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真不是天王啊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王的枯燥生活(大结局)

第二百二十七章 天王的枯燥生活(大结局)

  一大早起来,听着客厅里的闹腾声,周民不情愿的睁开眼睛,从卧室走了出来。

  客厅的沙发上,岳母吕胜美正一脸崇拜的捧着他老妈龙彩霞的手,诉说着内心的敬仰之情。

  “龙姐姐你太厉害了,今天又在超市抓住一个小偷,教我怎么分辨小偷好不好,教我吧……”

  龙彩霞一副受用的表情,得意的扬起下巴:“好,明天开始我教你侦查!最多三个月,我就能让小偷在你眼中无所遁形!”

  周民在一旁听到老妈的豪言,眼皮狠狠一跳,赶紧制止道:“妈,你能别瞎折腾了么!”

  龙彩霞不服气的说道:“怎么就瞎折腾了,我们这是见义勇为!”

  周民看着一脸小孩子怄气模样的老妈,心里既无奈又想笑:“一脚把李大爷踢进下水道是见义勇为?如果这都算见义勇为,全天底下估计就没好人了。”

  龙彩霞微微有些心虚,偷偷瞥了眼做出严厉模样的儿子,为自己辩解道:“他长得贼眉鼠眼,鬼鬼祟祟蹲在井边扣井盖,我还以为他是偷井盖的贼,谁知道他是看井盖没盖严,过去给合上呀……”

  周民嘴角发抽道:“那隔壁张姐呢,人家没招谁没惹谁,刚一回家就被你扭断了胳膊。”

  龙彩霞的底气更弱了,嘟了嘟嘴,小声嘀咕道:“哪有人把钥匙放在窗台里面的,我还以为她是闯空门的……”

  周民见她还装起了委屈,不由瞪了她一眼:“还有超市里的小刘,拿着水果刀去切菜,被你说是歹徒,一拳打到脑震荡……收垃圾的赵婶,人家好心给贫困的孩子发巧克力,硬是被你说成人贩子……隔壁的司机陈叔,门口的保安李哥……”

  龙彩霞被周民数落的脸上发烧,泪珠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委屈的模样让吕胜美一阵心疼,赶紧的将亲家母搂进了怀中。

  亲家母撒起娇来,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那张和周民相似却小了一号的脸,看起来更加的阴柔和可爱,卖起萌来,神仙来了也顶不住啊!

  有时候就算她看出来亲家母是装的,但还是感觉萌萌哒,不由自主就想要将她搂进怀里抱一抱。

  到目前为止,她大部分时间都和亲家母睡一起,现在只要一天不搂着亲家母睡觉,就感觉浑身难受。

  吕胜美心疼的拍打着亲家母的后背,忍不住朝周民埋怨道:“阿民你差不多就得了,龙姐姐她不是已经去跟他们赔礼道歉过了吗?别老揪着不放了!”

  周民冷淡的看了眼岳母,说道:“我就是看不过眼,不行我和刘茜搬出去,以后你们自己做饭吧。”

  吕胜美身子一颤,立刻换上了谄媚的笑脸:“阿民你净说气话,阿姨不学侦查了,你可千万别搬出去呀~”

  周民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整天闯祸的老妈和是非不分一味护短的岳母,感觉自己真的是太难了。

  爸妈退休的这半个月以来,他几乎每天都要给他们收拾烂摊子,老妈到处闯祸就不说了,老爸也不让他省心。

  来到的第一天,老爸早上起来出门遛狗,狗都回来了,他自己却找不到回家的路。

  买菜的路上看到有人跳舞,带着人跳广场舞老太太就跳了整整一天的霹雳舞,第二天好几个老太太的儿女找上门来,恳求他放过自己半截身子入土的年迈老母亲……

  想到这个让人无语的老爸,周民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看了眼空荡荡的卧室,又迅速扫了眼四周,朝老妈问道:“我爸呢,他没跟你们一起出去吗?”

  龙彩霞和吕胜美对视一眼,有些发怔的摇了摇头。

  “没看见。”

  “不知道。”

  周民只感觉一阵的牙疼,穿着拖鞋走出门去寻找自己的老爸。

  在小区里问了半天,中间被迫和五六个人合了照,他终于在花坛找到了在泥土地上挖坑的老爸。

  看着撅着屁股用树枝扒拉土的老爸,周民忍不住嘴角一抽,捂着脑门喊道:“你干嘛呢!”

  周爱国身子一颤,赶紧的举起了双手:“老婆,我再也不敢藏私房钱了!”

  周民一下就乐了,感情老爸大清早跑出来,居然是为了藏私房钱?

  看着老爸颤颤巍巍的模样,他感觉老爸真是可怜,怜悯的说道:“老爹,我妈没来,我自己出来找你的。”

  周爱国转过脸来,确定周围只有儿子一个人,长长吐了口气,放下手来道:“吓死爹了!”听起来像是骂人的话,周民却完全无力反驳,脸上露出一个嫌弃的表情。

  看着一脸嫌弃的儿子,周爱国感觉面子有些挂不住,叹了口起,说道:“你丈母娘太能花钱了,你妈又爱面子,坚决自己付钱。就老爹这点存款,怕是用不了一年就要被你老妈祸害干净了。

  我现在又不上班了,也没人孝敬,要是不藏点私房钱,恐怕以后连买酒的钱都拿不出来了……”

  周民对于钱特别的敏感,一听老爹话中意思,立刻就听出了他是想跟自己要零花钱,装出一副仗义的模样道:“老爹你放心,我不会把你藏私房钱的事告诉老妈的。”

  周爱国还以为儿子没听出自己的意思,还想要再说的直白点,没想周民完全不给他说话的机会,转过身就快步的走开了:“老爹,赶紧的回去吃饭了!”

  周爱国张了张嘴,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将自己的私房钱用锡纸裹起来,迅速的埋进了花坛里,起身去追儿子。

  在他转身的同时,一只松狮犬瞪着憨憨的眼睛目睹了整个过程,在他们离开之后,迅速的跑上前,用爪子将刚埋上的土给刨开,叼出锡纸包,兴奋的摇着尾巴就跑开了……

  回到家中,看着一家人到齐,周民去卧室叫醒了刘茜,按着她的叮嘱,拿出电子秤让她每天起床后去称体重,督促她减肥。

  刘茜睡眼惺忪的从床上爬了起来,晃晃悠悠站到了称上。

  看着体重器上的指针指到50公斤的地方停下,刘茜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接着开心的笑出了猪叫。

  看到老婆开心的样子,周民翻个白眼,极为不忍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出了电子称出故障的事实。

  刘茜的表情从骄傲,到愤怒,又到无奈,最后歇斯底里,只花了短短一秒钟时间。

  周民笑了笑,来到厨房,炒两个拿手小菜,给老父亲倒上了一杯散装白酒。

  岳母吃着菜,打电话给自己岳父,按照惯例让他今天中午也不用回来吃饭了。

  看到这里,周民充实而欣慰。

  天王的生活,往往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全书完)

  (还有个完本感言和新书预告~)

看过《我真不是天王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