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四十四章 哭泣的天后

第四十四章 哭泣的天后

  摇滚天王?

  听到洪铭对自己的称呼,周民稍微有点害臊。

  虽然在《乐队的夏日》夺得了冠军,但这个结果却是几支乐队共同谦让来的,他感觉自己完全担不起这个荣誉。

  一想到哪吒、白天鹅他们鼓励的话语,周民不由得挺起了胸膛,整理好从道具组借来的衣服,迈步走向了舞台通道。

  在稍微有些嘈杂的环境中,灯光亮起,三排身穿俄式军人演员服的合唱团出现在了舞台上,立刻将台下的观众们镇住。

  安静了两秒钟后,台下又讨论起来。

  “这是搞什么啊,要唱军歌?”

  “咦,好像是俄国制式的演员服,电视剧里常看到的,俄国有什么出名的军歌吗?”

  “周民不是唱摇滚的吗,他怎么自废武功!”

  舞台之上。

  鼓声响起。

  吉他声响起。

  贝斯声响起。

  手风琴响起。

  合唱团中间骤然分开一条通道,周民越过人群走到了舞台上,冲着台下做势敬礼,中途又改为了一个潇洒的扬手。

  “嘶~好帅啊!”

  “卧槽!穿跑龙套的衣服也能这么帅!”

  “肯定是没剃头的原因,不信让他剃个平头看看。”

  洪思蓉瞪了眼旁边说酸话的男人,竖起眉毛叫道:“阿民就算剃光头也帅!”

  米冉冉赶紧拉住了她,小声道:“还要靠他们给阿民投票呢,别给阿民招黑!”

  洪思蓉这才止住怒火,转过脸来,一脸崇拜的看向舞台。

  公众休息室里,刚接受完其他歌手祝贺的希露达一脸惊讶。

  猜踢馆选手身份的时候,她还以为来个俄国男歌手,没想到竟然猜错了,连自己都听不出口音,他的俄语可真够好的呢!

  听着熟悉的歌曲风格,希露达跟着节奏打起了拍子。

  齐飞随着鼓点的节奏晃着脑袋,一边道:“这鼓的节奏也太好了,我的脑袋都不归我管了!”

  安琪在试图去现场被拦回来之后,老实的做回了沙发上,眼睛放光的盯着大屏幕,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舞台上,周民调整好了情绪,深情款款的开口。

  “正当梨花开遍了天涯,河上飘着柔曼的轻纱”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合唱团的伴唱声跟着响起,给周民嘹亮的声音增添了一份厚实的力量感。

  “啊,喀秋莎!”希露达惊呼一声,用华语解释道,“喀秋莎是俄国常用的女性名字,象征着纯洁,一般用来指代心爱的姑娘。”

  刘琦纳闷道:“这个我知道,我上学的时候就是学俄语的。不过这首歌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希露达你听过没?”

  希露达摇摇头,两人相视一眼,凝神静听了起来。

  “姑娘唱着美妙的歌曲,她在歌唱草原的雄鹰”

  “她在歌唱心爱的人儿,她还藏着爱人的书信”

  “啊这歌声,姑娘的歌声,跟着光明的太阳飞去吧”

  “去向远方边疆的战士,把喀秋莎的问候传达”

  “驻守边疆年轻的战士,心中怀念遥远的姑娘”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勇敢战斗保卫祖国,喀秋莎爱情永远属于他”

  周民的歌声娓娓道来,似乎在讲述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

  随着周民的演唱,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个美丽的姑娘,每天捧着前线恋人寄来的书信去到悬崖畔等候,盼望着他能早日凯旋。

  突然有一天,噩耗传来,恋人的阵地失守了,阵地上所有战士都失去了联络。

  姑娘仍旧坚持每天给恋人写信,每天来到崖畔唱歌,祈祷恋人能平安归来。

  充满了故事的歌声,让一些容易感动的听众眼眶湿润,看着舞台上的周民,已经分辨不出他是演唱者,还是故事中那位姑娘失去音讯的恋人。

  米冉冉和洪思蓉泪流满面,两人一起打着节拍,给周民加油鼓劲。

  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她们,渐渐地,全场观众都跟着打起了节拍。

  间奏结束,周民语调一转,用俄语演唱了起来。

  “Расцветалияблониигруши”

  “Поплылитуманынадрекой”

  休息室里,希露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惊醒了沉浸在歌声里的众人。

  她的歌手助理慌了神,赶紧上前交流:“希露达,你怎么了?”

  其他人也纷纷围了过来,一个天使般的女孩完全不顾形象的嚎啕大哭,这场面他们从来也没见过。

  希露达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扑簌扑簌的掉落在了膝上的广告抱枕上,整个人泣不成声。

  过了会儿,希露达的哭声一点也不见变小,反而是随着周民的歌声越哭越响亮。

  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一直欣赏着周民表演的安琪实在忍不住了,头也不转的大吼道:“法——克!你给我闭嘴!”

  希露达一个哆嗦,哭声立刻变小了许多,用纸巾擦着眼泪,一边抽泣着解释。

  “对不起,我有点失控了。

  在我很小时候,祖母经常带着我去一个山坡上玩耍,在山坡顶端的树下一站就是一整天。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在那里等候我的祖父。

  我的祖父二十岁就去参加了卫国战争,临走前和祖母约定,希望他回来的那天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她,所以祖母才经常去最高的那个山坡上等候。

  可惜一直到她去世,也没等到我祖父回来。”

  希露达已经哭红了眼睛,站起身朝着众人道歉:“我听他用华语唱这首《喀秋莎》,只是有一点感动,但他一开口唱我的母语,我就忍不住想起了我的祖父和祖母。对不起,打扰到大家听歌了。”说完,朝安琪等人深深鞠了一躬。

  听完她的讲述,众人恍然大悟。

  俄国在那场战争中死了两千多万人,像希露达祖父母这种经历的家庭占了总人口的十分之一还多,听着有感触也不奇怪。

  这时,刘琦看周民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不同,表情也从最开始的惊喜,变成了浓浓的惊叹。

  连希露达这种职业歌手都被他唱的潸然落泪,要是去俄国巡演一圈,还不把他们半个国家的人都给弄哭?

  (第三更,求下收藏和推荐票~)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