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零九章 鱼油炸竹虫

第一零九章 鱼油炸竹虫

  “哇,这里好漂亮!”

  进来岩洞,居然是个典型的喀斯特溶洞。

  灯光一照,洞内钟乳石林立,各种石花、石幔、石鸟、石兽随处可见,还有数十根长长的钟乳石柱快要垂到地上,引得几人一阵惊叹。

  胡可欣人生的头二十多年都是在香江生活,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生动壮丽的自然景观,眼睛不由自主的发亮,跑上前触摸着冰凉的钟乳石,一边兴奋的说道:“我们真的可以在这里住么,这也太棒了!”

  金牧水看着到处欣赏美景的几人,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里有地下河,肯定会有鱼,我去拾柴火,你们几个去里面捉鱼吧。

  对了,今晚不用搭帐篷,不能再让阿民给你们做饭了。”

  几个人一阵的唉声叹气,相互看了看,叫上搭档朝着溶洞里面走了进去。

  周民听着哗哗的流水声,拿着手电往里面走着,很快来到了地下河的边缘。

  往水里一照,河水清澈见底,虽然里面的确有鱼,但河水的流速也快,周民见状,赶紧的招呼众人道:“千万别下河,被水冲走就完了,大家去前面找水潭!”

  “知道了!”

  “好的!”

  大卫几人高声回应,回音在溶洞里交织在一起,黑暗中只能隐约分辨出众人的位置,听得周民一阵头大。

  周民微微皱起眉头,朝身边的赵倩道:“跟在我身边,别走散了。”

  赵倩用力点头,一把抓住了周民的衣服,不好意思道:“其实我有点怕黑……”

  周民微笑着点头,带着她沿着地下河往溶洞深处走去,过了会儿,萨北宁那一组出现在了前方,站在一个分叉口画起了记号。

  萨北宁一边画记号,还一边跟身旁的胡可欣解释:“溶洞里四通八达,非常容易迷路,咱们做好标记,回来的时候就不怕找不到路了。”

  胡可欣一脸崇拜的道:“萨老师你懂得真多!”

  萨北宁得意的后仰身子:“小意思的啦!”

  赵倩调侃道:“我看是萨老师你职业病犯了,教完赶紧一边去,别堵着我们的路!”

  萨北宁斜她一眼,幽幽的说道:“我犯起职业病来是科普法律知识,你们还是不要看到的好,因为那时候可就大事不妙了。”

  赵倩吐吐舌头,四个人一起往前方走去,又拐过两个分叉的洞口,前方出现了一个水流平缓的水潭。

  水潭之中,几尾鲫鱼缓缓地游动着,还有几只透明的小虾靠在水边,不时地往前跳跃一下。

  几个人安静下来,周民怕惊扰到他们,低声的说道:“你们打着光,我下去捉鱼。”

  三人点头,分散开来站好,将一片水域照亮。

  周民挽起缓缓下水,慢慢靠近了一条体型肥大,看起来差不多有一斤多沉的鲫鱼,双手如电迅速下叉,噗的一声将鲫鱼捞起,害怕自己手滑,顺势就往岸上甩了过去。

  “啪嗒”一声,鲫鱼砸在了赵倩的脚边,赵倩低声的惊呼起来,连忙脱下了防护服,将地上拍着尾巴跳动的鲫鱼包了起来。

  其他鱼虾方发现异动,纷纷逃离了周民所在的位置,周民见状,只得继续趟水,沿着石壁往里面走去。

  “啊!”

  胡可欣猛地一声尖叫,惊的其他人一个哆嗦,周民朝她看去,见她一脸惊恐,眼睛笔直的看着一处地方。

  借着亮光看去,一个褐色黑斑的怪物出现在他眼前,怪物身长半米左右,形状酷似蜥蜴,在手电的灯光之下,浑身都是粘液的光泽,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周民看了几眼那只怪物,发现它的嘴边露着两排牙齿,目测很锋利的样子,心里也是一突,缓缓的退回了岸边。

  其他三个人看着那怪物一般的动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纷纷的抱起了肩膀摩挲。

  萨北宁低声道:“应该是蝾螈,我对这东西也不熟,保险起见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周民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走,我殿后。”

  三个人头皮发麻的缓缓退了出去,周民紧跟着出来,见那条蝾螈没有追上来,还趴在原地一动不动,这才放下心来,抹掉了洞口的记号,又继续前行。

  直播间里,有的观众一阵惋惜。

  “怎么这就出去了?”

  “可惜了,还以为周民会和这个大家伙干一仗呢。”

  “前面的,你们想让周民蹲几年,什么仇什么怨啊?”

  “这玩意剧毒,就算周民干得过它也不能吃!这一大只下去,估计明天的节目就是直播他们的哀悼会了。”

  “6666,直播追悼会牛X!想看!(狗头保命)”

  “萨老师和周民组队太稳,没啥看头,我去看大老师那组了~”

  “刚从那边过来,大老师正写遗书呢(笑哭)”

  “666,我也去看看!”

  不少人点开了大卫和张珺颖这组的直播画面,顿时乐的前仰后合。

  大卫一脸泪水,跪在地上颤颤巍巍的写着遗书,写了几个字后,哇的一声,一头扎进了张珺颖的怀里。

  他们俩进了溶洞后就闷着头一阵猛冲,在溶洞里绕来绕去一阵,别说鱼了,连地下河都给追丢了,现在还把自己给绕晕了,出都出不去,被困在这里已经快要一小时了。

  大卫受不了这种绝望的气氛,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扎进张珺颖怀里就哭了起来。

  “呜呜呜,珺颖,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了!可我特么还没活够呢!我好多想去的地方都还没去过,好多好吃的好玩的都还没试过,我婚都没结!我才刚喜欢上一个女孩,都还没跟她表白呢!”

