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连环套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连环套

  周民抓住人问话的时候,其他几人身上的东西都已被抢走,几匹骆驼似乎叛变了一样,居然奔跑起来跟着这些马贼一起离开了!

  常腾伸着头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道:“我滴妈呀!这骆驼都成精了吧,居然知道哪边强跟着哪边?”

  周民站起身道:“马贼李肯定有养骆驼的,我刚才听到了有人吹口哨,咱们骑得骆驼一定是他养的。”

  胡可欣拨弄了一下头发上的沙粒,苦笑着道:“东西全丢了,现在我们怎么办?”

  常腾看了眼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骑士,笑眯眯上前抓住了他:“这儿不是还有个马贼吗,绑回去交差,起码能减一点刑。”

  看着围上来的众人,骑士露出个苦瓜脸,祈求道:“绑松一点行不……”

  就这样,周民将马贼用绳子绑住,牵着他再度启程,往沙州方向赶去。

  顶着酷烈的太阳走出几里地,其他人都晒的快要蔫吧了的时候,路边的骆驼草忽然茂盛了起来,往前看去,前方的低洼处竟然出现了一片森林。

  刘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眼,向众人询问道:“海市蜃楼?”

  周民抽动鼻子嗅了嗅,确定闻到了水的腥味,说道:“是绿洲,前面有水喝了。”

  刘茜和胡可欣兴奋的叫了起来,立刻就又有了力气,朝着那边狂奔而去。

  走进绿洲,气温一下子骤降了下来,几匹骆驼拴在树上,还有一个编导正在林子边上等候众人,见他们到来,将他们领到了溪水的旁边。

  此时,小宝等人已经来到了好一会儿,见周民他们到来,立刻询问了起来:“你们护送的东西丢没丢?诶?怎么还多了一个人?”

  常腾说道:“遇到马贼,东西全被抢走了,还好没有伤亡,你们这边什么情况?”

  小宝指着边上的张江和张健:“这不很明显吗,秀文儿被一对雌雄大盗抢走了。”

  “哈?雌雄大盗?”

  常腾一脸惊愕,颇有点不信的意思。

  张江心有余悸的点头:“那对江洋大盗很凶,对他们自己人都下毒手。我们亲眼看见他们内讧,那男的拿起刀就往女的背后丢,咱们的道具刀虽然没开刃,那也是好几斤呢,砸在身上怎么也得疼上半天。

  女的更厉害,背对着丢过去的刀连身都不转,一脚就给踢飞了!跟演电影似的!”

  常腾好想听鬼故事一样,一脸你编,你再编的眼神看向他们。

  周民则是倒吸了一口凉气:“真要像你说的这样,这人的功夫肯定已经练到出神入化,起码到了不见不闻觉险而避的境界。我认识的人里,也只有……”

  周民说着忽然怔住了,眼睛一亮,朝张江问道:“那对大盗是不是一对夫妻,男的长的虎头虎脑,特别会装傻充愣,女的看起来有种很稳重的感觉?”

  小宝连连点头:“对!那男的看起来老实,其实满肚子坏水!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民呵呵一乐:“他俩是我发小,以后见了他们赶紧跑,千万别抱有侥幸。”

  刘茜从溪边抬起脸来,笑着道:“虎头和镜明啊,杨秀文被他们抓走,可有得罪受了。”

  此时,杨秀文已经提前被铁镜明扛到了目的地沙州,正心惊胆战的伺候着她洗头发。

  郭东来在一旁笑嘻嘻看着,说道:“手艺不错呀,待会也伺候我洗洗。”

  铁镜明闻言抬起头来,眯起眼睛看向他道:“你是准备洗哪个头呀?”

  郭东来倔强的昂起了头:“哼,你都要换老公了,管我洗哪个!”

  铁镜明双手一握搪瓷盆,脸盆瞬间凹陷了下去,上面的搪瓷咔咔的崩裂下来,吓得杨秀文都快要哭出声来,双腿止不住的打起了颤。

  过了会儿,铁镜明冲洗完毕,甩了甩齐肩的短发,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容来到了郭东来跟前,一哈腰就将他从凳子上抱了起来。

  “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干什么?给你洗头呀!”

  铁镜明笑了笑,抱着他走进了屋里,一脚将门给带上后,屋里立刻没了动静。

  杨秀文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脸颊狠狠地抽了抽,趁机跑出了院子。

  这时,屋门再度打开,夫妻两个人一起探出头来,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个奸计得逞的笑容。

  跑出门外的杨秀文感觉如获新生,长吐了一口气,然后便在城里逛了起来。

  这时,张厉带着一队巡逻官兵迎面走来,指着杨秀文,用一口流利的关中方言道:“内个驿兵,你在这儿干啥子?”

  “哈哈,张老师你怎么变成这种口音了!”杨秀文见到张厉,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看着他严肃的脸色,又赶紧的回答道,“哦,我是被人从沙漠里抓来的!”

  张厉面色肃穆的问道:“从沙漠里被抓到这儿,这么说你现在应该还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

  杨秀文傻傻的点头:“是呀,我和宝哥他们一起护送使节和贡品,半路被抓来的。”

  张厉猛地瞪起眼来:“来人啊,把这个擅离职守的驿兵抓起来,拖去菜市口斩首示众!”

  杨秀文登时就蒙了,看着气势汹汹走过来的士兵,转身欲跑,刚跑出两步就被他们一左一右抓住,被拖着朝菜市口而去。

  杨秀文啼笑皆非的说道:“大人,我申请明日午时再斩首行不行,砍头不都是在午时三刻吗,我就这一个要求!”

  张厉差点憋不住笑出来,肃了下嗓子说道:“少跟俄讨价还价,不过你说的也在理,先带回驿站吧!”

  杨秀文听了微微松一口气,接着把头一歪,露出个生无可恋的表情,也不再挣扎,双脚耷拉在地上,被两个士兵拖了下去。

  与此同时,周民他们也终于走完了最后的十里路程,赶在天黑之前到达了沙州城里。

  “客官~来喝完凉茶呀~”

  一行人正往驿站走着,路旁一个凉茶摊子上,忽然响起一个娇媚的声音。

  常腾转脸看去,一个胖乎乎的女人正捏着兰花指,一脸春意盎然的朝着他们挥舞手帕,一个没忍住就喷了出来:“噗,贾琳你这是卖茶呀,还是卖身呢?”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