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虎发威

第一百六十八章 老虎发威

  听到常腾的话,沙平威立刻怒目而视,燕妮也竖起了眉毛。

  常腾立刻怂了下来,摆手道:“玩笑,我就开个玩笑,你们俩可是我的亲师哥师姐,我哪能抢你们东西啊!”

  燕妮不屑的一哼,抱起肩膀说:“你要是敢抢,俄就去驿丞哪里告状。”

  几人两句话揭过了这茬,唯有周民刚才是真的动心了。

  从他们手里抢东西可比抓到铁锤和虎头轻松太多了。

  铁锤一个人上他都不一定能赢,再加上一个满肚子坏水的虎头,想要拿下他们无异于痴人说梦。

  正犯愁的时候,忽然间一股烟从门口钻了进来,烟中还带着一股臭味。

  刘茜呕的一声,立刻停手将羊肉放回了盘子,愤怒道:“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铁镜明的笑声:“哈哈,你也太坏了,居然往柴火加马粪,小心阿民找你秋后算账!”

  郭东来笑道:“不怕,三水不在这儿,他一个人打不过我们俩!”

  听到烟里的臭味是马粪,沙平威和燕妮立刻往外跑去,拉到门口,却发现屋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对视一眼,立刻大呼起来。

  “放我们出去!我们俩还在里面呢!”

  郭东来啧啧两声,说道:“那可不行,我一开门阿民就出来了,而且我们雌雄双煞向来是宁错杀不放过,你们就乖乖在里面给阿民陪葬吧。”

  周民用袖子捂住口鼻,喊道:“上二楼,从窗户出去!”说完,带头冲上了二楼。

  来到二楼的一间有窗户的客房,周民喘了口气,拔出腰刀,指挥道:“刘茜你听我口号,我数到三你就开窗,腾哥,刘茜开窗以后你往外扔个椅子。”

  常腾和刘茜立刻点头,周民贴身在窗户下方藏好,数了起来:“一、二、三!”

  三声一过,刘茜猛地开窗,常腾立刻将抱起的椅子给丢了出去。

  只听“咔嚓”一声巨响,扔出去的椅子还没落地,就被一条九节鞭砸了个稀巴烂,木头碎屑嘁哩喀喳落到了地上。

  周民翻身跃下,几乎是贴着墙壁跳到了后院里,看着一地破碎的木板和木屑,周民不由得一阵恼火。

  这俩人还是跟以前一样下手没轻没重的,居然用上真家伙了!

  这要是砸在他身上,没个几天绝对下不了床吧!

  铁镜明看到周民下来,将九节鞭缠在手上一扽,笑道:“我们俩可是好久没切磋了。”

  周民的眼神也变得认真了起来,竖起刀来,贴着墙壁就往前门那边走去。

  铁镜明一看他要跑,左手握着的镖头一抖,九节鞭笔直的朝着周民扎去。

  周民侧身一滚,避开了镖头,九节鞭却如影随形,横着朝他腰间打来,周民顺势往地上一趴,鞭子立刻呼啸着从他背上扫过。

  一条鞭子硬是被铁镜明当场了大枪使,招招都是大开大合的招数,逼得周民狼狈不堪,用刀挡了两下鞭子之后,不知什么材料制造的道具刀被九节鞭一下扎穿,要不是他闪得快,非得破相不可!

  看着铁镜明丝毫没有要收手的架势,周民一咬牙,翻身跳到牲口饮水的水槽下避过一鞭,抱起百十斤的水槽就往铁镜明身上砸去。

  铁镜明连忙收鞭闪避,周民趁机捡起地上一个钉耙,一脚蹬断耙子头,变做了一根齐眉棍使用。

  “这里又不是战场,你的刺刀术不灵的!”

  铁镜明嘿笑一声,紧跑两步上前,鞭子甩出,直奔周民胸口而来。

  周民一棍挑开镖头,然而那九节鞭却并没失去控制,不等他前冲,便又从另一个方向朝他扎来。

  周民微微皱眉,用棍子一搅,将三截鞭子缠住,用力往下按去。

  铁镜明哼的一声,身子后倾用力一拽胳膊,高声叫道:“撒手!”

  周民只觉得棍子在自己手中转动起来,巨大的力量让他完全无法握住棍子,顿时听话的松开了手。

  棍子被九节鞭一下就给带到了空中,远远地甩了出去,落地后插在了篱笆外面的松软沙地上。

  看着还在微微颤抖的棍子,周民苦笑一声,说道:“我认输了。镜明,咱们俩打个商量吧,你让我去揍虎头一顿,条件随便你开。”

  铁镜明眼睛一亮:“那我可得好好想想了。”说着,低下头思索了起来。

  楼上看热闹的几人早已看的目瞪口呆,胡可欣一脸怀疑人生的样子,呢喃道:“我怀疑自己学了十年假功夫……”

  沙平威瞪大了眼睛,摇着头惊叹道:“这可比我们当年拍戏的时候刺激多了。”

  燕妮白眼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咱们拍的是情景喜剧,又不是武侠剧,完全没可比性呀。”说话的时候居然连口音都不带了。

  刘茜也是一阵的吃惊:“镜明这么能打的啊,连阿民都不是她对手!”

  常腾看了看满院子的狼藉,一阵的心惊胆战,眼皮直跳的说道:“小宝他们能从她手里活下来,还真是命大。”

  此时,铁镜明似乎已经想好了要求,嘿嘿一笑,上前和周民低声商量了会儿,然后找了根绳子将周民给绑上,押着他往外面走去。

  此时的客栈门口,郭东来还在用扇子往门里扇烟,见老婆押着周民走过来,顿时乐了起来:“阿民你运气真差,居然选到了镜明!我还以为你会从正门闯出来呢!”

  周民冷哼道:“再来一次,我肯定选正门。”

  “嘿嘿,想打我啊,可惜你没这机会了!”

  郭东来脸上露出个坏笑,提起一筐马粪走了过来,端到周民跟前晃悠起来:“阿民,这马粪的味道如何啊?”

  周民眼睛一眯,背着的手猛地回到了身前,一把就将马粪掀翻到了他的身上。

  郭东来啊的叫唤一声,赶紧的后退,但还是被两颗粪球给砸在了身上。

  定睛一看,看到周民摆脱了绳子的束缚,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老婆,慌张喊道:“老婆,赶紧抓住他!”

  铁镜明笑眯眯走到了一边:“这是你和阿民的私人恩怨,你们俩自己解决。”

  周民嘿的冷笑一声:“别指望镜明了,我答应给她做一百只能保鲜的冷吃兔,想什么时候吃什么时候吃。”

  郭东来一脸悲愤的道:“老婆,一百只兔子就把你收买了?难道我在你心里还比不上零食吗?”

  铁镜明困倦的打个哈哈:“别装了,你心里肯定已经在想怎么从我手里骗吃骗喝了吧。”

  郭东来顿时露出一个无聊的表情,叹气道:“又被你看穿了,一百只啊,够我们吃半年的了,老婆你干得漂亮!”说完脚下一踢,扬起一蓬沙土朝着周民脸上罩去。

  周民抬手遮挡的瞬间,郭东来已经鸳鸯步跟上,一脚踹中了周民的胸腹之间,将他踹到在地。

  看着周民一脸怒火的爬起,郭东来潇洒的一抹鼻子,昂起头道:“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来吧,正面上我!”紧跟着便被打的抱头鼠窜,哎呦的求饶起来……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