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一百六十九章 流放三十里

第一百六十九章 流放三十里

  帅不过三秒的郭东来很快被周民打成了熊猫眼,在周民停手以后,一脸幽怨的看向自己老婆:“你也不拉着点阿民,万一你老公我被打破相……”

  “那就算免费整容了。”

  铁镜明呵呵一笑,在他充满怒火的眼神中揽住他肩膀,亲了他一口,小声道:“再丑我也喜欢。”

  郭东来立刻嘿嘿的笑了起来,看的周民一阵咋舌。

  这母夜叉温柔起来可真是要了命,难怪虎头现在被治的服服帖帖……

  在心里感慨了一下,周民灭掉了柴火,带着铁镜明和鼻青脸肿的郭东来进了门。

  开门吹了阵风,屋里的烟味和臭味随风散去,但刘茜几人也全都没食欲了,看着被揍成猪头的郭东来顶着乌黑的眼圈瞪眼威胁,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

  怪异的气氛维持了一会儿,沙平威转移起众人的注意力,拿出地图和令牌交给周民,说道:“谢谢你们帮我们抓住了雌雄双……双侠,这是给你们的酬劳。”

  常腾立刻抢过令牌,亲切的抚摸起来,小眼放光道:“这个小东西长得可真别致,有了它,明天我就不用干活了。”

  郭东来忍不住笑道:“对,明天你什么也不用干,就喝着小茶,嗑个瓜子,去菜市口看同伴杀头就行,这小日子叫一个惬意。”

  常腾这才想起还有个杨秀文要救,顿时就颓丧了下来,将令牌往桌子上一丢,抱怨道:“这个破节目组,真是能算计!”

  郭东来调侃道:“这才到哪呢,驿兵除了传递战报、护送使节,还要负责守卫关塞的工作,要站岗、训练,还要拿起刀枪上战场,基本上是九死一生。依我看你们还是别救杨秀文了,反正活下来也是受罪,让她死的痛快点得了。”

  常腾听的直咧嘴,后怕道:“还好我选了驿户。”

  铁镜明怜悯的看着他道:“你们驿户更惨,工作繁重,律法严苛。稍微出一点纰漏,就要鞭八十或者流放,严重的会处以绞刑。”

  常腾一个哆嗦,瞪起眼道:“这么惨?”

  铁镜明一脸唏嘘的道:“历代的驿站都执行严苛管理,驿兵驿户们逃跑、叛乱屡见不鲜,推翻明朝的李自成就是驿卒出身。”

  常腾眼珠一转道:“阿民,咱们也叛乱吧?我和刘茜负责拉人入伙,你和可欣负责领兵打仗!咱们带人攻破沙州驿,活捉张驿丞!”

  刘茜立刻响应号召道:“攻破沙州驿,活捉张驿丞!”

  铁镜明忽的笑了起来,白牙在灯光下反射出冷森森的光芒,笑吟吟说道:“忘了告诉你们,我们俩除了偶尔化妆劫个道之外,真实身份其实是驿站的巡检。”

  常腾猛然一个激灵,抓起刘茜的胳膊就举了起来:“巡检大人,这女人想造反,已经被我拿下了!”

  刘茜翻个白眼,吐槽道:“幸亏不是让你真的上战场,不然肯定又得出个大汉奸。”

  常腾笑道:“我这是打入敌人内部伺机而动,等我造反成功当了皇帝,一定追封你当公主。”

  刘茜哼一声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郭东来噗的一乐,看热闹道:“公主好像是皇帝的女儿吧,他占你便宜你都听不出!”

  刘茜反应过来,立刻怒目而视,常腾连忙求饶道:“封你当太后!太后娘娘~”

  几人又打闹了一阵,各自找了个房间睡去。

  凌晨五点多钟的时候,一阵鼓声响起,换了身盔甲的铁镜明将几人的房门一一踹开,抽着马鞭高声喊道:“都给我起来训练!起最晚的人罚五鞭子!”

  “卧槽!”

  常腾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多年的懒床的毛病一下就给治好了,穿上鞋子慌忙的就跑了下去。

  周民在门口一把将他拦住:“腾哥别慌!等人到齐了一起出去!”

  常腾发现还有这种操作,紧绷的神经顿时放松了下来,打个哈哈道:“那我再去眯一会儿……”

  周民哭笑不得道:“腾哥你别闹,惹恼了她我可拦不住。”

  常腾哀怨的叹了口气:“算了,我这一辈子就没这么痛快的起床过,就当体验生活了。”

  此时,刘茜和胡可欣也穿戴好跑下了楼,四个人一起走出了客栈大门。

  铁镜明看着手挽手并排出来的四个人,脸上微微一笑,也没刻意找他们麻烦,说道:“今天我们训练传递书信,五十声鼓以内,你们要完成誊抄书信、骑马传递、跑步传递,如果无法再规定的时间里把信件传递去终点,就要接受惩罚。”

  常腾看了眼站在鼓旁的郭东来,又目测了一下传递的距离,说道:“阿民你跑得快,你去跑步传递,可欣你骑马,刘茜和我誊抄书信。”

  几人明确好了分工之后,鼓声响起,常腾誊抄着书信,忽然发觉毛笔写不快,都几十声鼓过去,才勉强的将信抄完,递给刘茜,刘茜跑了出去,将信件交给骑在马上在门外等候的胡可欣。

  此时,鼓声停止,周民无语的跑了回来,说道:“我来抄写书信吧。”说着和常腾交换了位置。

  鼓声重新响起,周民下笔如飞,十声鼓之内便将写好的书信交给了刘茜,传递给了胡可欣。

  胡可欣接到传递过来的书信,策马狂奔,成功将信件传递给了常腾。

  常腾拿到信后,拼了老命的撒开腿奔跑,终于在鼓声停止之前跑到了终点,趴在地上休息一会儿,站起身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然后扶着老腰步履蹒跚的走了回来。

  “腾哥,干得漂亮!”

  胡可欣几人上前和常腾击掌庆祝,郭东来却坏笑着走了过来,说道:“这次你们完成传递总用了六十五声鼓,还要再试一次吗?”

  几人立刻愣住,常腾感觉自己被坑,瞪起眼责问道:“时间到了你怎么不停,害我白跑了那么久!”

  郭东来笑着耸耸肩:“头一次看你这么热血,我被感动坏了,不由自主就帮你敲鼓助威了。”

  “我用得着你给我助威吗!”

  常腾那个气呀,扶着腰就趴在了桌子上,朝周民几人道:“你们也看见了,哥已经尽力了,这回是真不行了。”

  周民上前给他揉起了腰,说道:“不行就算了吧。”

  铁镜明道:“阿民你是他们的头,还是只罚你一个,就把你流放个三十里吧。其他人去运送物资,把鸡蛋和西瓜运送到沙州驿去。”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