  “不要怕,我们肯定能出去,到时候我帮你出主意跟那女孩表白。”

  张珺颖拍着他的后背,朝摄像师道:“我们俩是真迷路了,能带我们出去吗?”

  摄影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我和你们一样想出去,可手机和对讲机都没信号,咱们还是老实的等救援吧。”

  大卫刚被张珺颖安慰好,此刻听到摄影师的话,立刻又歇斯底里的大哭起来:“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他们要来早来了,肯定是他们也找不到我们,我们完了啊……”

  直播间里的一堆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6666,摄影师你告诉我,没有信号你是怎么直播的?用的外星黑科技?”

  “啧啧,连遗书都写了~大老师这回是真的被玩惨了,他不会真以为出不去了吧?”

  “看起来挺精明一人,怎么会这么蠢,快要被他蠢哭了!”

  “张珺颖看起来很冷静啊,就是不知道她心里慌不慌。”

  “怎么可能不慌,摄影师演技这么逼真,换了我我也慌啊!也就是大老师太脆弱,张珺颖再不装着坚强点,俩人就真的没法活了。不过她这波很圈粉呀,有点喜欢上她了。”

  另一边,白远山已经抓到了两条鱼,带着孟雪往回走着:“咱们刚才总共拐了十二道弯,分别是左右左右……”

  孟雪赞叹道:“小白你记性真好,要是只有我一个人,肯定找不到回去的路。”

  白远山不好意思的挠头:“总共就十二个字,分成两句,一句六个字,也不是很难。”

  两人说着,不知不觉来到了大卫他们所在的路口,看到大卫抱着张珺颖哭的稀里哗啦,顿时有点发蒙。

  “小白,雪姐!”张珺颖看到两人,立刻惊喜的叫了起来。

  大卫更是激动的爬了起来,上前一把抱住了白远山,获救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总算看到活人了!快带我们出去,我一秒钟都不想呆在这儿了!”

  看着遇到一起的两组人,直播间里一阵的失望。

  “这都被他们碰上了,大老师运气真好。”

  “再玩下去大老师就真崩溃了,这样刚刚好……”

  “小白脑子这么好使的么,他好像一次都没走错过路。”

  “应该又是一个学霸没跑了,他电视里好像也一直演学霸,没想到居然是本色出演。”

  这时,金牧水已经背着柴火回到了溶洞里,还拿着一节竹筒,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其他人陆续的回到了洞口汇合,纷纷拿出了自己的收获。

  周民和萨北宁两组收获颇丰,抓鱼的同时还顺带捞了不少的虾蟹,足够四个人吃一顿饱的。

  孟雪和白远山一人一条小鱼勉强可以糊口,大卫和张珺颖就惨了,不光什么都没抓到,好耗费了不少体力,眼巴巴看着其他人的食物,一脸的沮丧。

  金牧水见状,拿着竹筒来到了两人身旁,坏笑着说道:“没抓到鱼吗,没关系,我提前就想到了这种情况,特意给你们准备了丰盛的晚餐!”

  听到“丰盛”两个字,几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胃里都跟着有了反应。

  萨北宁干呕一声,一脸不满的道:“金老师你别膈应人了!”

  其他人也是怒目而视,金牧水见状,无奈的耸耸肩,说道:“确实很丰盛呀。”说着拿开了捂住竹筒的手,里面撞了满满一桶白白胖胖的虫子。

  “呀,要死了!”

  赵倩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赶紧的躲到了周民身后,其他人也纷纷露出恶心的表情。

  只有周民眼睛发亮道:“这是竹虫呀,三水你从哪弄来这么多!”

  “费了我好大功夫呢才抓到的。”

  金牧水笑吟吟朝其他人道:“竹虫的营养是牛肉的十几倍,而且非常美味,我们小时候经常捉来用油炸,一口下去满口都是油香。”

  赵倩惊恐的摇头:“我宁愿挨饿也不吃这东西!”

  张珺颖苦笑着道:“你们抓了这么多鱼,上哪挨饿去?我不想挨饿,给我几条吧。”

  金牧水分给她几条竹虫,说道:“穿成串烤着吃吧,真的很香。”

  周民自觉地拿过了竹筒,跑到一旁架起了火,切下几块鱼腹放在罐头盒里烘焙,不一会儿就弄出了鱼油,然后和金牧水围在一起,煎炸起了竹虫。

  胡可欣闻着诱人的奶香,在一旁看的口水直流,厚着脸皮凑上了前:“给我一只好不好,一只就好,我尝尝味道。”

  周民用竹筷夹起一只煎至金黄的竹虫,吹了吹热气,放到了她的手心。

  胡可欣一口放进了嘴里,嚼碎香酥的外壳,一股奶油的味道充满了口腔,鱼油的鲜味混合竹子的清香,顿时让她享受了起来。

  “好美味!”

  胡可欣比这眼睛,久久不愿意睁开,生怕一睁开眼,香味就会从眼睛里跑出来一样,看的其他人一阵的好奇。

  “真的有这么好吃?”

  张珺颖一脸的不信,串起竹虫烤了烤,吃进嘴里,砸吧嘴道:“有点奶油味,确实还不错。”

  胡可欣一脸诧异,用一只大虾和她交换了一只竹虫,吃进嘴里,有点失望的说道:“还是煎的好吃。”

  金牧水一笑,解释道:“是厨师的缘故,小时候我奶奶炸的竹虫和我们自己做的味道也不一样,做的时候得看油温和火候。”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