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流泪的画像

第二百一十二章 流泪的画像

  在众人为门票犯愁的时候,周民却一脸看热闹的表情,让在甄亮等人十分不爽,全都没好气的朝他看了过来。

  周民见所有人都盯着自己看,不由有些心里发虚,小声道:“都看我干嘛,赶紧去想办法弄票才是正经。”

  普见心忽然想起了什么来,笑眯眯道:“我之前好像听你粉丝说,你是安琪的演唱嘉宾来着,去给我们要几张票应该轻很松吧?”

  导演插嘴道:“以任何形式求助安琪都视为违规,参与成员接受节目组的禁闭惩罚。”

  郭德岗眼睛一亮,高声叫道:“关我禁闭吧!我申请关一整天,早就逛累了!”

  导演伸出一只手来:“可以,把通讯设备交上来,我立刻叫人带你去禁闭室。”

  郭德纲露出个笑脸,连连摆手道:“我开玩笑呢,说相声的人说话你也当真。”

  欧歌是综艺主持人出身,对各种套路都十分的熟悉,看向导演道:“我们不可能完成一天赚5000美金的任务,应该还有别的渠道获得门票吧?”

  导演微笑着点头:“门票的线索就在这家旅店里,需要你们自己去寻找。”

  甄亮一脸兴奋的起身,自信道:“哦,密室游戏呀,钥匙换成了门票而已,看我的吧!”说着推门走了出去。

  刘茜笑嘻嘻抱住周民胳膊:“老公,你帮我找。”

  周民轻嗯了一声,和刘茜走出房门,在二楼搜证起来。

  长长的走廊上,挂着一些色调阴暗的人物画像,幽暗的走廊尽头,电灯一闪一闪,更增添了一丝恐怖的氛围。

  刘茜不由自主往周民身边凑了凑,抱怨道:“没想到导演组居然把经费花在了这种地方,别说还真有点吓人。”

  周民微微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特意挑的这里试胆呢。”

  “我才没自虐倾向。”刘茜翻个白眼,无力的吐槽一句。

  周民笑着点头:“这就难怪了,我说你怎么敢来这里,原来是节目组选的地方。”

  刘茜听了眉头一蹙,看向周民道:“你知道这里,这里怎么了?”

  周民回忆着道:“塞西尔酒店,这里发生过多起凶杀案,黑色大丽花你应该听过吧,就是在这儿发生的。

  以前我看过关于旅馆的卷宗,除了凶杀案之外,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家具自己动,十几层的窗户外贴着一张人脸……”

  刘茜越听越感觉背后发凉,一把就抱住了周民,声音发颤道:“别说了,咱们赶紧换个地方住!”

  看着刘茜微微抽搐的眉毛,周民被她的怂样逗乐,说道:“你还以为跟恐怖片一样,进来就出不去了啊?你放心,节目组已经安排好了安保工作,真要是遇到杀手,那就只能算他倒霉了。”

  刘茜搂紧着他的手臂,眼珠四处瞟了瞟,小声说道:“我不怕杀手,我怕那东西……”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走廊尽头,刘茜不经意间瞥了眼对面墙壁上的女人画像,猛地哽住了话头,一脸惊愕的停住了脚步。

  “阿民……这画上的女人,好像流泪了……”

  刘茜带着哭腔,浑身抖如筛糠,感觉这次是真的见了鬼了!

  周民朝着前方看去,眼睛一亮道:“别怕,肯定是门票的线索。”说完就拽着走不动路的刘茜走了过去。

  在刘茜惊恐的眼神中,周民将那副油画摘了下来,画框的背后,赫然藏着一张安琪演唱会的门票!

  周民欣喜的看向刘茜,说道:“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我就说是门票吧。”

  刘茜看向洁白无瑕的墙壁,紧跟着又看了眼油画,依旧有些畏惧的道:“那泪水是怎么回事?我亲眼看到她眼泪留下来了!”

  周民看向油画,人像被无数线条扭曲,只能隐约看出画的是一个老妇人。

  “视觉欺骗,把一个方框放进无数个同心圆里,方框的边线看起来立刻就不直了,你看到画像流眼泪也是差不多的原理。”

  经过周民一解释,刘茜终于不再提心吊胆,长长出了口气,说道:“道具做的真细致,经费没白花。”

  周民笑了笑,将门票收入口袋,左右看了看,说道:“我们先去哪边?”

  刘茜随口道:“右边吧。”

  周民点头,两个人朝着走廊右边走去。

  与此同时,甄亮和普见心也在竭力寻找着门票,一个多小时后,套房里就只剩下了郭德岗欧歌师徒二人,一个躺床上不愿意起来,另一个瘫在沙发上,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师父。

  “师父,咱们什么时候去找线索啊?”

  “找线索做什么,我们直接买门票不就行了。”

  见郭德岗一副成竹在胸的口气,欧歌立刻来了精神:“师父你有赚钱的门路?”

  郭德岗笑着站起身来:“师傅我可是来这儿开过商演的。”说着就领欧歌下去了一楼,招呼过来服务员,给了他一百美元小费,让他去打一辆去唐人街的出租车。

  很快的,服务员便满脸堆笑的回来,站在门口做了个请的姿势。

  欧歌惊讶的道:“师父你怎么出手这么大方,万一我们接不到活,这钱可是收不回来了!”

  郭德岗笑着拉开后座的车门,弯腰坐了进去:“那不能,唐人街上那么多茶馆,总得有个一两家卖师父个面子吧。”

  上回来洛杉矶商演,观众们的热情让他记忆犹新,整个剧场座无虚席,还有很多人买不上票遗憾的回去,这就是他的底气由来。

  来到唐人街上,欧歌发现郭德岗的话似乎还谦虚了一点,刚一下车,郭德岗就被人认了出来,立刻就有两个粉丝上来索要合照。

  郭德岗笑着道:“这附近有茶馆吗,我去给你们说段单口。”

  “哦,拐个弯就是一家茶楼!”

  两个粉丝一听郭德岗要说相声,立刻兴奋的打电话叫起了朋友,然后领着他们来到了一家茶楼里。茶楼的老板认出郭德岗来,听他讲明情况,立刻拍胸脯应承了下来,上了壶好茶让他先喝着,然后便发动员工去街上宣传起来。

  过了会儿,陆陆续续几十号人进来落座,郭德岗见人到的也差不多了,来到二楼的栏杆前,站在那儿念起了定场诗。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不下水不知水深浅,没生过孩子,你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