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同福客栈

第一百六十七章 同福客栈

  每人领了一件棉披风之后,周民四人一脸不情愿的再次上路。

  大漠里的昼夜温差十分的大,即使裹着披风,常腾也冻得直打颤,一个劲的说道:“嘶~这也太冷了吧,感觉得有零下好几度了!”

  刘茜被迎面吹来的风沙打在脸上,用胳膊挡住脸,一脸郁闷的说:“还有沙尘暴,在这地方生活可真是太苦了,也不知道虎头和镜明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胡可欣笑着说道:“腾哥开始还说来这里爽来着,打不打脸啊!”

  常腾无言以对,叹气说:“哥还是太年轻了啊。”

  胡可欣似乎倒是不怕严寒和风沙,眼神发亮的说道:“听说沙漠里有一座时隐时现的魔鬼城,每到了夜晚就会有凄厉的鬼叫声传出,不知道我们遇不遇得见。”

  常腾不由自主打个哆嗦,嘴唇发青的瞪向她道:“知道哥怕这东西,存心吓唬哥呢?真要遇见了,我就把你献给魔鬼当过路费!”

  周民笑着道:“丝绸之路上确实是有个魔鬼城的传说,传说是那座城市的人得罪了天神,天神一怒之下把整座城变成了废墟,里面的人都被压在废墟之下,一到夜晚,亡魂便在废墟下面哀鸣。”

  这时风刮得更大了,狂风怒卷着沙粒,几乎让几人站立不稳。

  风声之中,还响起一阵恐怖的哀嚎,像是夜泣的女人和老人嘶哑的呐喊声杂糅在一起,让人止不住魄动神摇。

  一阵风沙过去,常腾几人紧紧地围到了周民的身边,脸上不约而同的带着一丝畏惧,刘茜更是吓得抱住了周民的胳膊。

  “阿民,刚才那声音……”常腾吓得牙齿打颤,脸色煞白的看向周民。

  周民一笑,解释道:“刚才那阵怪声是从影视城传过来的,沙漠中的墙壁和岩石受到风砂腐蚀,会生成蜂巢般的小孔。洞孔的大小形状不同,风从洞孔穿过,振动频率改变,就变成刚才那样了。”

  几人听了他解释,微微的松了一口气,胡可欣感觉心中的神秘传说被揭开,有些失望,又问道:“声音能解释,那魔鬼城呢,听说有人见过,不可能全是假的吧?”

  周民解释道:“大漠中有流沙,可能是被流沙淹没的古城偶尔露出头来,被路过的人刚好看到了,下一次再去的时候,又被掩埋上了。”

  又走了半个小时,常腾他们越走越慢,周民忍不住皱眉,朝节随行的导演说道:“导演,就这个天气情况,我们走一夜也走不了三十里啊,还是给我们辆车吧?”

  常腾也叫嚷道:“就是呀,人家赞助商花了这么多广告费,你好歹再给人汽车一个出镜的机会啊!”

  旁边的摄影师立刻对准了越野车,接着又收回镜头转向常腾。

  导演冲着摄影师比划起大拇指,说道:“汽车出镜完毕,多亏了腾哥你的提醒,赞助商应该会满意了。”

  常腾那个气呀,脱下鞋子就追着摄影师打了起来:“我叫你抖机灵,看你还抖不抖机灵了!”

  摄像师笑着跑开,被其他摄像师记录了下来,常腾一脸气愤的穿上鞋子,又继续赶起了路。

  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了灯火,看外形像是电视里客栈似的,周民不由得好奇道:“前面是我们的驿站吗,这才走了不到十里路吧?”

  导演道:“不是驿站,是客栈。”

  常腾说道:“管他是什么站,我是走不动了,今晚就住这里了!”

  刘茜立刻附议道:“腾哥说得对,我们不走了!”

  见导演没有表态,常腾立刻猜出这客栈是节目组安排的,顿时松了口气,带头朝着客栈那边走去。

  来到门前,他抬头看了眼客栈的招牌,皱起眉头道:“同福客栈?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

  刘茜催促道:“耳熟很正常,什么悦来客栈、同福客栈都是电视和武侠小说里常用的名字,赶紧的进去吧。”

  常腾点头,推门走了进去,一个有些发福的跑堂立刻迎了出来:“几位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看到跑堂的,常腾噗一声笑了出来:“沙师哥你怎么也跑来了,难怪我觉得客栈名字这么熟,原来是你演的电视剧!”

  周民认出这跑堂是沙平威,也是笑了起来:“这下咱们军艺的三个校草都齐了!”

  常腾一愣,皱眉看向他们俩人:“不对呀,我是军艺校草没错,沙师哥不是呀,而且阿民你不燕大的吗?”

  沙平威尴尬的笑道:“怎么不是,人阿民当军艺校草的时间可是比你都长呢!”

  常腾一脸的懵逼,这时,二楼房间里走出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挥着手帕,用一口地道的关中方言说道:“可把官差给盼来了,几位官差,你们是来抓雌雄双煞滴吧?”

  常腾介绍道:“这是我燕妮师姐,也是军艺的。”

  燕妮摆手道:“俄是这客栈滴掌柜,名字叫佟湘玉,底下那个是客栈滴跑堂,叫白展堂。”

  刘茜大大咧咧往桌前一坐:“先别管叫什么了,赶紧的上菜,快饿死了。”

  燕妮赶紧的招呼道:“老白,快给官差们上酒菜!”

  “得嘞,上酒菜了您嘞!”

  沙平威立刻去了后厨,很快端出来了一大盘烤羊腿,还端出一坛酒来。

  周民一闻那酒味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不是宋朝的蓝桥风月么,怎么也跟着我们穿越了?”

  沙平威面带微笑道:“这有什么,我们这客栈还是明朝穿越过来的呢!”

  说到这里,燕妮突然呜的一声,对着周民几人哭诉了起来:“呜呜呜,几位官差,雌雄双煞把我们逼的都从明朝躲到唐朝来了,你们可得给我们做主啊?”

  常腾啃着羊腿,一边翻起一个白眼:“我就知道又得做任务。”

  燕妮立刻收住了哭声,说道:“不让你们白帮忙,老白!”

  沙平威点头,从怀里掏出一块丝绸和令牌,说道:“这块地图是我们逃亡的时候找到的,应该事关重大,令牌是免罪金牌,犯了法可以免除一次惩罚。”

  燕妮露出一副财迷的样子,用诱惑的口吻说道:“只要你们能抓到雌雄双煞,这两样东西都是你们滴。”

  周民不用想也知道所谓的雌雄双煞是谁,想到以前虎头和铁锤打架时的凶残画面,顿时有些牙疼,纠结的看向众人道:“我一个人可打不过雌雄双煞。”

  常腾在沙平威和燕妮脸上打量了一眼,翘起嘴角道:“没事,打不过雌雄双煞不要紧,咱们只要打得过这掌柜的和小跑堂就行。”

  (//)

  :。: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