筒,笑的前仰后合:“阿民你是第一次‘跳水’吗?”

  周民无奈的道:“我这不是跳水,是被人推下河。”说完又瞪了眼刘茜。

  李北止住大笑,问几个嘉宾道:“你们觉得东山乐队这首《追梦赤子心》怎么样?”

  魏大志站起身举起双手:“这歌太棒了,这是节目进行到现在为止,我听到最棒的一首歌!摇滚不死!5票!”

  高树扇两下折扇,斜了他一眼:“肤浅。这首歌里充满了力量,和之前那首《垃圾场》的思想完全不同,我很好奇是什么事情让你们做出这么大改变?”

  周民也不遮掩,照实回答说:“严洛捐助了我们,帮我们新建学校,我们没了压力,就选了首积极一点的歌。对了,由陈辉导演,我和严洛参演的《窃听风云》正在加紧拍摄中,差不多三个月后就会上映,希望大家去电影院支持!”

  舞台下一阵骚动。

  “阿民拍电影了?戏份多不多?”

  “陈辉的新电影宣传片我看了,里面没有阿民啊,他只是客串吧?”

  “站长你那有消息吗?”

  米冉冉也一头雾水,说道:“这些天忙着和黑子战斗,没工夫关注其他事,我回去打听一下……”

  嘉宾席上的秦璐看着周民,惊奇道:“阿民你想拍电影了?比完赛联系我,我也有一部新电影在筹备中。”

  周民脸色大变,连忙拒绝:“还是别了,拍电影实在太难了。”

  秦璐有点好奇他拍了什么戏,居然把他吓成这个样子。

  对她来说,拍戏如同喝水吃饭般简单,动作戏可以用替身,怎么会让周民这么抗拒?

  估计她永远也猜不到,周民拍戏的时候,不仅要面对陈辉严格的要求,还会被严洛用他拍不好所有人都吃不上饭吓唬他。

  周民还以为所有剧组都是这个样子,都快对拍电影产生心理阴影了。

  高树咳嗽一声:“咳咳,咱们还是聊音乐吧。阿民你这首歌全是用真声唱的吧,我好奇你究竟能唱多高?”

  周民摇头道:“不知道,我不是专业学声乐的,大概唱不好highC吧。”

  高树露出一个了然的表情,哦了一声道:“你们唱的是真正能带给人力量的摇滚,我给你们5票。”

  旁边的海庆看到高树的模样,心说你了解个鬼,人家谦虚说唱不好你还当真了?

  那几句连续的C3一直让他惊艳到了现在,这都叫唱不好,那在场的所有歌手就都是垃圾了。

  海庆佩服的道:“阿民你天生就是为歌唱而生的,我一直都希望能听到你唱一首完整编曲的歌。这个愿望也许下一场就要实现了,我非常的期待!5票!”

  秦璐满脸笑容的点头:“没错,下一场可以邀请帮唱嘉宾,阿民你想请谁?我帮你联系!”

  周民和刘茜对视一眼,两人都有点茫然,怎么突然就聊到下一场去了?

  周民先回过了神,说道:“晋级以后再说吧。”

  秦璐一点头,伸出手掌道:“我也给5票!”

  李北见嘉宾们投完了票,宣布道:“东山乐队的现场得票数是……大众乐迷289票,专业评审70票,嘉宾评审20票,最终东山乐队的现场得票数是——379票!恭喜东山乐队!

  请东山乐队先下台休息,接下来有请黑狗乐队带来他们的精彩表演!”

  周民和刘茜走下舞台,回到了休息室中。

  两人一进门,休息室中立刻欢呼雷动。

  李朝阳大叫道:“老弟,牛X!”

  潇潇迎上来就要拥抱周民,刘茜笑着投入她的怀中,把脸靠在了她耳边:“事不过三哟……”

  潇潇面色如常,摸着她脑袋回道:“小丫头片子……”

  两人笑着分开,亲热的如同亲姐妹一般,拉着手坐回了各自的位置。

  旁边的白天鹅主唱冷不丁哆嗦一下,感受到了一股渗人的凉气。

  刘茜回到座位,打开了自己的手机,除了几个朋友发来的祝福,还有一条署名“老头子”的短信。

  刘茜看完短信,又看看屏幕上的网络支持率,脸色变得复杂起来,纠结、气愤、更多的是不舍。

  周民余光里看到她脸色异常,关切的问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刘茜抓住周民的手,紧紧握在手心,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过了会儿,周民感到手腕上一凉,低头一看,赫然是一滴眼泪。

  周民一怔,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哭,也不知该怎么安慰。

  刘茜用肩膀蹭了蹭眼泪,艰难的抬起脸,眼眶通红的说:“阿民,我不能陪你去决赛了,我爸要我回家,车在外面等我了。”

  :。: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