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一零章 神秘传说

第一一零章 神秘传说

  几个明星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让他们做饭确实是难为他们了。

  孟雪一上来就要直接串上鱼拿去烤,连鱼鳞都不带刮的,萨北宁虽然知道要破开鱼肚子,但是看着活蹦乱跳的鱼就是不敢下手。

  周民看的一阵牙疼,走上去指点了一下,但还是无法让他们立刻就学会,苦恼的当起了救火员。

  经过一通手忙脚乱之后,所有人都已经饿得肚子咕咕作响了,才终于吃上了这顿来之不易的晚餐。

  “呸、呸,今天的鱼怎么这么难吃?”

  吃着自己手中烤焦了的鲫鱼,萨北宁拧着眉头吐了口鱼刺,情不自禁看向了旁边眯着眼睛,吃鱼吃的正欢的赵倩。

  胡可欣也羡慕的看了那边一眼,说道:“吃虾吧,虾和螃蟹好吃点。”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然后就看到大卫凑了上,捡起烤糊了的鱼往嘴里塞去:“有的吃就不错了,你们不吃给我。”说着就不管不顾的啃了起来。

  金牧水此时已经和周民煎完了所有的竹虫,看着面露苦相的一众明星,告诫说:“晚上睡觉的时候小心点,尽量不要一个人行动,省的被野人抓走了都没人知道。”

  “野人?什么野人?”

  萨北宁吃惊的停了下来,说道:“只听说神农架有野人,没听说这里也有野人的。”

  金牧水捅了捅跟前的篝火,声音忽然间就变得低沉了下来。

  “这里有过野人出没的传说,三十年前这里还不是旅游区的时候,附近的山民经常进山打猎,发现过几个巨大的人形脚掌,当时电视台还有人来采访过。”

  萨北宁好像记起来了,恍然道:“好像在哪听过这事,不过这种传说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是而非的,并不一定是真事儿。”

  “野人不一定是真的,但这片地方很神秘是千真万确。”

  火光映照下,金牧水棱角分明的刚毅脸孔略显可怖,在一阵噼里啪啦的柴火爆裂声中继续说道:“这些年山里陆续失踪了不少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好像忽然就人间蒸发了。

  搜救队进山找人,在清早的雾气里看到过他们一起出现,但无论怎么喊,他们都不回答,等到雾气一消失,那些人也全都跟着不见了。”

  萨北宁等人听得浑身发冷,将信将疑道:“这么邪乎?”

  “就是这么邪乎,如果一点问题没有,凭借这个溶洞和外面的瑰丽风景,估计早就被开发成旅游景点了。”

  金牧水神在在看了一圈众人,继续说道:“再往前推几十年,这里还消失过3000多鬼子兵,至今都没人弄清他们到底怎么消失的。”

  “好恐怖!”

  赵倩吓得吃鱼都感觉不香了,不自觉往周民身边靠近了一点。

  其他人也吓得不轻,纷纷的倒吸凉气,大卫更是一脸愤恨的看向金牧水:“我算明白你为什么给我们买巨额保险了,你这是一开始就没打算带我们活着走出去呀!”

  金牧水一摊手,十分无辜的道:“这可冤枉我了。我就是感觉国内的真人秀都太假了,想要弄个稍微真实点的,咱们既然是来冒险的,当然得找个稍微有点危险的地方。

  你们放心,有点危险的也就这块地方了,穿过这座山以后就是一片坦途。而且有我和阿民保驾护航,就算真遇到野人也没什么大不了,注意不要单独行动就行了。”

  众人听完集体沉默了下来,惊惧和忐忑全都写在了脸上,溶洞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凝重起来。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已经炸开了锅。

  “卧槽!我去网上搜了一下,水爷刚才说的那些全是真的!有人还根据这些事写成了小说!”

  “嘶~节目组玩这么大?!”

  “66666,我就知道水爷不会老老实实做综艺,果不其然还是熟悉的探险味道!”

  “这也太坑了吧,万一真遇到危险怎么办?我的孟雪女神啊!”

  “阿民快跑,反正没签合同,这破节目咱不做了!”

  “上了水爷的黑船还想跑,佩服你的异想天开……”

  “以我对阿民的了解,他不可能丢下兄弟自己开溜,刘茜被绑那次就是最好的例证。”

  周民确实没想过开溜,甚至根本就不信金牧水说的话,完全当成了故事会去听。

  在他看来,三水这些鬼话也就骗骗这些胆小的明星,想要骗他?还是再回去修炼两年吧。

  吃完烤鱼,他在洞口处架起了一堆篝火,朝着里面的嘉宾们喊道:“你们安心的睡,我和三水轮流守夜,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几人稍微安定了一下情绪,围在火旁铺起了睡袋,但彼此大眼瞪小眼的互看着,一个敢睡的都没有。

  溶洞里安静的吓人,只有几个人的呼吸声和柴火燃烧的噼里啪啦声,大卫忍受不了这种死寂的气氛,瑟瑟发抖道:“你们说这里不会真有什么脏东西吧?”

  萨北宁瞪眼道:“你给我闭嘴,不要在这里危言耸听!要相信科学!”

