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六十六章 一无所有

第六十六章 一无所有

  刘琦致辞之后,何昆看向了齐飞,齐飞忍不住一乐,说道:“看我干嘛,我可说不出刘琦老师这么肉麻的话来!”

  何昆笑了笑,说道:“如果每个人都像齐飞老师你这样,世界一定会变得很美妙。”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继续念道:“佩佩的得票数是75票,林智老师得到了52票,很遗憾,你们两个也无法进入下半场的歌王之战了。”

  “让我们恭喜剩下的三位歌手,周民78票,希露达90票,安琪110票!恭喜他们三位,成功晋级下半场的歌王之战!”

  “希露达!”

  “阿民!”

  “安琪!”

  观众们高声呼喊着三人的名字,其他歌手也陆续过来送上各自的祝福。

  “阿民,再加把劲!”

  “安琪,恭喜你了。”

  “希露达,加油。”

  何昆提高了音量,继续说道:“下半场的出场顺序,将由上半场的得票数决定,按照得票排名依次是周民,希露达,安琪,周民请赶紧下台准备。”

  周民点了点头,转身快步走回了舞台通道,安琪和希露达也一起离台,将舞台留给了何昆和几个淘汰的歌手。

  随着投票结果的公布,直播间里立马炸了锅。

  “刘琦都淘汰了,周民能进?老婆,快出来看外星人!”

  “把前面的滋醒了,这个单身狗根本没有老婆。”

  “黑幕,绝对有黑幕!周民凭什么进下半场?”

  “哪有什么黑幕,投票环节也是直播,连谁投的票都有录像,投周民的确实有78票。”

  “这些投周民的人有50多个都是女的,果然还是个看脸的时代……”

  “什么看脸,明明是阿民的现场有感染力!”

  “影响投票的因素很多,选歌、听众成分、现场发挥、帮唱嘉宾等等等等,要没有国王帮唱,安琪绝对是被淘汰的命。”

  “我大安琪女神赛高,不接受任何反驳!”

  “确实大(滑稽)”

  “谭佩佩可惜了,只和周民只差了3票,我更希望她晋级。”

  “进去被吊打吗,同样是被吊打,谭佩佩和周民应该没什么区别(手动狗头)”

  其实不光收看网络直播的观众们意外,连周民自己都很意外他能晋级。

  他感觉自己并没有争夺歌王的实力,充其量也就上来走个过场,所以才在第一轮倾尽所有,连以前唱戏的基本功都给用出来了。

  甚至,他都想着表演完之后回宾馆收拾东西,连夜飞往申城去找刘茜的事了,没想到现在还要再赛一场,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

  好在周民之前为了录歌跟乐队合练了五六首歌,倒是不用面临没歌可唱的窘境。

  回到更衣室换下衣服,他去找乐队汇合,一番商量后确认了要演唱的歌曲,又重新回到了舞台通道。

  此时,何昆已经将被淘汰的几位歌手请下了台,听着耳麦里洪铭的指示,用洪亮的声音喊道:“有请总带给我们的惊喜的歌手——周民!”

  灯光暗淡下来,工作人员将乐器搬到了舞台上。

  悠扬的笛子声响起,直播间里立刻刷起了两条弹幕。

  “那是我的位置!那是我的位置!”

  正在电脑前收看《歌王》直播王小虎拼了老命的打字,但很快就被潮水般的弹幕洪流吞没。

  “周民要唱民乐?”

  “千万别被周民骗了,肯定又是首摇滚!他唱《送别》的时候我就上过一次当了!”

  随着灯光亮起,周民来到了话筒架前,鼓声响起,吉他声响起,果然又是一首摇滚。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噢噢噢噢…你何时跟我走”

  “噢噢噢噢噢……你何时跟我走”

  扎心!太扎心了!

  赵山河听着直往心里钻的歌声,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他曾经深爱过的那个香江女人,不由自主抓紧了胸口的衣服。

  当年他厌倦了古惑仔的生涯,想要叫上她一起回内地,然而迎来的却是无尽的嘲笑。

  “你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养我?”

  “撒泡尿照照自己那衰样,我只是跟你玩玩,你还当真了?”

  “我已经傍上钵兰街的乌鸦哥了,以后跟着乌鸦哥吃香喝辣,哪有空跟着你发神经!”

  歌声勾起了赵山河藏在心底的伤心往事,痛彻他的心扉,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

  几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黯然神伤,似乎被勾起了什么不愿提及的伤心记忆,眼中渐渐泛起了泪光。

  突然,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刚刚毕业,女朋友却选择了和他分手,找了一堆冠冕堂皇的理由,什么性格不合,不够成熟,说到底还是嫌他穷,嫌他一无所有!

  在他的旁边,洪思蓉哭泣着站起身来,被米冉冉死死的拽着,挣扎着想要冲上舞台,嘴里还大喊道:“阿民,我跟你走!刘茜不要你我跟你走!”

  米冉冉感觉自己这闺蜜太丢人了,用力把她给按回了座位,满脸羞红的说:“阿民是在唱歌,不是真的,是唱歌!你丢不丢人啊!”

  洪思蓉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抽泣着说:“我不管,肯定是刘茜不要阿民了,阿民太可怜了……”

  坐在她们身后的刘腾云满心纠结,如果摘掉头上的鸭舌帽,都能看到他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

  自己女儿嫌周民穷,要和他分手了?

  不能够啊!

  他刘腾云找女婿还用在乎对方有没有钱?反正都没他有钱,找谁不都一样吗?

  回去得好好跟女儿说道说道,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婿,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远在申城的刘茜也在收看着这场直播,委屈的都快哭出来了。

  “我不是,我没有!阿民你骗人!”

  “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一无所有!”

  “气死个人了!”

  刘茜一脸委屈的丢下了手机,盯着屏幕上演唱的周民看了眼,又不舍的将手机给捡了起来。

  “哼,原谅你这一次了!下次再敢编排我,我就……我就一分钟不理你!”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