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九十四章 智取生辰纲

第九十四章 智取生辰纲

  周民想要跟金牧水解释,让他不要过来,打过去几个电话,却都是无人接听,周民只得放弃,想着回头再和他解释。

  唐老师用玩味的目光看向周民,说道:“你们过关了,这是你们的聚义令。”说着,让身边的童子将一块令牌交给了周民。

  黄博看看令牌,问道:“这块牌子是干嘛用的?”

  唐老师一笑:“参加最后一关的通行令,保存好它,丢了我可不赔。”

  黄博眼珠一转,朝周民道:“阿民你收好令牌,别管谁问你,就说没拿到!”说完,拿起桌上一本书塞进了衣服里,冒充起了令牌。

  周民一阵好笑,说道:“博哥你值当的吗?”

  黄博感觉他还是太年轻了,不知道无限挑战里“人心险恶”,啧啧道:“他们几个狡猾的很,咱还是小心点。”

  两个人跟唐老师告辞离开,走下了楼。

  在一墙之隔的另一条街上,黄劲松正领着大宝四处乱逛,一脸轻松的表情。

  大宝犹豫了一会儿,忍不住问道:“黄老师,咱们逛了半天一个任务都没做,啥时候去做任务呀?”

  黄劲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说道:“咱们一路过来,遇到了十字坡的孙二娘、景阳冈、倒拔垂杨柳、风雪山神庙,全都是好汉上梁山之前的剧情。

  如果我没猜错,闯关之后,应该会拿到上梁山的凭证。

  咱们与其自己闯关,还不如等他们拿到凭证后去抢他们的,既简单又省事。”

  大宝傻笑着挠头:“这样不好吧。”

  黄劲松奸诈的一笑:“没什么不好的,咱们先去政子那边看看,他和赵迅是最好骗的一组。”说着拿出了电话,拨通了赵迅的电话。

  另一边,出来阁楼的黄博领着周民四处瞎逛,一边说道:“我还是头一回这么快完成任务,阿民你真是个福将。对了,晚上介绍个酒友给你认识,很能喝,绝对能把你陪尽兴。”

  周民想了想晚上也没什么事情,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正往前走着,黄博忽然一把拉住了他,看着前方道:“那不是华强和老沙吗?”

  周民朝前面看去,看到两个穿着破烂乞丐装的人坐在墙角边,不时地伸出头往前看去,不知道在偷看什么,赫然是孙华强和沙平威。

  “我过去看看!”

  黄博打量一阵,朝着他们那边蹑手蹑脚的走去,来到孙华强身边,猛地在他肩头一拍。

  “啊!”

  孙华强一个激灵叫出了声,转脸看到是黄博,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拍着胸口说:“你吓死我了!”

  “你们鬼鬼祟祟做什么呢?”黄博笑着问道。

  孙华强嘘了声,指了指墙后面,小声说道:“我们在智取生辰纲。”

  黄博伸出头看去,对面的凉棚里有五六个古装打扮的人,还押着一口小箱子,不时的还观望一下四周。

  在那口箱子上打量一阵,黄博感觉大小正好能装下一块聚义令,不禁在心里打起了那块令牌的主意。

  “你们打算装成乞丐过去啊?”黄博露出个鸡贼的笑容,问他们道。

  孙华强警惕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做完任务了?”

  黄博拍了拍胸口的书,说道:“做完了,拿到一块令牌,那小箱子里装的应该也是令牌。”

  孙华强眯起了小眼睛,笑呵呵道:“把令牌拿出来给我看一眼,省得待会儿抢错了。”

  黄博身子一仰,瞪眼道:“那不行,万一被你抢走了,我回去没法跟阿民交待!”

  孙华强露出个和善的笑容,朝着沙平威道:“老沙,抓住他!”说着,起身就朝着黄博扑了过来。

  黄博吓了一跳,转身就跑,朝着不远处的周民喊道:“阿民,他们要抢我的令牌,过来拦住他们!”

  周民心说你有个鬼的令牌啊,但还是装作紧张的样子跑了过来,伸开双手将黄博挡在了身后。

  孙华强瞥了眼身旁的沙平威,说道:“周民交给你了,我去追黄博!”

  沙平威自信的点头,两手并成剑指交叉在胸前,目光犀利的朝着周民看去:“阿民,你听过点穴吗?”

  周民一愣,然后就见沙平威两只手上下翻飞舞出了一朵花来,一边喊道:“指如疾风势如闪电,葵花点穴手!”一下就扑倒在了地上,两只胳膊紧紧抱住了他的大腿。

  周民看得瞠目结舌,说好的点穴呢,这是闹哪样啊!

  孙华强趁着周民发呆,一下绕到了他的身后,追着黄博朝巷口跑去。

  周民扭过头,看到两个人已经跑远,哭笑不得的拍了拍沙平威肩膀,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

  沙平威看看四周,露出个谄媚的表情,笑脸朝周民看去:“哥现在加入你们还来得及吗?”

  周民一乐,说道:“行,咱俩先暂时结盟吧。”说完,带着沙平威来到了凉棚前。

  看着棚里眼熟的众人,周民很快认出他们是景阳冈酒馆里那群人,感觉和他们还真是有缘,笑着说道:“是你们自己给我还是让我动手?”

  编导一脸愤恨,又怂又刚的说道:“你这是……是欺负人!我们这是智取生辰纲,哪有上手的!”

  周民捏了捏拳头:“博哥说节目的规则就是没规则,那我用拳头智取应该也算智取吧。”

  编导气得直咬牙,但又无法反驳,看了眼身边的几人,见他们脸色发白的连连摇头,转回头来看向周民,委屈的说道:“薅羊毛也不能逮住一只薅吧!”

  周民想了想,说道:“那我们就来智取的,待会儿我让沙哥过去引开你们,然后我偷偷过去拿盒子。”

  编导哭笑不得:“我们看起来有这么傻吗?算了,令牌给你,别再来找我们麻烦了。”说着将令牌从盒子里拿出来,丢给了周民,然后收拾东西,去了下一处关卡。

  沙平威见周民这么容易就得到了令牌,不由得一阵讶异:“他们怎么变得这么好说话了?刚才我和强哥软磨硬泡了半天,他们理都不理我俩。”

  “可能是看我比较随和吧。”

  “哦,这样啊……”

  沙平威皱着眉头哦了一声,回忆着刚才那几人的表情,总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