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咏唱经典

第一百二十五章 咏唱经典

  周民要参加的节目叫做《咏唱经典》,是央视为了弘扬诗词文化开设的,节目的内容是邀请歌手对经典诗词进行改编,将诗词用现代歌曲的形式咏唱出来。

  之前和萨北宁分别的时候,萨北宁就代表央视对他发出了邀请,随后他的老师赵晓慧又打来电话,说是她去节目当了什么“经典点评人”,要周民务必去给她撑场子。

  因此周民的行程才会这么赶,办完首映仪式,就马不停蹄的从申城赶来了燕京。

  第二天清早一起来,周民就开始忙活着买菜做饭,几个儿时好友重聚,仿佛有说不完的话要讲,一顿饭从白天吃到了黑夜,周民期间去了四五趟厨房加菜,一直到所有人都快将菜堆到了嗓子眼,这才算是吃完。

  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一行人出发来到了央视,金牧水和牧颜也全都跟来,说是要给周民捧场。

  赵晓慧早早地就来到了录制大厅等候,见周民他们到来,和众人打过招呼,拉着周民跑去了一边。

  “阿民,歌曲准备的怎么样了,怎么没带乐队来呀?这次你可别给我摆带拉稀,老师我受了气,这次就指着你给我挣回面子了!”

  赵晓慧一脸的气愤,鼻子都快给气歪了,又继续说道:“这节目的评委总共有三个人,除了我和燕乐的周教授,还有个叫梁秋的主持人,跟吃了火药一样,见人就怼,经常拆我的台。

  我就随便夸一句人他都能挑出刺来,好像只有他一个人说得对,其他人说的话全都是放屁!

  这次你来,给我好好灭一灭他的嚣张气焰!”

  周民见她这么气愤,知道她肯定受了不少委屈,有些纠结的说道:“我怎么帮你呀,总不能冲到评委席上打他吧?”

  赵晓慧瞪眼道:“当然不能!但你可以怼他啊,就像以前我教你的时候那样,遇到他说错的地方,给我狠狠的怼回去,千万别嘴下留情!”

  周民听了不禁有点发蒙:“不对呀,我什么时候怼过你,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赵晓慧总算是明白以前周民怼过自己后,为什么立刻就能做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了。

  合着他压根不觉得自己那是在怼人!

  赵晓慧忽然感觉一阵胸闷,揉了揉胸口,说道:“总之你就把他当成我,不,把他当成你教的那些小学生,往死里给我教育!”

  周民点头答应:“好,那我就试试吧。”

  赵晓慧这才舒了口气,又问道:“今天唱什么,刚才问你还没说呢,我赶紧的给你安排彩排,别到时候出了状况反被他抓住把柄!”

  周民一笑:“唱《阳关三叠》,我一个人上台,用不着彩排。”

  赵晓慧眼前一亮:“这个好,我就不信他能挑出你毛病来!我待会儿再去把你师爷那床焦尾琴取来,震死他!”

  这时,萨北宁西装革履的走了过来,笑着说道:“赵老师你要震死谁呀?”

  赵晓慧笑着摇头:“什么震死谁,我说阿民能来这节目,真是他的幸运。你们聊,我忙去了。”说完,快步朝着录制厅门口走去。

  萨北宁一脸笑容的看向周民:“阿民你来到燕京怎么也不跟我打声招呼,我还想喊上你和小白聚一聚呢。”

  周民笑着道:“最近太忙,以后再说吧,你这不也刚回来就忙上了。”

  萨北宁无奈的耸肩:“我天生就是劳碌的命。算了,不说这个,先背书一下你的歌,我拿去写稿子。”

  周民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要演唱的歌曲,萨北宁听得一阵惊讶,说道:“咱们学校的音乐系连这都教吗?这不是抢中文系饭碗吗?”

  周民莞尔一笑,解释道:“哪能呀,也就是诗词这一块教一下,如果一点不会,赵老师也不可能混到这里来当评委了。”

  萨北宁噗的一乐,调侃道:“背后说老师坏话,你可真是个好学生呢!”

  周民赶紧的说道:“这可不是我说的,是师爷对她的评价。其实我感觉师爷说的一点没错,我有个师大爷,二十年没怎么练习都比她出一大截来。”

  萨北宁稍微一想,立刻猜出了他说的师大爷是谁:“你说的是王老师吧,王老师比我高几届,以前在学校也是有名的才子,最近他和我们台走动很频繁,可能是要开什么节目了。”

  两人又聊了会儿,萨北宁领着他来到了休息室里。

  不一会儿,谭佩佩和另一个歌手联袂到来,看到周民也在,颇为惊喜的走上前打起了招呼。

  “阿民,好久不见了!”

  “是呀,你也来唱歌的吧,还真是巧。”

  旁边的男歌手长得普普通通,见到周民,也热情的上前握手:“阿民,我很喜欢你的声音!”

  周民伸出手和他握在一起,求助的看向谭佩佩,谭佩佩立刻会意,介绍说道:“杰哥是实力唱将,高音那叫一个稳,下一季的《歌王》我非常看好杰哥拿冠军。”

  张瑞杰连忙摆手:“哪能啊,比我厉害的歌手多了去了,阿民的高音我就比不了,我就去凑个热闹而已。”

  周民惊讶道:“这都准备到下一季去了,洪导还真是一刻也不闲着。”

  几人坐到沙发上闲聊了起来,过了会儿,一个骨瘦如柴的老人被人搀扶着走了进来,张瑞杰立刻起身相迎道:“黄老师,节目组居然把您也请来了!”接着跟其他两人介绍道,“黄老师是国内流行音乐的奠基者和开拓者,今年已经93岁高龄了,没想到节目组居然把他老人家给请来了!”

  黄碧德笑着压了压手,说道:“都坐吧。”接着来到了周民身边,拉起了他的手,一脸唏嘘的说道,“我和你师爷是高中同学,当年还一起参加过很多进步运动,听到你那一首《送别》,我连续几夜都做梦梦到当年的事情,你可害苦我了。”

  周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我罪过可大了,以后我再也不唱它了。”

  黄碧德不悦道:“那可不行,必须给我再录一首最初版的!你师爷拿那谱子当宝贝,谁也不给唱,要是我临终前听不到这歌出世,做鬼也饶不了你!”

  周民脸颊一抽,赶紧说道:“别介,我这就把谱子写出来给您老看!”

  黄碧德哈哈的笑了起来,笑声里中气十足,明显是真心的乐开了怀。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