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海贼之极道剑豪 > 第四章 耕四郎的变化

第四章 耕四郎的变化

  在决斗之后,生活渐渐陷入平静,每天无非就是修炼剑术、吃饭和睡觉。

  四天过去了,佩雷德除了将剑术基础练习至熟练,还从耕四郎那学会了居合斩。

  居合斩分十式,并不是指有十招,而是面对十种危机情况下你所需要做的应变方式。

  可能因为剑术风格不同,人们将居合斩演化成多种流派,但不论那种流派,都不会改变其一击必杀的特色。

  经过上次决斗,索隆已经把佩雷德当成了头号挑战对象,四天下来挑战了将近几十次,但都被轻松击败。

  让佩雷德震惊的是,索隆领悟能力极强,每次挑战后都能够变强,他的剑术属刚猛霸道,同样拥有很强的压制力。

  “不愧是未来世界第一剑豪,这样下去,索隆很快就能超越古伊娜。”

  就怕比你更天才的人,更加努力,佩雷德觉得索隆的天赋比古伊娜强,而且他明白通过挑战佩雷德迅速变强。

  佩雷德虽然自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剑道天才,但却佩服真正的剑道天才。

  天晴得像一张蓝纸,几片薄薄的白云,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

  佩雷德正在领悟刚入门的居合斩,忽然注意到有人藏在柱子后面伸头偷看自己。

  偷窥者被发现后,赶紧缩了起来。

  佩雷德会心一笑,“古伊娜,快点出来吧,偷看可不是剑士该做的事。”

  古伊娜咬了咬牙,扭扭捏捏的走了出来,低头不说话。

  二人沉默了一阵。

  佩雷德摸了摸下巴,心里大概明白古伊娜想干什么了。

  无非就是看到索隆通过挑战自己实力飞速增长,而她则焦急难耐,也想这样变强,但碍于双方的关系,没有脸面开口。

  “是来赶我走的吗?”佩雷德笑道。

  古伊娜赶紧摆了摆手,“不是,我……我……”

  佩雷德打断,“废话不说了,让我来试试你变强了多少!”

  古伊娜迅速凝神,二人拔刀相对,立马便战到了一起,一时间飞沙走石,寒光四溅。

  这一战大概持续了十五分钟,佩雷德以正常的速度与之战斗,因为古伊娜的战斗技巧是值得学习的,从她身上能获得实战经验。

  终于,古伊娜手中的刀脱手而出,躺在地上满身大汗,不停喘息着,佩雷德也感觉有点累,靠在柱子上休息。

  “为什么你对我和索隆这么好?对待像我这种家伙,好好教训一顿会更好吧。”古伊娜面色复杂。

  “哈哈,你和索隆在我眼里都是可爱的孩子,又没犯大错,我哪舍得毒打?”

  古伊娜面色一囧,佩雷德的话完全就是大人对小孩的口吻,可这家伙看样子比自己小才对,哪来的老气纵横。

  “男孩子真的比女孩子强太多了,以前有短时间进步飞速的索隆,现在又有你这个怪物。”古伊娜惆怅。

  其实耕四郎的话不无道理,放眼整个世界,最强战力主要还是由男人组成,但佩雷德当然不能这么说。

  想了想。

  “你了解过东海以外嘛?”

  古伊娜一愣,“东海以外是西海北海南海啊。”她有些困惑,耕四郎好像没有对她说过更高深的知识。

  佩雷德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有一条航线,名为伟大航路,真正的高手都聚集在那里,包括世界第一剑豪!”

  听着佩雷德对伟大航路的详细描述,古伊娜眼中异彩连连。

  “四皇香克斯,原来还有这样一个强者,剑术与世界第一剑豪不分上下。”古伊娜感叹。

  “不仅如此,四皇中还有一名女性,同样擅长用刀,能一刀劈开大海,悬赏高达几十亿。”

  听到是女性剑豪,而且还是四皇,古伊娜明显来了兴趣,佩雷德见状就多讲了些。

  “这么说来,我父亲的话是错的,明明有这么强大的女人,完全不比男孩子差。”

  “不管对与错,梦想如果被别人三言两语就击垮,那就不叫梦想,只是一时头脑发热而已,有多少追逐梦想的人即使明知会倒下,也宁愿死也不放弃。”佩雷德说道。

  就在这时,索隆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用手指着古伊娜。

  “佩雷德大哥说的没错,你和我的梦想都是世界第一剑豪,还论什么男女?我会为梦想一直冲的!就算死也无所谓!你呢?”

  古伊娜握紧拳头,站起来与索隆对视,目光泛红。

  “我也是!”

  “那好,现在就开始我的第1998次挑战!”

  房顶上,耕四郎笑着流下了两行眼泪,他觉得自己作为父亲是失败的,不仅没有给到女儿足够的动力,还乱说话伤了她的斗志。

  不过现在,古伊娜有了佩雷德和索隆这样志同道合的同伴的鼓励,对梦想的追求想必更加坚定。

  ……

  半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佩雷德个头长高了不少,已经和古伊娜持平,而且浑身有了肌肉的雏形。

  对于剑道,他有了更深的感悟。

  但最近总觉得胸口隐隐作痛,睡觉做噩梦,好像有什么坏事要发生,这不是纯粹的猜测,而是一种强烈的预感。

  暴雨在黑夜中倾盆而下,整个一心道场陷入死寂。

  一心道场的主人耕四郎早早熄了灯睡下,在睡觉前特意叮嘱佩雷德几人不要吵醒自己。

  众人不解,因为就算平常也没人会吵他睡觉,不明白为什么特意今天提醒他们。

  暴雨下得更急促了,一心道场突然有了动静。

  古伊娜懊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刀,这把刀名为和道一文字,非常珍贵,在白天刚从仓库取下来,可惜沉寂的时间过长,已经钝了。

  她的目光转向仓库,想要进入仓库拿磨刀石,这就要经过耕四郎的房门,不过地板铺了地毯,走路的声音很小。

  古伊娜打开门进入,途径耕四郎的房门,朝门缝里望了望,发现自己的父亲正在熟睡。

  蹑手蹑脚的来到仓库,想要伸手拿放在高处的磨刀石,可惜个子不够高,幸好发现一旁有梯子。

  将梯子摆好,古伊娜爬到高处抱住磨刀石,这时一阵低吼从外面耕四郎的房间里传出来。

  她被这突如而来的声音吓一跳,脚底像打滑了一样,一脚踩空,整个人从高处往地面落去!

  惶恐中,古伊娜以为要与硬邦邦的地板亲密接触,但却并没有发生,而是被一个宽厚的怀抱稳稳接住。

  “佩雷德……谢谢。”古伊娜心有余悸。

  佩雷德古怪的望着她,想起来原著里古伊娜好像就是拿磨刀石跌死的,原以为自己的到来打乱了节奏,古伊娜可以避免死亡,看来并不是想的这么简单。

  磨刀石也掉落到地板,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古伊娜站起来正想说什么,可突然盯着佩雷德的身后,喊了声父亲。

  佩雷德回头,看到耕四郎一脸笑容的望着他们俩,与平时不同的是,耕四郎的眼睛睁比平时睁大很多,而且这双眼睛并不温柔,还带着某种渴望。

  “这么晚了,在这干什么?”

  耕四郎朝古伊娜招了招手。

  “快过来。”

  古伊娜略微迟疑了下,不过没多想,朝自己的父亲走了过去。

  “等一下!”

  佩雷德当然不傻,早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同一个人,除非是人格分裂,否则气质变化这么大肯定有问题。

看过《海贼之极道剑豪》的书友还喜欢