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要上天呀

第一百三十二章 要上天呀

  一阵紧张肃杀气氛中,武京对着路障后紧闭大门的工厂大喊:“有人吗,我是来救你们的,樊大使让我来的!”

  大门吱呀一声打开,周民身穿迷彩军装,全副武装的嚣张走了出来:“你救我们?我这有枚79式手雷,够武装一个加强排了吧?”

  说着,他已经走到了武京的跟前,掏出一把手枪顶在了他的脑门上:“现在一把M1911顶在你头上,你他妈怎么救我们啊?”

  武京神色自若,脸上依旧保持着镇定,看着面前这个半大孩子,说道:“小孩子不要玩枪,小心……”

  “碰!”

  武京话没说完,周民轻轻扣下了扳机,冷锋吓了一大跳,被橡胶弹珠打在眉头上,才恍然发现这是一把假枪。

  “哈哈哈哈!”

  周民似乎被他吓傻的模样逗乐,笑的弯下了腰,仰起脸道:“就你这熊样还救我们?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说完站起身来,就要转身朝厂里走去。

  武京突然伸手,将右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一脸认真地说道:“我是来救你们的。”

  周民抬手打掉他的右手,左手又搭在了他肩上,周民露出一个不耐的神色,一脚踢向了武京的膝盖。

  武京撤步躲闪,周民一拳朝着他喉结打来,武京侧身闪避,两个人一攻一防打在了一起。

  周民身后,一个戴眼镜的文职人员看的焦急起来,朝身旁的武刚道:“老何你还不上去帮忙!”

  武刚成竹在胸的说道:“小老板的八极拳得名师指点,一般人不是他对手,而且这人明显不想跟少爷动手,只防不攻,马上就会败下阵来。”

  武刚的话像是预言一样,两个人拳拳到肉的打了个一分钟左右,周民一肘顶在了周民胸口,闪电般跟步上前,一脚踹中武京的小腹,将他整个人踹的向后方飞去,仰面栽倒在了地上。

  武京猛烈的咳嗽了几下,捂住胸口喘息起来,周民走上前来,俯视着道武京,饶有兴趣道:“挨了我这么多下还能保持清醒,你身体素质不错,也算有点本事,我就勉强答应让你救我们了。”说着,向车里坐着的秦璐抛个媚眼,吹着口哨走回了厂子里。

  “咔!”

  副导演在一旁喊停,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周民回过身,见武京还没起来,连忙的跑过来搀扶:“我都说了不能真打!好几次我都差点没收住手!”

  武京躺在地上喘着气,呲牙道:“我怎么知道你这么厉害……幸好资金足,我多买了几台摄影机,镜头应该够剪的了。再来一次,我感觉自己都不一定能活下来!”

  此时,武京看向周民的眼神中,不由自主带上了一丝恐惧。

  发现周民身手不错后,他特意加了场打戏。

  为了追求真实的拍摄效果,他让周民把自己当成仇人真打。然而刚一交上手,他就遍体生寒,都感觉自己随时会小命不保一样。

  也幸亏周民手底下有分寸,不然最后那两下打实,非得要了他老命不可!

  这时秦璐也从车里出来,笑着说道:“阿民以前在学校太受女生欢迎,好多人看他不顺眼,有一次一个学生纠结了十几个社会上的人去堵截阿民,结果全部被他打跑了,那次以后就再也没人敢找他麻烦了。”

  武京一脸震惊的道:“你真能打十个,我还以为这种事情只存在电影里!”

  周民笑道:“没那么夸张,我当时在一个只能并肩站开两个人的小巷子,就打倒了四个人,其他人一看情况不对就一哄而散了。”

  刘茜警惕的瞥了眼秦璐,说道:“我家阿民可是能和金牧水五五开的,秦璐这样的绝对能打十个。”

  武京被她逗得一乐,牵到了破开的嘴角,“哎呦”了一声,说道:“趁着有伤,再拍几场我被打的镜头。”

  周民倒吸一口凉气:“京哥你对自己可真够狠的。”

  武京白眼道:“没你打的狠,我感觉被你打得有点内伤,这两天是不能动手了,拍几个倒地的狼狈模样留着备用。”

  武京跑去厂里拍摄,秦璐和周民他们站在一起看热闹,看着一身桀骜不驯气息的周民,秦璐好奇的道:“阿民你表演跟谁学的,像是体验派的路子。”

  周民笑道:“辉哥和洛哥,当初拍《窃听风云》的时候我可没少受苦,他俩整夜整夜的轮流给我讲戏,又是亲自表演教我,又是让我写笔记,而且两个人教的完全不一样,弄得我都快崩溃了。”

  秦璐露出一个明悟的表情,说道:“他俩演技都不错,能这么认真的教你,算你走大运了。不过体验派有个缺点,就是入戏太深容易走不出来,得抑郁症的演员大都是体验派出身。”

  刘茜心里一紧,关切的抓住周民的胳膊,带着浓浓的不安道:“要不以后别拍电影了。”

  周民笑着道:“没事,我小时候学过唱戏,知道怎么从人物里抽离出来。”

  秦璐好奇道:“梅派戏剧的方法吗?”

  周民摇头:“牧颜是梅派的,比较出名一点。我学的是龙派花脸,你们可能没听过。”

  秦璐嘴角一抽,大名鼎鼎的龙派戏剧她怎么可能没听过。

  它创始人可是当年戏曲界两大名人之一,龙千山先生!

  当年龙先生为了拒绝倭国人让他登台宣传倭国文化的邀请,不惜自断一腿再也无法登台的壮举,是所有后世艺人的楷模!

  她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不过龙派不是早就失传了么,她记得龙先生在两个徒弟投敌当汉奸后伤心欲绝,终其一生都没再收过徒弟。在两个徒弟被枪毙后,龙派就算是断了传承。

  那周民这是从哪学的龙派花脸,该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阿民,教你唱戏的老师叫什么?”秦璐心生疑惑,试探着问道。

  “哦,他是我爷爷的老朋友,跟我外婆住一个村子,我要叫他二爷爷,大名好像是叫龙千山。”

  听到“龙千山”这三个字,秦璐脑子里嗡的一声,忽然间就不能思考了,看向周民,感觉一切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她现在只有一个感觉,周民这是要上天呀!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