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抄写十遍

第一百二十七章 抄写十遍

  舞台的正中央,周民双膝盘坐在蒲团上,用手轻轻抚摸着古朴的琴身,尾部被烧焦的痕迹也是光滑如镜,一点都不扎手,仿佛用一层特殊材料包裹住一样,触感十分的令人舒适。

  他上次用这琴还是四年多前弹奏《高山流水》的时候,那是师爷兴奋得不行,说是只有这琴能配得上琴谱,这才放他用了一回。

  一晃四年过去,周民再次触碰到它,心中也是充满了喜悦之情,用了很久才静下心来,缓缓的抬起头来,看向了观众席前的郭东来和铁镜明夫妻俩。

  “这首根据《阳关三叠》改编的《别君叹》,送给我一对即将远行的朋友,祝你们一路平安。”

  “哟,送给我的!”

  “是送给我们……”

  “不都一样嘛,别说话,好好听阿民唱歌!”

  “是你先说的。”

  两人一言不合就争执了起来,直到铁镜心捏起拳头,郭东来才一脸不屑的扭过了头去:“好男不跟女斗!”

  这时周民已经拨动琴弦,开始弹奏起了古琴,古朴苍凉的曲调一出来,听到这琴声的人们顿时揪起心来,仿佛听到乡音一般,眼前不由自主闪过了家乡的山石草木。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周民的声音一出来,录制大厅里的众人立刻蒙住。

  “周民用的是甘陕方言?”

  “好像是吧,听不出是哪片儿的,有点像汉中?”

  “我怎么听着像陕北?”

  “不用在意,听得懂就行,反正挺好听的!”

  周民一连重复了三遍这首诗词,就在中人们已经习惯了他的腔调时,周民忽的右手小拇指一勾,古琴的曲调骤然一变。

  “低吟白雪逢阳春,送君别去无知音”

  “高台孤矗昂首望,穹凄尽兮宙宇敞”

  “车马纵兮雁飞翔,春复秋往世无常”

  “幽清默兮落暗乡,何年何月蹉跎降”

  “莫问莫观你莫惆怅,山石林木无易样”

  周民看向台下的眼神中饱含着浓浓的不舍,台下的观众们看着他的神情,不由得一阵的揪心。

  再听到他饱含离别情绪的歌声,顿时勾起了一些观众的共鸣,纷纷想到了和自己重要的人离别时的场景,情不自禁的潸然泪下。

  铁镜心更是一头扎进了郭东来的怀里,低声抽泣着道:“阿民居然还学会煽情了,唱的我都有点舍不得走了。”

  郭东来只感觉眼眶里有什么东西在打转,抽了下鼻子,说道:“又不是以后不见了,有什么好伤心的!”

  铁镜心噗嗤一乐,破涕为笑道:“你就是死鸭子嘴硬!小时候数你们俩最好,一起洗澡,一起睡觉,连尿尿都要一起去,别以为我不知道!”

  郭东来昂起头不让眼泪从眼眶里掉出来,死硬的说道:“没有的事!小时候他傻里傻气的,我办点坏事每次都是他把我供出来,我最不喜欢找他玩了!”

  铁镜心看着他强撑的模样,微微的撇了撇嘴,安静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继续观看起周民的表演。

  此时,周民已经尝到了最后的副歌部分,看着靠在一起,看起来幸福满满的两人,心中颇为替他们高兴,最后一句也变得温馨了起来。

  “莫问莫观你莫惆怅,山石林木、无易样——”

  长长的尾音伴随着琴声的回响,在录制大厅中绕梁,声音停止的瞬间,录制大厅中立刻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好听!这首歌真是太棒了,是我这三天来听到最好的一首了!”

  “周民唱的也好,我看连修音也不用就能播!”

  “他的声音太有魅力了,从没听过这么引人入胜的现场,我完全被他带入到了诗词的意境里,感觉好像去到了王维和朋友分别的现场一样!”

  “他的琴弹的也好,感觉比起网上那些古琴曲好听多了!”

  随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声响起,掌声渐渐变弱了下来。

  周民起身来到台前,朝着台下鞠了个躬,这时萨北宁也重新回到了台上,鼓掌道:“感谢周民为我们带来的经典咏唱,而且还有一件事,就是周民即将远行的那对朋友今天也来到了现场,让我们用掌声祝他们一路顺风。”

  一个摄像师将镜头对准了郭东来夫妻,掌声响起,两人冲着镜头露出微笑。又过了几秒,摄像师才将镜头转向了其他观众。

  这时,评委席上的周教授一脸激动的开口道:“头几年我就听过周民这个名字,这次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首诗被你改编的哀而不衰,怨而不怒,尤其是前面阳关三叠的部分,几乎完全符合诗词的意境,听得我激动万分!这才是真正的千古绝唱!”

  赵晓慧听到周教授的夸赞,笑的眯起了眼:“阿民是我教过最出色的学生,我以他为豪。”

  她的右边,坐着一个体态肥胖的男人,五十岁左右年纪,满脸横肉,鼻梁上架着一个棕色的宽框眼镜,眼中闪烁着精光,听到赵晓慧两人的评论,一脸不赞同的说道:“咱们这个节目是用流行音乐的方式咏唱经典,周民这首歌大部分都是用的古调,好像有点跑题了吧?”

  周民微微皱眉:“能热卖的歌就能算流行歌吧,你就这么笃定这首歌流行不起来?”

  梁秋不由得一怔,录了三天节目,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胆敢反驳他的歌手,顿时提起了精神,瞥了眼周民,说道:“这首歌流行不流行得起来,就让时间去验证吧。

  我最不能原谅的,还是你对待音乐的态度。用损坏的乐器演奏是对观众的不尊重,也是对音乐的不尊重。什么时候你能改掉这毛病,大概就能成为一个合格的歌手了。”

  周民微微一愣,忽然赵晓慧的话,要把他当做自己的学生看待,立刻像教小学生一样露出个温和的笑脸:“梁秋老师对吧,这琴名叫焦尾,是东汉蔡邕所制,至今已经有快两千年历史了。和齐桓公的「号钟」、楚庄王的「绕梁」、司马相如的「绿绮」并称四大名琴,记住了没有,回家记得抄写十遍,明天上课前交给……”

  意识到说秃噜嘴,周民赶紧的哽住了话头,将“老师”两个字给硬生生咽了回去。

  看着梁秋漆黑下来的脸,周民尴尬的笑了笑,刚才入戏太深,差点就真把他当成自己学生了。

  (第二更,眼皮直打架,真的写不动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