  胡可欣将身子缩在睡袋里,只露出个脑袋,小心翼翼的说道:“还是别说了,我外婆以前是做神婆的,她告诉我说,人们越是谈论那些‘好伙计’,他们越有可能过来。”

  “啊!你还说!”孟雪吓得捂住了脸,从指缝里打量着四周,生怕旁边冷不丁蹿出个什么东西来。

  “嘤嘤嘤~”

  忽的,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在溶洞深处响起,几个人同时一个哆嗦,睁大眼睛,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不会真的来了吧!可欣,你外婆有没有教你怎么对付那些‘好伙计’?”

  大卫吓得牙都打起了颤,蠕动着身子挪到了胡可欣身旁,好像是要寻求安全感一样,一口咬住了她的睡袋。

  胡可欣慌张的摇头:“没有,外婆从来没教过我怎么对付他们!”

  萨北宁心里也慌得一匹,仔细听了一阵,有点哭笑不得的说道:“别怕,这好像是蝾螈的叫声,就是我们之前在水潭里看到的那东西。”

  “这声音跟婴儿的哭声也太像了吧!”胡可欣长出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大家都别怕了,是一种动物的叫声,赵倩也见过那东西……赵倩呢?!”

  忽然之间少了一个人,几人俱都一愣,胡可欣吓得腾一下坐起,朝着洞口望去,看到赵倩已经蹑手蹑脚跑去了周民身边,好像是要去那边睡的样子,这才放心下来。

  转过头来,大卫正一脸痛苦的趴在地上,捂着嘴巴“嘶嘶”的抽着凉气,看得她当即就是一愣。

  “23333,笑死我了,这些明星可真会自己吓唬自己!”

  “看给大老师疼的,刚才胡可欣起身的时候他用牙咬着睡袋,这一下下去,他牙都快被拽掉了吧~”

  “赵倩很机智呀,居然还知道跑去抱大腿。”

  “明智的选择,真要遇到什么事,还是跟在水爷和周民身边最安全。”

  “卧槽!刚才那是什么,好像有个白影从洞口飘了过去!”

  “+1,我也看到了!!!”

  “召唤弹幕护身!”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洞口处,周民正睡眼惺忪的打着瞌睡,骤然看到一个白影从眼前飘过,瞬时就清醒了过来。

  打开手电照去,只有凉凉的夜风和偶尔发出的昆虫鸣叫,丝毫没有野兽出没的迹象,周民纳闷的皱了皱眉,踢醒了正在打呼噜的金牧水,说道:“你在这里守着,我去外面看一看。”

  金牧水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抱怨道:“知道了,这点屁事还用说嘛,快去快回。”

  周民应了一声,抄起一根削尖的粗树枝来到了外面,朝着白影飘过的方向追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前方出现了一片冒着雾气洼地。

  周民谨慎的停下了脚步,用树枝往雾里刺了刺,下面一片空荡荡的,没过了一大截树枝都没有捅到底。

  旁边的摄影师立刻惊出一身冷汗,刚才他还想着跑去周民前面拍摄,这要是真跑过去了,起码要摔个骨折吧?

  “咕咕!”

  一声鸽子的啼叫突然响起,周民感觉一阵恶风朝着自己这边袭来,本能的一抡木棒,噗的一声闷响,将一个东西打落到了地上。

  手电一照,还真就是一只奄奄一息白鸽,周民微微松了口气,哭笑不得的说道:“大晚上的你不好好睡觉到处乱跑,现在好了,想救你都救不活,只能变成我明天的早餐了。”说着一棍砸向了它的脑袋,白鸽瞬间便没了动静。

  “66666!周民威武,这打鸽棍法绝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周民只要想吃东西,根本不愁找不到合理的借口……”

  “我要给这鸽子写个墓志铭,让人知道它是死于晚上不好好不睡觉,2333!”

  “咦,周民绑个布条把棍插在那儿是啥意思?”

  “大概是怕以后有人掉下去吧。”

  “你们说那些失踪的人会不会就是这么没的,这里的溶洞这么多,掉下去就很难找到尸体了吧。”

  “那3000鬼子兵呢?一个掉下去也就算了,后面的人又不傻,还能3000人一起掉下去?”

  “有可能遇到了山体滑坡,也有可能是瘴气,这里有不少植物都有毒,产生的瘴气能让人产生幻觉,是有可能让一群人同时中招的,不过这俩都是小概率事件,要运气极差才可能遇到。”

  这时,周民已经回到了山洞里,将鸽子处理干净,架起锅用木炭煮了起来。

  香味一出来,金牧水立刻就睡意全消,坐起身来,眼睛发亮的看向了铁锅里的鸽子:“狗子你怎么知道我饿了,正好起来夜宵!”

  周民用威胁的眼神看向他:“我在煨鸽子汤,明早等我起来一起吃,让我发现少了一块肉,我保证以后你再也不用吃东西了。”

  金牧水立刻怂了下来,嘿嘿一笑,保证道:“放心,我一定看好这锅鸽子,少一块肉你唯我是问!”

  周民又盯着他的脸看了会儿,确认他没有要偷吃的迹象,这才和他换班,躺倒在睡袋里合上了眼睛。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